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文旅图片
【传说】七星河畔的传说
//shuangyashan.dbw.cn  2020-02-25 10:48:24

丁远平

  “挠力”是满语,“诺罗”“诺雷”的音译,意为禽鸟栖息的地方和动荡不定的河。挠力河,从那达哈丹岭七里嘎山南麓发源,经勃利、宝清、西丰嘴子,在东安镇汇入乌苏里江,涛涛东去,穿过鞑靼海峡,直奔日本海。

  一

  五百里挠力河,从完达山流过来,经过宝清县地界的时候,它的一条支流也在它的北面演绎着惊天动地的故事。这条支流满语叫西勒欣思河,今译七星河。七星河北岸错落着众多的以七星命名的村落和湖泊。七星泡镇东南两公里有个平安村,村子东北两公里有个大土堆,土堆顶上有七个大坑,和天上的北斗遥相呼应,当地人称炮台山。

  炮台山北面是七星河,河对岸有个凤林村,村子西边三百多米正对着一片柞树林,两千七百多年前,树林下面曾经是一座城。那城方圆几公里,分九区,形态各异,维第七区方方正正,四周高高的城墙,马面雕饰,站在炮台山上北望,对面城威武浩然,成内商贾云集,猪成群马成帮。

  此城名曰“巴如古苏霍吞”,城内酒肆陶器、铁匠皮艺、黍菽浆果,沿街陈列,人群中,头插野鸡翎,腰围虎皮裙,背张楛矢弓囊的壮士,赤膊了身体,黝黑铮亮。一个个膀大腰圆,嘴阔髯开,披散了的头发编着几缕细辫子,脖子上挂着贝壳野猪牙穿起来的挂饰,走起路来抬头挺胸,气宇轩昂。

  城主有位公主叫那丹珠,这一日,那丹珠公主一早起来,梳洗打扮了,提了弓箭走上大街融入人群,每每引来无数壮汉贪婪的目光,那丹珠瞅都懒得瞅他们一眼,萨满说了,她的缘分在远方。

  今天的风向很好,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那丹珠来到河边,隔岸朝炮台山方向拜了两拜,掐起拇指和食指含在嘴里,一声呼哨划破草地上空,不远处的河面上一条巨大的波纹冲击过来,白浪涛天,鸥鸟起伏,瞬间功夫,一条硕大的挠力河红鲤游到了那丹珠脚下。那丹珠回身深情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霍吞,猛地一跃,跳到了红鲤的脊背上,喊一声“乌拉”,那红鲤鱼抬起头,望一眼远方,摆起红尾,箭一般飞驰在水面上。

  天上的云朵灿烂了七星河上空的蓝天,草地村落不时在身边闪过,夕阳染红西天的时候,那丹珠已经挠力河口穿过东安镇,直奔三江汇合口大乌苏里岛。

  第二天,红鲤出现在撒哈林乌拉,这里离大海已经不远了。那丹珠公主满脑子萨满的嘱咐,在撒哈林乌拉,她会遇见一个勇敢的俊俏青年。

  撒哈林乌拉,一条滚滚东去的大江,秃尾巴老李黑龙一直镇守在这里,这一天,黑龙见有一条鲤鱼乘风破浪而来,心中大喜,须知,黑龙江鲤鱼可是老李送给山东人的礼物,对它情有独钟。等鲤鱼来到江中心,老李才看清楚这不是一条普通鲤鱼,而是一条挠力河红鲤成精,背上的女子装束更是让他心头一震,莫不是玉帝旨意所说,巴茹古苏霍吞的公主那丹珠来了?

  秃尾巴老李心里这个乐啊,忙在水中打了一个大漩,沐浴了,飘逸潇洒地落在大乌苏里岛的岸边,变成一位和蔼可亲的老者。

  “啊呀,来的可是巴茹古苏霍吞的公主,那丹株格格,老朽有失远迎了”

  那丹珠格格急忙还礼:“老伯严重了,小女子一时闲游,冒犯贵地,还望海涵”,说完忙打揖还礼。

  “哦呦,格格不要客套,快快进屋喝茶”,老龙仔细偷望了那丹珠几眼,不住地点头,玉帝点的这番姻缘好,小子有福。心里偷着乐就露了原型,一个高窜到了半空,惊得格格倒吸一口凉气,扑通就跪在那里了:“龙王恕罪,乡野女子不识尊颜,多有冒犯”,嘴里说着,哪里还敢抬头,这到把黑龙老李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忙收了原型,重又幻化成刚才的老者,伸手把那丹珠扶了起来。

  “来来来,让我仔细看看,哈哈哈哈”

  老龙王一阵爽朗的大笑,把年轻的格格笑得云里雾里,羞愧不已。

  “老伯”,格格娇啧地垂下了头。

  “来来来,跟我回家”,也不管格格同不同意,拉起格格的手就往前走。

  水面自动分开两边,形成两道透明的长廊,各种黑龙江里的鱼虾就在透明的幕墙后面摆尾嬉戏,恭迎公主的到来。

  一条宽敞的水中通道长廊,看得格格眼花缭乱,忐忑着跟随龙王来到了龙宫,一位英俊少年迎出来。但见少年明眉皓齿,气宇不凡,一身白衣白裙,腰扎丝绦,腳踏绣花白靴,一双凤眼忽闪着坚毅的目光。这一看不要紧,那丹珠心里更慌了,这英俊少年是谁,似曾在哪里见过。

  正疑惑呢,龙王说话了:“穆尔,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那少年顺从地站在老龙身边,“这是挠力河巴茹古苏霍吞来的公主,快过来见礼”。

  被叫做穆尔的少年上前一步,双手抱拳:“见过格格”。

  那丹珠忙作揖还礼,一番客套后跟随老龙步入龙宫,宾主坐了,果品点心上来,虾兵蟹将也都退了,老龙才问起那丹珠格格。

  “格格这次来黑龙江是消遣还是公干?”

  那丹珠一时语塞,她也不能说是遵照萨满的指引来寻找天定情缘的呀,想着心事不觉走神,老龙忙打破僵局,“哈哈哈,格格休怪老龙无理,实在是玉帝降旨让老龙在此恭候格格”

  “等我”?

  “对呀,你不也是按萨满的咒语来寻亲的吗”?

  那丹珠脸一下子绯红:“人家就是出来走走”

  “哈哈哈,好啦,别绕弯子,玉帝早有安排,也合萨满的意思,犬子叫穆尔哈秦汉,你们是天配姻缘,今天我就让他跟你回去,从此,挠力河,乌苏里江,黑龙江就是亲戚,一家人”。

  二

  那丹珠格格骑着挠力河红尾金鲤,穆尔哈秦汉紧紧跟在后面,不一时回到巴茹古苏霍吞。格格归来,惊动了满城老少,一时间歌舞升平,杀猪打糕宰马,一派节日景象。

  一晃十七年过去了,格格和穆尔哈秦汉的儿子穆竹林也已长成少年,英武自不用说,每日里弯弓射箭打熬力气,骑了一头千斤鲟鳇,在姥爷的龙宫和挠力河畔的巴茹古苏霍吞之间驰骋。

  长大了的穆竹林修炼得一身好武艺,一些家有闺秀的酋长纷纷托媒说和,最终还是萨满的咒语显灵,木竹林骑着他的鲟鳇经大乌苏里岛一路西南,到了淞阿里乌拉。

  松阿里乌拉从夫余国流过来,到了拉哈苏苏,与北来的撒哈林乌拉汇合,摇身变成一条大河。它的上游不远处有个叫富克锦的地方,嘎尔当、上街基与它毗邻。穆竹林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里古树参天,屋宇整齐,与拉哈苏苏形成鲜明对比。坐骑鲟鳇回江水里觅食,穆竹林独自登岸,刚一露头,就被一声断喝定住:“站住,什么人,缴枪不杀”。

  穆竹林稍一愣神,弓已在手箭已上弦,但还是晚了,没有任何交手,他已经被按在地上不得翻身,随后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

  穆竹林徒做挣扎,索性一动不动任凭摆布,这才导出空看一眼活捉他的人。这是四个女子,一个比一个漂亮,腰缠虎皮裙,腳蹬马哈靴,脖项上挂着玛瑙玉髓贝壳野猪牙穿成的挂饰,脸上、手臂上涂着油彩,一个个怒目圆睁,凶煞恶神一般,木竹林看在眼里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哈,我道什么人,原来是几位天仙”。

  这句玩笑可开坏了,其中一位轮起手里的苕条抽了下去,黝黑的胳膊顿时一条血凛子,穆竹林依然笑嘻嘻的:“痛快,再来”

  “你--”

  另三位起哄:“打呀,打呀,不舍的了啦”?

  拿苕条那位害臊的不行,轮起苕条追打同伴,嘻嘻哈哈地跑开了去,急得穆竹林大喊:“嗨,妖精,快把我放了再走”

  她们继续笑:“你自己在那里喂蚊子吧,本公主没空理你”。

  午后十分,本来晴朗的天空忽然一道炸雷,紧接着狂风大作,松阿里乌拉和撒哈林乌拉交汇处,那条鲟鳇搅动着水花,秃尾巴老李架起了云头,把小小的富克锦罩了个严严实实,这可吓坏了酋长伊尔道嘎:“这是怎么了,龙王怎么还发怒了呢,来人,今天是不是有异事发生”?

  巫师向前一步:“有,格格们上午绑了一人,乃天星那丹珠格格的儿子穆竹林,他这是来寻亲来了”。

  “是这样,吓死老夫”,忙冒雨到了庭院向老龙施礼:“不知令孙迎亲到此,万望恕罪”。

  老龙听罢哈哈大笑:“免礼免礼,让他们四个都出来参见爷爷吧”

  躲在屋里的四个女子,本想上天与老龙决斗,不曾想听到了迎亲的话,这才想起她们捆起来的少年,原来那是自己的夫君,一个个又是一通嘻嘻哈哈的打闹。

  三

  穆竹林在富克锦住了四天,四位德逗便告别双亲随夫回巴茹古苏霍吞。

  公元二o二年,穆竹林携四位德逗进军夫余,夫余王逃亡高勾丽,自此,东北一地尽尊穆竹林为王,第二年,穆竹林建炮台山,设七星祭坛追忆生母那丹珠格格,对面城巴茹古苏霍吞成为七星河畔一座王城。

  再后来,穆竹林孙尊萨满咒语,全城老少倾城而出,翻过锡霍特山脉,去东海朝圣,这一去再也没有回还,翌年,一场天火降落巴茹古苏霍吞,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把一个繁华威严的王城化为灰烬。

  一千七百年后,一个叫张凤林的山东人闯关东来到这里,后来就有了凤林村,村民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对面的树林里,曾经是威震东北的巴茹古苏。

  注:

  1、巴茹古苏,对面的意思,霍吞意为城堡。

  2、撒哈林乌拉,满语黑龙江。

  3、松阿里乌拉,松花江。

  4、哈拉苏苏,满语老房子。

  5、西勒欣斯河,七星河是也。

  6、大乌苏里岛,黑瞎子岛。

  7、鲟鳇,鲟鳇鱼,长吻,全身脆骨,白垩纪鱼类,被称为活化石。

  8、德逗,夫人的意思。

  9、萨满,满人巫师。

  10、满人,古肃慎,挹娄是也,汉魏称勿吉,隋唐称靺鞨,大金称女真,大清称满人。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