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文旅图片
【传说】尖山子的传说
//shuangyashan.dbw.cn  2020-03-02 11:23:32

  很久以前,在黑龙江畔住着几家人,其中一家是母子俩,独生子名叫大山山;还有一家住着父女俩,女儿叫尖尖子。他们都靠打鱼为生,虽说日子过得清苦,但也算是安居乐业。大山山和尖尖子从小在一起玩,长大了一起下江打鱼,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家老人见孩子处得很好,就为他俩定了亲,单等到秋后月圆花红时为他俩完婚。

  有一天,大山山和尖尖子又一起下江打鱼,两人齐心合力,眼尖手快,很快满载而归。没想到,离家不远,突然一阵妖风迎面刮来,风浪里钻出一个鲶鱼怪。只见这鲶鱼怪口大头扁、两眼如铃、两对长须挥动,直奔尖尖子而来。原来鲶鱼怪看见尖尖子容貌姣好起了邪念,要霸占为妻妾。大山山挥撸撑船夺路上岸,保护尖尖子跑回家中。那鲶鱼怪化做人形随后追到尖尖子家中“求亲”。尖尖子的父亲告诉它,女儿已经和大山山订了终身,决不能再许配别人!鲶鱼怪见软的不行就凶相毕露,扬言三天后就来“迎娶”,若不允,就放水淹没全屯。

  尖尖子为此哭了三天三夜,大山山愁苦了三天三夜。他俩的真情感动了一匹正从此地路过,去往七星仙峰搭造云梯的神驹。神驹说“我驮着你俩离开此地吧,躲过鲶鱼怪来抢亲”。可一对年轻人担心两家老人和屯里的乡亲们因此遭到连累,不忍离去。神驹说“我把宝铃铛留给老人可保他们平安无恙”。两位老人万分感动,催促一对年轻人快随神驹远走高飞。当晚,大山山和尖尖子由神驹做媒成亲,拜别了乡亲,神驹驮着他们走了。神驹疾驰如飞,转眼千百里地,来到了距七星仙峰不远的地方,就把大山山和尖尖子留在了一条小河边。这里鸟语花香、草深林密,是个美丽、幽静的好地方。神驹临走时,怕他俩再受伤害,就把背上的宝马鞍留在这里,告诉他俩若遇到危险,坐到宝鞍上可化险为夷。从此后,夫妻弃渔从耕,织布织衣,相亲相爱。虽然生活在深山老林,少不了狼精兽怪,但每遭侵害,骑上宝鞍,立刻金光四射,利如刀剑,百兽不敢近前,避过了很多次危险,果然家门平安。

  但有一天,已经怀孕的尖尖子病倒了。大山山急得团团转,跑到很远的地方去采草药、挖人参,天黑了还没有回来。尖尖子万万没想到,大山山遭到了泥鳅精的毒手。

  原来,那日鲶鱼怪去“迎娶”尖尖子时发现她与大山山逃走了,立时气得翻江倒海,大水马上就要淹没了全屯。危急时刻,两位老人急忙拿出神驹留下的宝铃铛摇起来,立时光射水退,铃响怪逃,保住了乡亲们。鲶鱼怪畏惧宝铃铛的法力,但不肯罢休,它派出泥鳅精沿江去寻找大山山夫妻,一定要害死大山山,抢回尖尖子!泥鳅精从黑龙江找到松花江,在松花江上游找到有马蹄印的的河边,终于发现了他俩的住处。泥鳅精窥测了多时,见有宝马鞍保护他俩,一直无法下手。这一日见大山山离家远出,便勾结黄蛇精先在大山山的家门外拱出一道弯弯曲曲的河,断了大山山的退路,然后把大山山围困起来,趁黑夜用毒气熏昏了大山山后将他咬死。

  第二天天刚亮,尖尖子就要爬过河去找丈夫。泥鳅精哪里肯放过她。尖尖子就说:“不管大山山是死是活,让我见他一面,就和你走。不然,我就爬到宝鞍上不下来,直到病死饿死!”泥鳅精怕尖尖子真死了无法向鲶鱼怪交差,只好答应她。泥鳅精驮着尖尖子来到大山山身边,尖尖子一看丈夫死了,哭得死去活来,连腹中的孩子也“哇哇”地要爸爸,尖尖子承受不住如此打击,就一头撞死在大山山身边。

  多少年后,埋葬大山山和尖尖子的地方,长出了一座圆锥形的山来,这山越长越高,越长越尖,遥望着七仙峰——那是他们三人(尖尖、山山和孩子)在团团思念着神驹呐!人们就把这座山叫做“尖山子”,一家三口各取一字组成。宝马鞍在他们死后也化成了一座山,叫“马鞍山”,坐落在“尖山子”之南,继续守护着他们。马鞍山高204米,代表宝鞍曾保护过他们204天。山前的那条小河沿着马蹄印弯弯曲曲地流淌,人称“马蹄河”,清波汇入安邦河,奔松花江远去......

  解放后,双鸭山矿务局在这座山脚下兴建一座大型选煤厂(苏联156项援建项目之一),当时设计需要建设两座百米高的的特高水塔以供洗煤用水。为了节省资金、缩短工期,决定把216.9米高的“尖山子”峰尖削去了20米,在山顶上修了巨大蓄水池代替水塔。于是,尖山子就变成了现在只有196.9米高、没有尖尖的“平顶”山了!城市少了一道美丽的自然景观,煤都却多了一座牢固永存的山体水塔,优质精煤日夜编织彩霞扮靓了故乡,这也是大山山夫妻没想到的奉献吧。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