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读书的美妙童年
//shuangyashan.dbw.cn  2018-10-02 07:09:01

王宽荣

  我爱读书。在工作的间隙,在闲暇的周末,打开书卷,让自己的思绪游走于文字的世界,在书中沉思,在字里行间惬意地放飞,这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我自小喜欢读书,关于读书的那些童年往事我记得非常清晰。

  小学三年级,我已经认识不少字了,这时强烈的读书冲动让我处处找书看。一次,我跟妈妈上街,看到街中心的角落里有一位老爷爷在摆书摊,我的眼光就被吸引住了,再也不肯向前,妈妈只好跟老爷爷说好,把我丢在这里看书,赶完集回来带我。老爷爷的书很多,有《民间文学》《山海经》《故事会》,还有武侠小说,连环画等。这么多书,我独对那架子上一排排的连环画情有独钟,拿起来就爱不释手,第一本看的是《三打白骨精》,看了很长时间。在这本小人书里,我认识了本领高强的孙悟空,我对他是崇拜至极,而对白骨精屡屡变化要吃唐僧是恨之入骨,对唐僧的不明事理是又着急又生气,我用手点着唐僧图:“你怎么不长双火眼金睛呢?”自言自语间,妈妈来带我了,我是依依不舍离开书摊的,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再来。从那以后,只要有机会,我就要缠着妈妈带我上街,妈妈也知道我爱看小人书,每次也乐意带上我,把我丢到书摊前,赶完集后带我回家。连环画滋养了我三年级的时光,从这里我尝到了读书的甘甜,也从这里,我爱上了画画。

  四年级的我开始对《山海经》感兴趣了。这是一本白话文的志怪书籍,书里记载了我国古代的神话、植物、动物、矿物、物产、巫术、宗教、医药、民俗、民族等,涉及的内容包罗万象,而我最喜欢里面的神话故事。这些故事中我敬佩刑天的精神、精卫填海的执着,也佩服夸父追日的决心,而对于大禹治水用“疏导”的办法则让我联想到生活中的许多事情,有时解决问题“疏”比“堵”好。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女娲补天、嫦娥奔月、神农尝百草等故事吸引着我,我沉浸在神话的世界里,趴在字的缝隙里探究着字的背后发生的一切。我有时抬头呆呆地望向遥远的月亮,我不知道月亮里是不是真有吴刚在伐桂?嫦娥会不会在看着我们这些凡人?不知不觉,时光就在我和《山海经》的相知相识里悄然逝去,四年级的两学期结束了。

  五年级是毕业季,要考初中,考不上就上不到学了,父亲开始管制我看课外书了。这时的我对武侠小说着迷了,金庸、梁羽生我都很熟,特别是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我是到了痴迷的状态。为了躲避父亲的检查,中午放学后我藏在草堆里看,晚上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书里的文字津津有味,越看越有劲,越看越不困。有一次,父亲到我房间拿东西,看到被子拱起来,掀起来一看,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照着屁股就是一顿胖揍,书收缴上去,我倒没有觉得屁股疼,书拿走我很伤心,呜呜地哭起来。就这样也没让我把看书的兴趣减下去,后来我发明了关门在门后看,这样父亲回来一推门我还在门后,他一时发现不了,我好有时间应付。

  时光飞逝,我已中年,依然对读书是一往情深。眼下正是秋色大好之时,沏一杯茶,打开一本好书,静静地品读,这真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