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清秋静美
//shuangyashan.dbw.cn  2018-08-29 06:39:05

宫凤华

  唐伯虎画过一幅《秋声图》,古意十足,画面空旷。几株佝偻老树衬一间孤独的茅屋,屋有轩窗,窗前有寒士俯仰读书,风吹树响,秋声四起,再现欧阳修秉烛夜读的情景。

  清秋季节,原野空旷而明朗,天空澄澈而高远,心情简约而清爽。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明月楼。”清远的笛声,如天边一抹月色。

  秋天的天空湛蓝清远,像收割后的打谷场,清爽疏旷。莲花瓣似的云朵漂浮在半空中,银子一般耀眼。灰褐色的树叶是一只只疲倦的蝴蝶,在秋风中簌簌而下,那是离别的眼泪。伫立空旷原野,秋歌连同霜露向我涌来,我成了一株植物、一尊雕塑。

  河滩上芦花纷飞,映着苍苍秋水,令人想起采薇蒹葭之章。几茎狗尾草在风中摇曳,黄色的草尖轻沾水面,流泻幽深的诗意。长空中飞过一行大雁,那高亢嘹亮的鸣和之声汇成激越的浑天清响,久久回荡于旷野。

  夕阳是一曲月楼上传来的缥缈的凤箫,是一声萦绕在碧空里悠长的雁鸣,是一坛陈了几十年的状元红酒。天上的青光透着嫩寒,如案几上青花瓷隐隐的绿光。几朵云在天空徜徉,如雨后老水牛留在软泥上的脚印。

  雁鸣长空,如一首秋日小令,吟唱着不舍与留恋。草堆如臃肿的贵妇,站在村庄边缘,绵羊一样咀嚼着乡村的一年四季。池塘边的芦花轻盈飘逸,是仙家的拂尘。水边的香蒲和蒿茼,简洁得如同先秦典籍里的文字。一泓秋水如在冥想,含有睿者才有的慧光。

  清秋的田野,裸露着黝黑的身子,如新婚的女子,热烈而羞涩。圩堤两旁的意杨和水杉,叶片灰褐,翩跹而下,演绎着周而复始的生命哲学。芦竹长长的花絮,似无数的唢呐,吹奏凄婉的歌谣。卤汀河涨起秋水,岸芷苍黄,有着古中国水的意境。

  秋夜静美,月儿,静静地悬挂在老槐树的枝桠间,似少女光洁的面额。月光,清纯活泼,澄净素美,夜空柔波流转,大地寂静无声。秋虫们开始了激情演唱:“唧唧”“嘟嘟”“吱吱”“嗤嗤”……那声音是蟋蟀的、金铃子的、蝈蝈的,还有纺织娘的,时而急促如流畅的江南丝竹,时而婉转如幽怨的二胡曲。“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因了这静,一颗心也变得澄澈、轻盈。

  “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轻轻的画意,简单线条的白描,即成一幅萧索稀疏的秋光图。清秋时节,草木卸妆,沉静内敛。秋菊临风,幽香弥漫。长风浩荡,清凉怡人。鸟雀俊郎,妙曼婀娜。

  秋意恣然,清秋如姽婳的琴女,眉目清朗。我蹲在河畔草丛中望秋,我愿意站成一棵老楝树或老槐树,遥望四季轮回,遥望乡村所有的清贫和苦难、欢乐和忧伤。在乡愁的指引下找到回家的路,在生活的枝头上摘到属于自己的那枚果实。

  清秋时节,是纯粹的,是坦荡的,是激情的,是诗意的。随之而来的是深秋的简练和萧疏,是冬日的强劲和凝重。

  喜欢杜甫《清秋》诗:“蝉声断续悲残月,萤焰高低照暮空。赋就金门期再献,夜深搔首叹飞蓬。”一片树叶带来秋讯,捣衣声在寂寥中传来,蝉在残月下悲鸣,萤火虫在夜空中闪烁,一幅生动的清秋图。

  清秋静美,岁月如歌,让我们摒弃春的轻佻和夏的轻率,让生命落到实处,结出灿然的果实。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