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溶进生活的器物之美
//shuangyashan.dbw.cn  2018-07-31 07:31:26

——读《生活工艺时代》

林颐

  心情低落。捧只白瓷杯,喝一口奶茶,旋转着,伸出手指,描摹萌萌的Q图;或是晶莹玻璃盏,干花盈盈浮动,徐徐展开,再度绽放生机。器物的美,溶进生活,不张扬,很熨贴,渐渐苏醒一些暖意。

  “亲切是其风情,在于谁也感觉不到的恋恋不舍。”柳宗悦说,“持器和爱物的意义相同,如果不爱就不会拥有”。这位东瀛美学家认为,工艺本身带有“爱”的性质,并兼有欣赏的情趣,应当倡导器物的实用之美。1926年,柳宗悦发表《日本民艺美术馆设立趣旨书》,这是第一次公开使用“民艺”这个词语的文书。从那时起,“民艺运动”在日本不断发酵,经历几代人的推波助澜,如今已成共识,在履践中彷如涟漪扩散,带动生活观念的改变。

  这部《生活工艺时代》,集结了以三谷龙二、广濑一郎、安藤雅信为代表的十几位日本当代艺术家有关“生活工艺”的随笔,他们在不同时刻、不同场合,不约而同使用了“生活工艺”这个名词,围绕它展开自己的论述,可见“生活工艺”之深入人心,柳宗悦先生当慰矣!而且因为众人发声,呈现多视角的认识,既要承袭,也需改进,此外还有异议,如此一来,《生活工艺时代》就成了能够综合反映日本当代民艺运动概况的较全面的很好的合集。

  三谷龙二的《就在身边的特别之所》,是全书最长的一篇文章。三谷先生清点亚麻床单、竹制苍蝇拍、笤帚、风车、酒器盆、纸巾盒子等日常之物让人愉悦的理由。这些器物构成了家庭生活的部分,没有一件不是实用品,它们都有着优良的质地、合适的形态、淡雅的色彩等柳宗悦曾经强调过的必须确保的美的要素,也是耐用的性质,它们会让主人在使用的过程中感受温馨,这是“美”和“用”之间的交互。这是对柳宗悦美学的继承。

  井出幸亮以《“生活方式”作为一种潮流》分析商品消费之中的审美选择问题,尤以“无印良品”等掀起的“杂货”浪潮观察单身女性消费地位的变迁之研究,可谓生活史一种极有意义的观察。广濑一郎认为,民艺运动并不一定要强调实用之美,“在日用食器领域里表现独特性与个性力量的创作者,应该也是存在的”。这与安藤雅信的观点不谋而合。安藤先生说,“用之美”这个概念不要被语言束缚,“因为美并不只是功能上的美”。小林和人站在传播者的立场,强调生活工艺“应该将不以功能为前提、抽象度较高的造型物也纳入大家的视野”。百家争鸣的态度,正是民艺运动蓬勃之力量。生活是多样化的,对美的评断也当多样。

  鞍田崇的《“生活工艺时代”这个说法》,是一篇总结性的梳理文章。他明确了“生活工艺时代”这个短语的涵义。“一种是指生活工艺在21世纪初这十年不到的时间里,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另一种是指,生活工艺在社会上产生的影响成了这个时代的象征性事件。”鞍田崇在艺术范畴之外,扩大了视域,呈现时代的气息与价值观的改变,很重要的一点,即“物之美”始终存在于人与环境的调和之中,机械时代对人与物的和谐关系造成了损害,民艺追求回归自然,要求重新协调放置物品的环境。

  日本民艺运动的兴起与发展,根源于东瀛民族独特的美学理念。黑川雅之曾经归纳“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分别为:微、并、气、间、秘、素、假、破。“细微处有神灵”,要以“一期一会”的珍重心情,认真对待产品的每个细节,考虑光线的调和、力学的空间,尤其要将“简素”的准则用以表现形式和表现技巧的单纯化。《生活工艺时代》收录了很多图片,一眼看去,这些器物给人的感觉,很简洁、很朴素、很清淡、很自然。简素不等于简单。日本美学一直强调的就是这样的状况,越是要表现深刻的精神,就越是要极力抑制表现并使之简素化,而且越是抑制表现而简素,其内在精神也就越是深化、高扬和有张力。

  《生活工艺时代》以文图并茂的形式,展示了在我们这个时代里,对美的一种理解,以及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