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一首歌曲里的童年
//shuangyashan.dbw.cn  2018-07-11 07:15:24

  今天下班后,坐在班车上,突然想到好久没有听音乐了,戴上耳机,在乐库里面点开推荐,不一会听到了张卫的《机器灵砍菜刀》这首歌。跟着欢快的节奏,听着歌词里叙述的各种童年趣事,儿时相仿的记忆一片片浮现脑海。

  在十三岁之前,一直住在村里的老家,那是爸妈结婚时爷爷给盖的庭院。一直都觉得,有大堂屋、小堂屋、东屋的那个小院子,比北京的四合院住起来都舒服。一来无论屋子还是院子,面积大、宽敞,跑的开;二来院子中间是压水井,院内种着两棵大梧桐树,有风景,生活还方便。出大门是胡同,胡同两侧整整齐齐两排十来个这样的庭院前后紧挨着,前邻居的屋后墙就是后面人家的院南墙,那才是真正的“近邻”。

  那时候,胡同里那条路还是土路,也因为是土路,才成了我们那批小孩子们的游乐园。放学之后、放假期间,只要是属于玩的时间,我们就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开玩”。

  画几个方格,找几个瓦片,就玩跳房子。跳累了,一个小伙伴拿出几个“滑溜蛋”,在地上挖个小坑,就玩“弹滑溜蛋”。有时候,不知谁从家里找一根粗壮的绑绳,几个人就可以跳大绳。到了能吃冰棍的季节,最爱玩的游戏当属“挑冰糕棍”了。那时候有很多下乡卖冰棍儿的,小孩子听不得那一声声“冰糕……雪糕……豆沙雪糕……”,只要听到,就嚷嚷着大人给买冰棍,大人们花上几分钱打发小孩子高高兴兴的,自然也不会拒绝。那时候,我们吃完冰糕,棍儿都攒着,有时候路上看到被扔掉的冰糕棍还会一阵窃喜,然后把棍儿捡回家。等棍子攒一大堆了,两三个人聚在一起,就开始“挑冰糕棍”。画一个圈,留出一根冰棍,其余撒开,在圆圈范围内尽可能让冰棍分散开。然后,用提前留出来的那根冰棍往外挑,挑的时候不能让其他冰棍移动,否则就下台。这样轮流来,直到最后一根冰棍被挑走,比一比谁挑到的最多谁就是游戏的获胜者。

  没有冰棍的季节,我们还有一种游戏可以随时玩——拾石子儿,那时候好像到处都能找到圆乎乎的小石子儿,凑齐大小差不多的五颗之后就能开始游戏,而且只要俩人碰到一块儿就能玩起来了。撒开五颗石子儿,捡起其中一颗,抛上去,趁着还没落下来的时候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儿,然后接住刚才抛出去的那颗,就算是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依次捡起地上的四颗石子儿,就算完成一局。然后,分两次去捡,先是两颗两颗捡起,再是一颗三颗捡起,最后四颗一起捡起。所有步骤都一次成功,才能算是游戏获胜者。

  其实,这些游戏我们不只是在胡同里玩,学校的课间十分钟我们都不肯浪费,总是希望挑战更多对手,成为最棒的那一个。

  那时候,生活很简单,我们很快乐。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