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片片落叶串成秋
//shuangyashan.dbw.cn  2018-10-30 06:33:51

崔忠华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雨落桐叶,秋声难禁;水击芭蕉,秋思缠绵。深秋,客在异乡的我,更加思念故乡的秋天。

  鲁西北平原的秋日金风送爽,稻谷飘香,秋色宜人。秋风扯几片红枫洒落,如同春花散去五彩缤纷,落叶知秋,不再芳华,却是最后的激情绽放。

  田野中的金谷似海,秋风吹过,连天的黄涛碧波此起彼伏,甚为壮观。每株稻谷低眉垂首羞涩无比,在微风中转身侧脸,怕是被你看的满脸羞红,故意躲着你的目光。也许它在弯着腰偷偷地笑,因看见了你是青春年少。

  秋天高远,湛蓝深邃,几朵白云高挂九霄。秋阳杲杲,洞穿云天,云隙间的阳光似针似线,将天地串联一体;如丝如弦,正在弹奏一曲金桂飘香的秋曲。一排鸿雁横掠高空,不知为谁带去了家书,是父母的挂念,还是爱妻的相思?

  村北的小河已是清澈见底,没有了夏天的浑浊与狂躁。静静的水面烟气氤氲,散发着家乡特有的水香泥芳。鱼戏莲间,蜓驻草尖;青浦发黄,芦花飞扬;秋水盈盈,秋意浓浓。

  秋叶是沉静,不与春花争艳,不与夏草争盛;秋叶是沉淀,收尽春生夏长,积攒流年芳香;秋叶是沉思,思考成长的艰辛,忖量滋长的得失。

  我最喜欢的是村东的那片杨林,秋高气爽之时西风落叶,片片叶黄从高空飘落。我用把一根一米多长铁丝前端磨尖,后端弯一小孔,小孔里穿上一条长长的麻绳,麻绳末端打结。每天放学后我带着它去杨林串树叶,串树叶的速度很轻快,如同蜻蜓点水,又如仙鹤点头。不一会儿铁丝上就穿了很厚的一摞,然后我把树叶勒到麻绳上,树叶被串成一串。树叶太重的时候就把它背在身上,我感觉就像战场上的背着子弹袋的战士一样威武。

  树叶是为已经喂养了半年的羊羔准备的食物,树叶多了就晒干了做冬储饲料。妈妈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等羊羔长大了卖钱,买书包、铅笔、橡皮送我去读书。

  我曾偷偷的品尝杨树叶,苦的我龇牙咧嘴,上蹿下跳。告诉妈妈后,妈妈说:“越能吃苦才能长得越快,羊羔喜欢吃苦它就长得又肥又壮。你现在串树叶也是在吃苦,等你上了学,长大了就会成为有知识的人。”那年秋天我懂得了“吃的苦中苦,可尝甜中甜。”

  “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秋深夜静,人到中年的我梦里又回到了故乡,梦见了去世多年的母亲,梦见了杨树林和一片片落叶串成的童年秋天。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