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一枝一叶总关情
//shuangyashan.dbw.cn  2018-08-07 05:46:06

梁照光

  柴米油盐酱醋茶,人生可谓是五味杂陈,从呱呱坠地到学业有成,再到长大成人,直至走向最美夕阳,人这一生可以说是万变不离其中,怎一个情字了得。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自从这个湛蓝的星球上出现了人类以来,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由原始到现代、从愚昧到文明,漫长的历史长河孕育了灿烂的华夏文明。于是乎,人类的生活也从过去的为了果腹四处奔波,到如今的有着更高的追求。但不论你个人的生活如何精致,在漫漫的人生长河里,那也只不过是激起的几朵涟漪而已,顶多算上是一道波涛汹涌的浪花,平淡才应该是人生永恒的主题。这正如跋涉于沙漠中处于饥渴状态的人一样,纵然有再高档、再有档次的啤酒、饮料也比不过一杯平淡无奇而且廉价的白开水解渴。

  闲暇时间,从友谊县回到市里,总会在黄昏时刻来到新兴广场散步,我特别陶醉这里昂扬向上的一种氛围,伴随着动人的广场舞曲,一队队跳广场舞或者围绕广场健步走的人们摩肩擦踵,人声鼎沸。此时用心观察,你会发现在广场旗杆下的平台上,一对老夫妻几乎是雷打不动的每天必须来到这里,一位看上去有70多岁的老大爷照顾着像是患有半身不遂的老伴,虽然衣衫褴褛,但满眼的关爱,老大娘坐累了就扶着躺下,老大爷寸步不离左右,一会儿去掖一下盖在老伴身上的毯子,一会儿又会拂去落在大娘花白发梢上的蚊虫,绝大多数的时间就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借着晚霞的余晖看着几本已经破旧的报纸或者杂志……一个小时后,老大爷会扶老伴起来,将所有的行李捆包起来,再去慢慢搀扶着老伴走10米左右的距离,然后扶老伴坐在折叠凳上,自己再回身去取包裹,如此往复,直到消失在众人眼中,这已经成为了在严冬季节之外近年来新兴广场上最为暖心的固定画面。

  我的父母从结婚到现在已经走过半个多世纪了,平常的粗茶淡饭养育了我们4个孩子,虽说没有大的出息,但也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衣食无忧。老两口享受着天伦之乐,家里利用率最高的就是电视机了,不到20年的时间里,已经先后更换了4台电视机,老两口最喜爱看的就是打鬼子的抗战题材电视剧,电视机一开就是一天,平时在家干活或者吃饭时,声音大得有些刺耳的电视机声也一直陪伴着。平时很和睦的老两口今年开春后的某一天却产生了矛盾,年过八旬的老父亲非要我去当调解员,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老母亲喜欢闲暇无事时种点青菜,前不久在离家不是很远的公路边的山坡上刨了点地,老父亲跟随去了几次后就不同意了,因为种菜的地离公路还有一道又深又宽的壕沟,父亲固执地说你妈那么胖,那沟又那么深,行动不利索一旦摔坏了怎么办?为了当好和事佬,我想出了一个好点子,让老两口结伴绕过壕沟宁可多走出几百米路去种地,这样既可以让不愿意出家门,总喜欢在家舞文弄墨的父亲也锻炼一下身体,又圆了母亲的种地梦想,岂不是一举两得。矛盾顺利地解决了,从此左邻右舍便经常可以看到老两口,经常结伴扛着锄头离家或者采摘了各色青菜回家的温馨镜头了。

  时光荏苒,我到友谊县工作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了,由于工作较忙的缘故,我基本上是一周才回一次家,爱人单位也很忙,期间来友谊的次数屈指可数,女儿在北京读研究生,家里三口人可以说是分布在三个不同地方。由于爱人单位食堂供应早、午餐,晚上基本上就是用水果之类的对付一下,自己很少做饭,用她的话说一个人的饭好对付。有时我回家看到她一周几乎都没有动火做饭,即使吃晚饭也就基本上是米粥、咸菜而已,还美其名曰减肥。前几日,正赶上新蒜上市的季节,我来到县城的早市上,精心挑选了100头大小均匀的青蒜头,按照从快手视频中学到的新式糖蒜腌制方法腌制了满满一罐子糖蒜,当我提着这凝结着我劳动成果的糖蒜在周末的傍晚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虽然她嘴里埋怨说一个人在家腌那么多糖蒜也没人吃的话语,但眼神中却实实在在透漏出一种被人关爱后的喜悦的神采。

  每个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会被各种浓浓的情包围着,正是因为拥有了这么多的情才会使我们的生活变得五彩斑斓、多姿多彩,进而丰富并完善了各自的别样人生。在我们彼此的周围,在我们生活的每个细节中,情无处不在,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语,透过这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表达方式,却诠释出了一个看似浅显但却很深奥的道理,那就是情义无价、真情常在。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