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专题报道  >  理论
家教圆国梦
//shuangyashan.dbw.cn  2018-07-30 07:32:16

王荔玫

  不疼能记住吗

  (一)

  我们的习近平总书记,小时候同普通的孩子一样地普通,他好奇、聪明、好学、活泼。

  一次,齐妈妈带着五岁的习近平,去新华书店买书。娘俩在去书店的路上走着,调皮的近平对妈妈说,他累了,要妈妈背着。

  于是,齐妈妈便背起了儿子,她们一路走着,唠着。妈妈耐心地回答着儿子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伏在妈妈背上的小近平,突发奇想地问道——

  “妈妈,您说岳母在岳飞的背上刺字,不疼吗?”

  妈妈回答:“孩子,不疼能记住吗?”

  习近平总书记记住了妈妈的回答。就在几十年后,身为国家主席时,在走访北京某小学时,还讲述了这个寓意深刻,切身感悟的故事……

  (二)

  岳母刺字的故事,古往今来,口口相传。

  可又有几多人了解详情呢?

  难怪,当下有个别混人戏言——岳母不是亲娘,所以能狠心下手,在女婿后背刺字。

  实则,非然也。

  岳飞20岁时,胸怀“抗击匈奴,还我河山”的雄心壮志从军了。

  临行前,他跪在母亲的膝下问:“母亲,有何嘱咐,儿洗耳恭听。”岳母语重心长地说:“为母见儿为人甘守清贫,不贪浊富。只怕为母故后,倘且儿一时失志,做了不忠之事。故今母要告知天地祖宗,母将在你背上刺字,愿儿永为忠臣。”岳飞说:“圣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亦。’”岳母严令其领遵,并斥责说:“混说,你日后一旦犯混,做了不肖之事,吃了官司,你会对官府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亦吗。”

  岳母说话间,将儿上衣脱下半边,先用笔在儿背上写下四个字,再拿绣花针刺字。

  岳母每刺一针,岳飞便一耸,母亲问道:“吾儿疼吗?”

  岳飞答曰:“母亲尚未刺,儿怎能痛呢!”

  岳母流着泪说:“吾儿担心母亲手软,故说没刺。”

  “精忠报国”刺罢,岳母将事先准备好的醋墨涂上,使其永不退色。

  “精忠报国”刺罢,使岳飞永不忘记这一刻的痛。

  年过半百上大学

  美国有所大学,开了日文课。

  在日文课堂上,有位年过半百的老妇人。

  同学们都觉得她怪怪的,莫非是老夫人退休无事可做,到学校来打发时间?莫非这位老人有什么特殊使命?

  不过,这位老人的敬学态度,令同学们很佩服。她每天起早贪黑来到学校;课堂上听课特专注;回答教授所提问题一丝不苟;每当考试,她就显得有些紧张;她的学习笔记记得详实明了,同学们常借来抄写……

  就在同学们对这位老年同学,百思不得其解时,大家在教授口中得知——这位老人,是当下美国唯一华裔女部长赵小兰女士的母亲朱木兰。

  同时,教授以十分崇敬的口气说:为人母一定要努力求学问,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和教育出有才能、有担当的子女。

  一坛鱼

  陶侃是何许人也?大家知道不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只所以千古留名,是因,他得益与伟大的母亲。

  陶侃是晋代名将。年轻时曾任寻阳县吏(今江西九江),主管水产业。

  一次,陶侃见一批鲜活名贵的鱼入库,甚感一喜。

  于是,他令手下人,带上一坛送给家母。

  陶母问及来人,是从哪里买来的?

  来人答曰——“陶县令从库中所取,吩咐送于陶母。”

  陶母听罢甚是不悦,将鱼坛封好,令来人带回去。同时捎给陶侃一封信。

  陶侃阅罢母亲捎来的信,十分惭愧。母亲信中所言——

  “吾儿身为国家官吏,不为公尽忠,反之以官府之物送母,这不单对母无半点之益,反增母为儿之忧。”

  陶侃再读此信,心里很自责。

  想当年,家境清贫,是母亲节衣缩食,为儿为家操劳尽力。今又教儿奉公为国,怎能不让儿发自肺腑敬畏老母!

  在陶母言传身教影响下,陶侃为官40年,廉洁奉公,忠于职守,名留千古。

  一发系真情

  我们小时候不懂事,常常要姑妈打开小小的首饰盒。我们要看那里的首饰,那里的老照片,总之,要看姑妈首饰盒里的秘密。可是,姑妈从未打开给我们看。

  我们长大了,终于有一天,姑妈将首饰盒放在自己的手上,用指甲小心地翘开盒的缝隙,盒盖一下子弹开。

  我们太失望了,里面没有我们期希的物件和照片,只有结成蝴蝶结的长头发。

  我们问:“姑妈,难道这是您的头发?”

  接着,姑妈给我们讲了,她这个简单的发结所维系着她的生命、婚姻、爱情。

  姑妈说:“我19岁时,那时他不满20岁。他在我心中尽善尽美,他说他爱我。至于我,虽然我俩间许多话难以开口,但,我是乐意相信他的。”

  姑妈慢慢想着,接着讲:“有一天,他邀我上山旅行。我们要在他父亲狩猎用的僻静的小茅舍过夜。我踌躇了,因为我还得编谎话让我的父母放心。否则,他们不会同意我出来旅行。

  小茅舍坐落在山林中,那里万籁寂静,孤零零的,只有姑妈和他。他点着了火,在灶旁忙个不停,姑妈煮汤。饭后,他们漫步在暮色中,强烈的心跳替代了语言。

  停了停,姑妈接着讲:“我们回到茅舍,他在小屋给我铺了小床;他在外边地下为自己铺了个被子。”门没锁,钥匙就插在锁上。

  停了停,姑妈又接着说:“我走进屋里,坐了一会儿,脱掉衣服和鞋子就睡下了。其实,我蒙着头,并没睡着,我在怕,一但我们发生了风流事,这将关乎我这女孩子一生的清白。”

  姑妈继续讲,这时,她取下自己的一根长发,把长发缠在门把手和锁上。

  竖日清晨,这根头发完好,姑妈取下头发开了门。

  就是这根头发,将我的姑妈和姑父,用一种无形的力,连在了一起。

  后来,他们结婚了。

  一根头发虽细,它却维系了姑妈和姑父一生的幸福,维系了这个家庭完美的命运。

  这故事,给了我们无尽的启示:

  第一,我们不仅看到了姑妈那张娴熟脸上的美;也让我们看到了姑妈所绽放出的心灵美。

  第二,这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姑父高贵神圣的爱,给了我们不仅是人品与人格的启示,让我们年轻人,分享了他那份沉甸甸的负有责任的爱。

  朋友们,在谈恋爱过程中,真的能否以一根头发系终生?

  但愿能吧!

  母亲的包容

  是我敬爱的母亲,教我学着宽容。

  病房里静悄悄的,奄奄一息的父亲躺在床上。在他将远离这个世界的时候,病危的老父亲,将自己那瘦骨嶙峋的手,伸向坐在床边的母亲。

  母亲满头的花白发,浊泪含在眼里。

  父亲虽心潮不静,可他毕竟不能自己,不能表达,但他还是欲言又止。他发自内心地感激五十余年的朝朝暮暮,相伴相随,相信相知,相濡以沫。面对即将结束的生命,为了回敬妻子的真挚感情,也为使自己良心的解脱,老人家要向母亲公开一个深藏在他内心的秘密,并示意让我们离开一会儿。

  母亲用她那苍老的手,轻轻地挡着老父亲的双唇,十分动情地贴着父亲的耳朵说:“现在我不想知道你心里的秘密。对我而言,真爱是你与我,在这广阔的人间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相契、相依;在风雨中同舟共济。”

  父亲听完母亲的话,感动得老泪横流。老父亲那曾经的秘密,折磨他至死不得安宁。可当他下决心要倾诉给母亲时。得到的却是无限的理解和宽容。

  父亲带着安慰,带着那份爱和秘密,安详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留给母亲的是心满意足。

  留给我们儿女的是一笔无形的财富,供我们世代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凡事不可能完美无缺,但是,那星星点点的不和谐,与我们所拥有的幸福相比,还怎能不释怀?!

  我爱母亲的所爱——她一生宽容大度,珍惜婚姻,维护家庭的安宁与和谐。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