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我的“陪考”录
//shuangyashan.dbw.cn  2018-07-11 07:15:23

  “红英,我家孩子今年高考,我心里着急上火,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排解啊?”

  “孩子越到这时候越不抓紧学习,书本根本都不摸,临阵磨磨枪也行啊?真愁人,我向你取取经,你是怎么做的?”

  接到朋友这些请求,看着她们眼神中流露出的焦急与无助,作为一个“过来人”,我仿佛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已,思绪又把我硬生生地拽到了一年前的日子……

  儿子在红兴隆管理局第一高级中学读高中,去年,读了三年高中的孩子马上面临高考了,由于我家住在离红兴隆管理局200公里外的八五二农场,因此,临高考的前几天,我像许多家长一样,请假去“陪考”。虽然短短的几天,但是面临高考时的那种五味杂陈、如坐过山车跌宕起伏、又如看枪战片惊心动魄的滋味,至今品味起来,让我回味无穷、记忆犹新,就像品尝一口百年的陈酿,品一小口,虽辣却余味醇香,其滋味久久缭绕于舌尖。

  天真的我本以为陪考是简单的事情,给孩子做做饭、让孩子吃得好、睡得香,轻松高考就可以了,但事实却击破了我的美梦。

  “妈妈,我不想高考了,我的手都一直在发抖,握笔握不住,还怎么高考啊?”随着“砰”的一声门响,孩子带着哭腔的声音就硬邦邦地向我冲了过来。我看着孩子难过的表情,紧蹙着额头,眉间全是焦灼,手里拿着准考证的手还在抖动,就像一个在秋风中孤独者,找不到家了,欲哭无泪。

  “没关系的,孩子,以后你面临的各种考试太多了,这只是其中的一次,所以你不要害怕,有妈妈陪着你呢,你先把饭吃了……”

  “那又不是你去高考,你才不懂什么是害怕!”孩子边说着,连看也没看我费尽心思准备的美味菜肴,径直就到他的卧室躺在床上,身上蒙着被子,我劝了半天,孩子还是一个劲儿地叹气。

  看到孩子这种情况,知道孩子是被高考那种紧迫的压力吓到了,我再怎么劝也是没有用的,如果不参加高考,那学不是白上了吗?我当时的脑袋像钻进了无数只蚊子嗡嗡作响。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刚刚参加过高考朋友家的孩子,他和我家儿子也是好朋友,也许让他劝劝或许能缓解。想到这,我跑到走廊偷偷地打电话给朋友,但是心里的焦急与忐忑像一块巨石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看到儿子从他的卧室里走了出来,坐到桌前大口地吃着我精心准备的饭菜,脸上的害怕神情被轻松的状态所取代。看着孩子日渐消瘦的小小脸庞,一阵阵的心疼涌上来。我什么都没有问,也坐在桌前默默地陪孩子吃饭,心里想到还是朋友家孩子的劝说起到了作用。但是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自从孩子拿到了准考证,我们全家也就进入了临考状态,也像要进入战场一样。我的心里极度紧张,但是我听了许多“过来人”家长的教导,怕给孩子增加压力的我心里虽然在打鼓,每天都七下八下的,但是表面却装得很轻松的样子。每天孩子从学校回来,我大气不敢出,偷偷观察孩子的脸色,看孩子高兴,我的心里也很开心,他听到一些不利的消息而消沉的样子,我知道孩子又有了新的压力,就劝劝他。看人脸色行事这句话,我这次是终于体会到了。

  考试的前一天,晚饭后,我一边督促孩子备好考试的笔、格尺等考试用品,一边就考试当天的穿着,和孩子进行了研讨。孩子把他在网上买的一件印有“√”的黑体恤衫早早地挂到了显眼的位置,告诉我考试就穿这件。我看了以后不解地问:“穿这件做什么?颜色一点也不亮堂,找一件浅色的衣服穿,穿着心情好没准就能发挥好。”“妈,你不懂,你看我这件衣服上印着√,寓意着我做的题都对,这多吉利啊!”听了儿子的一番话,我恍然大悟起来。我在看了前几天网上、微信群里轰炸的“高考第一天,母亲要穿旗袍,寓意着旗开得胜”的信息后,我就把要穿旗袍助阵的想法和孩子说了。诙谐幽默的孩子神秘地说道:“妈妈,我告诉你一门好方法,也寓意着我能考好。”

  “什么方法,妈妈一定做。”

  “考试第一天,在屁股上画几只苍蝇,寓意着一定赢(一腚蝇)!”

  看着孩子天真且久违的笑脸,我也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考前的紧张情绪也烟消云散了。

  终于熬到了高考的第一天,我早早起床,按照网上查的食谱,给孩子准备好早餐。结果他吃完饭,就像没事人一样,走到他的卧室,拿起书来专注地看了起来,一点都没有高考前的紧张样。而我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因为家里租住的房子离学校很近,还在第七层(最高的一层),我连碗也没心思收,盯着楼下学校门前:一面面红旗迎风招展,好像多情的人伸着温暖友爱的双手,带有祝福语的条幅也都悬挂在通往考场的路上,一拨又一拨学生及家长都在楼下等候,这些场景都时时刺激着我紧张的神经,让我的神经一点点地绷紧。

  “这孩子怎么还不去考场前等着啊?”我心里虽然直嘀咕,但是怕孩子紧张,嘴上不敢说,在屋里走来走去以缓解我的紧张与焦急的情绪,但是心里却像万只鼓在敲。等了半个小时,看到孩子陆续进入考场,许多家长还在场外等候,我有些着急地问道:“你现在去考场吧,我看有许多学生都走了。”

  “着什么急啊?我去得早还紧张,现在正好看看书,找找做题的感觉。”孩子轻松地回答,然后目光又盯着书看了起来。看到这种情况,我心想:还是我先到考场那看看情况。于是,我告诉孩子去买菜,然后叮嘱爱人给孩子看好考试的时间。

  我穿着早早就挂在柜子里、试了又试却一直不舍得穿的旗袍,就下楼了。虽然穿着旗袍,我却没有穿出旗袍的美丽感,更没有走出一场“旗袍秀”,因为我被考场的阵势着实吓到了:红旗、条幅、还有许多商家打出的赠送高考学子的商品,再加上如暴风雨要来之前如乌云一般黑压压的家长。我的两脚微曲,不敢绷直,一绷直就会不停的发抖,整个身体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没有力气来支撑,腿像踩着绵花一样软绵绵的,自己的心像要跳出来一般,徘徊、流浪却找不到出口,只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一项艰巨却又不得不为的重担。扶着几棵大树才勉强走了几步。然后我找了一棵不太显眼的大树,躲在后面,伸出个半个头,紧盯着孩子的身影(因为孩子告诉不让我们送),看着路上越来越少的孩子,我的心直突突:孩子不能迟到吧!这个想法着实让我不安起来。又过了一会,我看离考试还有20多分钟,才看到儿子从楼前快速地往考场走去,我就悄悄地跟在孩子后面,一直护送他走进考场大门,看着孩子在阳光的照耀下,瘦弱的身影渐行渐远,在阳光里慢慢成为一个小小的点。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孩子,不要怕,妈妈陪着你……

  等孩子高考结束,我着实地大哭了一场。眼泪把各种煎熬、焦虑、隐忍都释放出来了。

  如今,看到许多学子们又要踏上高考的征程,这种“陪考”的经历又在我脑海里萦绕,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陪着孩子一起参加高考,这种经历是煎熬、焦虑、隐忍,但是体验更多的还是快乐!

  今年6月7日一大早,由于高考带来的一些小激动,我早早地醒来了,通过微信,在哈理工大学学习的孩子对话框上敲出了这样一段文字:“儿子,妈妈陪着你走过人生最重要的阶段,今天回味起来,还是满满的幸福!”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