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养儿方知父母恩
//shuangyashan.dbw.cn  2018-06-19 06:17:15

黄廷付

  昨晚一觉醒来已是子夜时分,习惯性地起来看看孩子睡着后,有没有踢被子。回到自己床上打算继续睡时,忍不住又打开手机,偷瞄一眼,发现还有几个夜猫子没休息。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一哥们和我一样,半夜三更醒来担心孩子饿着,起来给孩子喂奶粉。末了他还来了一句:“养儿方知父母恩啊!”就是这句话,一下子赶走了我的睡意,把我的思绪瞬间带回到几十年前——那时候我们住的还是土胚房子,家里只有一张大床,还是父母结婚时的那张床。四个小孩都和父母挤在一起睡,晚上不是这个哭就是那个闹的。父母总是不辞辛苦地起来喂这个孩子喝水,给那个孩子喂奶。

  特别是冬天的夜晚,父母最担心的还是我们晚上尿床。毕竟那时候家里仅有三床棉被,铺一床,盖两床,如果被我们尿湿了,连个换的干被褥都没有。所以父亲的角色就更重要了,他常常在深夜里不管多冷,都要把我们一一抱起来,把着我们撒尿。然而,我们还是会有那么一两次,把床给尿湿。

  那是一个下着大雪的冬夜,我由于睡前稀饭喝多了,就尿了床。父亲被惊醒后赶紧将我抱到他睡的地方,然后拿来烂被单子垫在被我尿湿的地方,然后他就睡在我刚才尿湿的地方。

  那晚之后,我学会了一首童谣:尿床精,扒床撑,半夜起来数星星。老天爷,咋不明,宝宝的屁股欺生疼。

  从那天起,弟弟妹妹常常在吃饭的时候,唱起这首童谣,他们边唱还边嬉笑地看着我。每当这时候,我都会像做错了事一样,羞得把头深深地埋在碗底。

  第二年冬天,收了棉花,家里多了两床被子。父亲干脆带着我和弟弟,把被子铺在喂牛用的草窝子上面。你还别说,那里软软的,睡起来真是特别温暖。但父亲依然会在半夜起来,点起煤油灯,抱着我们去撒尿。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我读小学。

  我小时候睡觉不老实,总是喜欢踢被子,父亲不知道一夜要起来几回,给我盖被子。终于有一次,我冻感冒发烧了。父亲在深夜里去找来村里的赤脚医生,给我打针。那个老医生离开时,对父亲说:“可能是床铺下面的麦草热气太大了,孩子才会不停地踢被子。”

  陷入自责的父亲,把我们抱在母亲的床上,让我们继续睡。他则连夜找了几块木板,两头和中间用土胚垫起来,再在木板上面铺了一层麦草,最后他又把被子铺在那层麦草上面,这回真有些床的感觉了。从那以后,我们很久都没有再踢被子,而那张床一直到新房盖好,才被拆掉。

  时光飞转,眨眼间就过去了很多年,父亲离开我们也已经整整十八年了。现在母亲一个人带着弟弟的孩子,守着老家的新楼房。我猜想,母亲夜里醒来后,一定会起来给小孙子把尿水,或是给小孙子盖被子吧!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