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难忘那棵老槐树
//shuangyashan.dbw.cn  2018-05-30 06:55:28

王满堆

  我时常想起长在我们村头大庙外的那棵老槐树。

  它是棵国槐,身高八十多米,主干直径五米有余。有一年,有个林业专家来看过说,它的生长年龄在两千年以上。可以说,在这里还没有建村时就已经有它了。

  由于时间久远,下方形成了一个空洞,靠东边还裂了一个大口子,人弯下腰能钻进去。如果放进一张小的方桌,再放上四把小椅子,几个人在里边打牌都不拥挤。

  这个空洞并不影响它的生长,每年照样新枝发芽,老枝膨大,郁郁葱葱,一派生机。在树冠的分杈处,有一枝比修房用的大梁还要略粗,向南延伸十几米。其它的枝杈虽然没有这枝长,但至少也有七八米。

  小时候在大庙里上学,同学们经常数上边的鸟巢,也不懂哪个是喜鹊的,哪个是乌鸦的。或它们是各有各的,或还是乱钻,十个八个巢总能数得清。但还要数有多少只乌鸦和喜鹊,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它们不是固定不动的。有的同学吹牛说自己数得差不多准,两种鸟合计不下五十只。另外,身上有红绿颜色不知名的漂亮的小鸟也时常光临,这也能数得清。但对于成群结队的麻雀来说就一塌糊涂了。

  听大人们说,在三十里外的阳城山都能看到这棵树。还说,在抗战时期,树上挂着一口百斤大钟,只要放哨的人发现从鬼子来的方向燃起烟火信号,就马上敲钟,全村人听到后就赶快躲出去了。其实人们躲的并不远,就在村边水泉坡下的岩龛里。但出于地形不熟,怕遭到袭击,鬼子并没有下去,仅仅把机枪架在岩头对着河道山坡扫射一阵就离开了。他们是来要粮食的,没见到老百姓,当然也没找到粮食,所以临走时就气急败坏地放火烧了十几座房子。

  回想那时候,老槐树给同学们的童年生活带来了太多的快乐。下课后,钻进树洞里打牌,在树周围捉迷藏,十几个学生手拉手围着老树转圈圈,还演鬼子来了的游戏。有一个同学长得有点墩实,脸型也宽大。大家都说他像日本人,于是给他起外号叫鬼子,每次做游戏都拿他开心。有一次,几个“民兵”在捉拿他时不小心,竟然真的把“鬼子”推倒,头部磕到了树上还起了个大圪瘩。为此事,同学们还挨了老师的批评。

  抬头仰望,好像那飞机就贴着树稍飞过,树稍又在云雾间。听说过,参天大树百丈高,但没见过。依我看,那棵老槐树虽然不像松树和杨树一样独立挺拔,或离百丈还差的很远,但称它为参天大树并不过分。

  村里很多人说,树老成精有神灵,老槐树是棵风脉树,是全村人的守护神。所以,毎到过年,就有几个上了年龄的人拿着贡品来朝拜,并在它的身上贴上一个大大的神贴。

  可惜的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人们缺乏对古树的保护意识,村干部竟然四百五十元钱把它卖给了河南焦作的一家木器厂。六个工人砍了半个月,两辆卡车拉了三趟。

  老槐树卖掉后,还是那几个过年来祭拜的人,也不知从哪儿又挖来一棵小槐树苗,栽在了原来的地方。

  现在,小槐树也长有一人多粗了,当年移栽它的几个老人早已仙逝三十多年,我和同学们也从懵懂的儿童变成了老头子和老太婆。物是人非,两千年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代又能看到一棵古老的参天大树了。

  如今,人们真正懂得了老槐树存在的重大意义。

  看到别的地方有棵老槐树,人家以点带面搞起了旅游,很多人慕名前去,全村人就羡慕不已,后悔当初真不该把它卖掉……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