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麦田地里童趣多
//shuangyashan.dbw.cn  2018-04-17 08:28:01

贾美芳

  一场春雨过后,田里麦苗郁郁葱葱,雨珠在麦叶上滚动着,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油滚滚的麦叶,白生生的雨珠,一垄垄麦苗随风摇曳,目及之处,满目碧绿,喜悦之情顿时在心中蔓延,精神也倍觉清爽。

  人们常说,清明麦苗漫老鸦。还记得,小时候写作文,只要写到麦苗稠密茂盛,就会写上:乌鸦钻进去就飞不出来。说乌鸦钻进去飞不出来有点夸张,看眼前的麦苗,乌鸦要想钻进去,好像有点难。

  小时候,每到清明前后,我们就会跟着母亲到麦地里找面条子菜。面条菜和麦叶非常相似,很难辨认,但认准后,不一会的功夫就能找上一大捆。抱回家,母亲用清水洗干净、切碎、放上盐、拌上面、放到锅里蒸。半个小时过后,浇上蒜泥,点上几滴芝麻油,顿时,那种原生态的清香就诱惑的我们垂涎欲滴了,一次就能吃上一大碗,那种滋味,至今也忘不掉。

  待到麦苗拔节抽穗时,人们就会用小河里的水狠狠地浇上一回。那时,大人们在河边用水桶往地里灌水,我们就负责看水,水流到地头就告诉大人一声,再重新改一畦灌水。水缓慢地流过麦田,待麦苗“滋滋滋”喝个够,才依依不舍地向前漫进。我们就在麦田里跑来跑去,有时干脆躺在麦行里,麦苗铺床,仰望蓝天,看天上白云自由自在地游走,被大人发现,总会重重地赏给我们一顿骂,而我们撒腿就跑开了。

  眨眼间,麦苗抽出齐整整的麦穗,我们就盼呀盼呀,盼到麦穗黄上梢头,放学就结伴跑进麦田,掐些麦穗,用大火烧熟,双手一搓,鼓起腮帮子用力吹跑麦皮,一颗一颗麦粒送进嘴里,又香又甜,吃的嘴角留汁。我们看看每个人嘴角都吃出了黑黑的胡须,仰天大笑就引来了布谷鸟“布谷,布谷”的叫声。

  麦子熟透了,收回去堆满小院,见奶奶和母亲头上系着毛巾,在似火的骄阳下,一把一把地摔掉麦粒,我们也帮着往下摔,然后,用簸箕扇得干干净净,晒干,背到磨坊。新麦面蒸出的馒头又白又软,蘸上新蒜捣的蒜泥,吃得津津有味,哪里顾得上蒜泥辣的腮帮子变形乱叫。

  如今,人们为了小麦增产,都给小麦适时地喷洒除草剂和农药。地里的面条子菜少之又少,偶尔看见也不敢贸然采回家,麦芽虫在麦苗刚刚返青时就得打农药防止。给麦苗浇水有的地块已经用上了喷灌,播种、收割都是现代化的机器,几天的时间,麦子就过去了。小麦增产了,农民轻松了,麦地里,儿时快乐的时光再也不见了,只能留在零零碎碎的记忆里。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