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半窗春色
//shuangyashan.dbw.cn  2018-04-10 09:40:10

吴增苗

  省城住院这几天,医院禁足,不可外出,幸好我的床位靠着一扇窗。透过这扇窗,使我得以晨看朝霞夜观灯火,得以在白天寂静漫长的时光中,以目光所及,一点一点地探寻春的身影。

  楼下是一条马路,路两边是两排不知名的树。自上而下望去,只能看见一团一团的树冠。春的气息就从那层深深浅浅的绿中显透出来。有些是一树初绽的嫩芽,青翠透亮,仿佛一树精雕的碧玉;有些下端墨绿肥大的叶片托举着顶部发亮的嫩叶,小小的叶片儿,在风中微微颤动,仿佛母亲在细心呵护新生的婴儿;有些是浅粉、嫩绿、墨绿、褚红,一树缤纷,展现出树叶在每个生命阶段最美的颜色。自近而远,这一团团的绿色像一朵朵蓬云,堆积、蔓延,直到天边。城市的高楼仿佛岛屿般在绿海中浮现,因着绿色的掩映,冲淡了钢筋水泥的冷硬,反增一股生机,一份清新,一抹温柔。那高高的路灯上还未来得及撤下的红灯笼,是节日的余韵,明艳的红让人不觉回味起节日的隆重与喜庆。

  树冠晃动,我能感觉到一阵风拂过面颊,温暖潮湿中裹着淡淡的香甜。这香甜里,是万物生发的气息,是不知名的幽幽花香。花?许是太远的缘故,在我的目光里,搜索不到花的倩影。想必这温暖的春日,花已开满山坡,倘若在那山坡躺上一躺,做一个不愿醒的梦,何等惬意!我闭上眼睛,梦里却是桃花摇曳。那是去年春天在江边偶遇的一株野桃,她还好吗?那是一株很瘦的桃花,褐色的枝干纤细如铁,桃叶却是油亮嫩绿,朵朵粉色的桃花在料峭的春寒中恰似少女冻红的双颊,惹人爱怜。她为什么在这里?临着那一江蓝粼粼的江水,守望着一艘又一艘过往的船只。她是不是那个痴情的少女化作的桃仙?在她花开最好的年华,等待一次刻骨铭心的遇见,等待一次足以回味一生的爱情。

  啾啾啾,两只墨点般的燕子,在窗外的蓝天中翻飞。蓝水晶般的巨大天幕里,只有它们两只,在相互追逐,顾盼呢喃,恣意舞蹈。它们是自由的旅行者,凭着有力而灵活的双翼,来去随心。我猜它们目睹了整座城市在春日里的复苏,看见城市人穿越冬季后迎春的喜悦。在乡野,它们飞过了金灿灿的油菜花地,掠过亮汪汪的水田,看见农人愉快地播种插秧……我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它们在愉快地享受这无边的春色,这春日的美好!

  不远处有个幼儿园,能看到小小的操场和几座滑梯。上午10点与下午3点,是小娃娃们到操场活动的时间。老师领着,娃娃们像一只只彩色的小企鹅,摇摇摆摆走出来,因惧着春寒,家长们还给他们裹着厚厚的衣服。我喜欢看着他们,挪动着胖胖的身子,快速爬上滑梯,在自上而下滑翔的快感中尖叫大笑,喜欢看他们玩着最简单的滚篮球,你扔给我,我推给你,慢吞吞去捡;喜欢看他们得意地蹬着自行车,后面还载着个小伙伴,相互之间赛跑着。那里有世界上最纯粹的快乐,有最清澈的声音,有最纯真的心!我们最初的模样,就如这春天般美好。

  每天,我品着这半窗春色,有一丝丝甘甜沁入心中。我知道,很快我就要离开这里,走入广阔天地的春天里,扎扎实实地拥抱她!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