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散文
难忘父亲做的葱油面
//shuangyashan.dbw.cn  2018-04-10 09:40:11

朱睿

  八十年代初计划经济,我正值四五岁的年纪,由于父母工作关系,我跟随父亲生活。那时的白面供应有限,奶奶为了培养我对窝头的食欲,就会在上面点一个红点,可是我吃完那个红点便对窝头再无兴趣。

  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一天他笑眯眯对我说要露一手,给我做面条吃。我当时一听口水都下来了,眼睛也仿佛长在了父亲身上,唯恐有一丁点的错过,父亲用擀面杖擀开一张面皮,足足像鏊子那么大,然后他问我是喜欢吃窄的还是宽的,“窄的,因为吃着方便”,父亲便将面皮流水般折叠,细细地切,切出来的面条就像是机器压出来似的。然后煮面条,面条五分熟的时候,捞出,过水。切葱花,炒锅放葱花熟锅,加热水加盐,放入面条,煮至九成熟。

  父亲盛出面条,又舀了一勺汤浇上,那香味马上就满溢了整个房间,我看着翠绿的小葱叶点缀面条当中,面条也仿佛透亮又十分熨帖地盘在碗里,父亲怕油烫我心急,就把我的碗放在窗台晾凉。终于等到可以吃啦!我喝了一口汤,简直神清气爽,唇齿留香,而顺顺滑滑的面条无疑极大满足了我的口腹之欲。

  十余年后我外出工作,不小心得病住院,父母闻讯后马上赶了过来,问我想吃什么?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就想吃父亲做的葱油面。母亲一听,在一旁忍不住偷笑,说我这病八成是馋的,其实当时的生活水平已经明显提高,再也不用为吃食犯愁。于是父亲不辞辛劳,给我做好了葱油面,里面还煮了荷包蛋,又放了点火腿肠和小咸菜,可我把面条吃光,把汤喝光,心心念念的还是记忆中葱油面的那个味道。

  这几年,父亲老了,饭量也渐少。有一次他出院后,医生特地交代:吃一些好消化的食物。父亲也说:现在天天吃的东西比以前过年吃的年夜饭都丰富,甘食厚味,反而是萝卜白菜保平安。这时,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葱油面。我学着父亲的样子擀面皮,可擀得不是厚了就是薄了,好不容易擀好,切面条的时候不是切得宽了就是窄了,切完,有的面条还粘在了一起,葱花切得也不规整。我大汗淋漓,狼狈不堪。父亲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可当他从卧室来到厨房看见我的时候,我没想到还有些虚弱的父亲竟然怒了,“这些活哪是你能干得了的!”说完把我撵走,父亲又亲自动手忙碌开了。

  一会功夫,便传出“面好了”的声音,那一次父亲饭量出奇得好,而我面对着自己那碗葱油面,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不小心掉落的眼泪氤氲了面汤中的点点油花。

作者:    来源:    编辑:王不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