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散养的乐土
//shuangyashan.dbw.cn  2018-02-07 08:47:23

周桂芬

  童年的我,像一只散养的小鸡,快快乐乐地觅食,蹓蹓跶跶地成长,而散养我的那片乐土,就是岭东煤矿。

  两岁时,在岭东做木工的父亲用一辆马车,把母亲和我从集贤县接到岭东。幼时的记忆是模糊的,也分不清哪是生活的底片,哪是后来母亲的描述。但有一张黑白照片,却真真切切地留住了我六岁时的模样:文文静静,梳着齐眉齐耳短发,穿着一件黑色小翻领制服,左右衣襟和左前胸各有一个吊兜,肥腿黑裤绣花鞋,垂下去的左手攥着一个苹果。看到照片上的苹果,让我想起那个年代,它可是珍贵,一年吃不上几个。所谓的吃水果,无外是秋日的香瓜西瓜。我家在西南山,与二委菜社一道相隔。吃过晚饭,听到后院卖瓜人的吆喝声,父亲坐到炕上,打开窗户叫来就近的一个,递上几角钱。随后,一个装着香瓜和香味儿的称盘便轻轻地探进窗内,我和小我三岁的大弟立即眼晴直盯盯地跟过去。

  大概从七八岁开始,记忆变得清晰起来,也不仅仅限于吃的层面。那时候家里没有一件玩具,没有一本书,但我却玩儿得嗨,读得广。我家是土坯房,三间房住两户,从中间进门,一边一个锅台,进屋后一块地一铺炕,一趟房住八家。家家都有好几个小孩儿,别的都缺,就不缺小伙伴。我们聚集一起,跳皮筋,打口袋,欻嘎拉哈,赛跑,玩儿疯了。有一次我把左腿膝盖磕破一大块皮,不但没有哭,回家还跟母亲开玩笑:“妈,你今天做菜别用油了,我腿上的油就够了。”说读得广,是因为在生活这个大课堂里,母亲教会我很多。为了补贴家用,母亲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女,种地捡煤采榛子剥树皮……什么苦活儿累活儿都干过。我家前五六百米远即是六井,井口旁有个岩石堆,像座小山似的,母亲常常带着我和大弟去那捡煤。每次路过井口时,我都扬着小脖子看栈桥,它好高啊!可那串长长的矿车,还能像一个抱着一个的小黑熊爬上去,多厉害!火车更神奇,车头像个大铁马,咝咝叫几声,就把那么多车厢,车厢里还装着那么多煤,一溜烟儿给拉跑了。我们这个矿山,可太了不起了!每次去捡煤,妈妈都让我和大弟在岩石山的对面老实地站着,不许动。看到母亲和几位邻居在岩石山爬上爬下,艰难地在岩石缝隙中捡着落下的煤块儿,我的心就拧成一个拳头,喑暗发誓,一定好好学习,长大有了工作,再也不让妈妈捡煤。那一幅幅亲历的画面,就像一本本无字的书,给我的心灵补充着多少钱也买不来的营养液。

  一九五五年,我八岁在二校上学,三年级上学期转到四校。四校在水库附近,有几栋外墙刷着白灰的平房。一天,老师让我和另外两名女同学到矿工俱乐部当小服务员,当时高兴得我恨不能蹬起两条腿,飞到天上。因为我最喜欢看电影,却没钱买票。而且我心中还有一个疑惑,要找到答案。于是,整整一个学期,我每天吃完晚饭就到矿工俱乐部去,在电影开演前半个小时和那两名同学,或到观众座席前,或到座椅过道,宣传不要吸烟。待电影开演后,看见哪位观众吸烟,就请他把烟熄灭。等电影演完后,我,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儿,就一个人跟着看电影的人流回家,完全不知道害怕。那个时候天冷得像饿狼扑身,我就穿着空壳棉袄棉裤和棉鞋,八九点钟到家冻得直咳嗽。可母亲从未因为担心感冒或影响学习或不安全阻止我,那真是一百个放心啊!当小服务员之前我曾想过,电影是不是由真人在银幕后面演的呢?这回好了,终于有机会知晓。一天,电影刚结束,我拉上一个同学咚咚地跑到银幕后面去看,哼,连个人影都没有。工作人员告诉我,电影是通过胶片放映到银幕上的。啊,原来如此。除了当小服务员,我还到三井学过当小医生,多觅了不少食呢!

  随着翅膀一天天变硬,岭东在我的心中变得越来越大。也许是家离井口太近,也许是只能跟母亲亦步亦趋,幼时的我觉得岭东的天很矮很小,像是一个大锅倒扣着,空气中飘着煤的粉尘。我家邻居中有好几位矿工,他们下班回来全身都是黑的,戴着安全帽,脸也黑黑的,只露出一口白牙,工作服高腰水靴都黑黑的,好像动一动,身上就能掉落煤面儿。我家房后,有一条贯穿岭东南北的大道,似乎是土路。从我家往南,最早叫七趟房,都是土坯房,我的姥姥家就住在那。从我家往北,道下是大车社,道上是二场子。再往北,分别是第二百货商店、矿医院、矿工俱乐部、职工食堂。此处应该是当年岭东的繁华地段,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叫卖声说笑声此起彼伏。再北边是火车站,火车站旁的铁道两边是密密麻麻、低低矮矮的土坯房,我的一个远方舅舅家就住那儿,屋子又小又暗,一下雨就进水。我最喜欢的建筑是矿工俱乐部对过的一座小楼——矿职工宿舍。那时在我的心目中,砖房就是宫殿,楼房就是天堂。当时我们上半天课,下午写完作业没事儿,我就和好朋友王秀花噔噔噔地跑到矿职工宿舍去玩儿。楼前有个台阶,两旁的扶手刷着红油,又光滑又好看,我可喜欢了,用手摸呀摸呀。一会儿又用两手把着扶手头,趴上去往下哧溜。在外面玩儿够了,我俩又悄悄地进楼,我想去爬里面的台阶。可是刚进门,就被服务员阿姨发现了,她问道:“小孩儿,你们干什么?”我低声说:“玩儿。”结果被她毫不客气地给撵了出来。在矿职工宿舍的对面,有个照相馆。那年大娘从外地来,给我到成衣铺做了一件黑红格子相间的波浪服,这下可把我美坏了。我穿着它对着镜子,一会儿把两条小辫摆到前面,一会甩到后面,不停地照啊!后来我索性拿着自己攒下的两角五分钱到照相馆照了张相,开心得不得了。自从自己学会找食吃以后,在我的心目中,岭东的天比过去明澈,岭东的地比过去开阔,岭东的每一寸土地都成了我的乐园。

  读到五年级,由于房子拆迁,我们全家搬到了尖山区。时隔五十八个春秋,岭东煤矿一直让我放在心上,因为那里有根的味道,母亲的味道。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