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温情的套路
//shuangyashan.dbw.cn  2018-01-23 07:24:03

朱润坤

  一缕微弱的光线,从窗帘的空隙中,照射进昏暗的房间,似乎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叫醒正在房间睡觉的人,可卧室中的我依然昏沉不醒,放在枕边的手机嗡嗡作响。

  这是一个周末的早晨,手机的声音让我感到烦躁,梦中的世界也随之崩溃,打破了我原本想要继续赖床的计划。

  我睡梦惺忪地用手揉了揉眼睛,没好气的摸起手机,看是谁在找我,当我看清来电者显示的名字之后,立马就接了。

  “喂,到哪里了呀,好,我马上过去。”

  说完,我便迅速挂断了电话,换好衣服就出门了,卧室以及外面零乱的一切都已经在这个人到来之前收拾好了。

  我匆忙地赶上了一辆去往客运站的车,看了看手机,异常不安地看着公车外的世界。

  今天的早晨已经要完全结束了,就快迎来今天的中午,太阳异常的猛烈,虽然这种太阳并不至于让人晒得出汗,但是我的额头却不断地冒出小汗珠子,外面的世界快速的移动,比以往都要快些,我这才稍稍安分了一点。

  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然让他等久了,又得被说一顿不是了。

  看着窗外快速移动的景物,时光仿佛会倒流一般,让我在一刹那间,又再次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人,其实是我的父亲,记得小时候,为了去领居家玩耍,就得完成一个步骤,那就是跟父亲说自己要出门,才能出去,父亲在楼上裁剪布料,然而我却很害怕跟他报告我要出门的消息,因为出门前总是要通过他的考验才行。

  但是为了出去玩耍,我也是豁了出去,迅速地跑上楼去找父亲。

  “作业写完了没有?”

  “写完了”

  “真的学会了吗?”

  “会了”

  “好,那我来考考你。”

  父亲说完,就拿起一张纸板,将一些加减乘除的算法写在上面,让我进行解答,我为了早点出去,我毫不犹豫就开始拿起笔来答题,单纯地认为只要答对了就能出去。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真的是太天真了,我是很快做完了题目,也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做完了一张纸板的题目,父亲又出了另一张纸板的习题,没好气的做好了另一张,父亲又刚好写完了另一张纸板的习题。

  就这样做题做了一阵,腿脚开始发麻,只好从一旁搬出一张凳子,坐在父亲的工作台旁,认真的答题,最后,让我做到了差不多到吃晚饭的时间才让我出去玩耍。

  时间过得飞快,零五年一下就跨越到了一五年,这个时间流逝的速度,就像是零五年睡一觉醒来就已经是一五年那样。

  父亲也变得好像真的没招了,开始向我这个本来电脑技术原本很差的人来帮忙操作电脑完成一些事情,而且比以往更专注地看着我的操作,相当认真的学习,问了很多基础操作的方法,然后自己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看一遍就让我离开,而是看了一遍,还得手把手教,跟我操作丝毫不差了之后,才放我走。

  今年已经是一七年了,我已经是在外工作的人了,离开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父亲独自一人坐车说是想要来看看我这边的情况,虽然百般推脱,但我也只好答应下来,前一晚就做好了准备工作。

  当我正好赶到车站的时候,父亲已经等候多时,阳光打在他那稀松的头发上,感觉时间又过了好几年,父亲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在想招出招,不过这些套路似乎已经对我不起作用,但是隐隐中,这种套路却总是给人带来一点家的味道,温暖滋润着我的心灵。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