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温心暖肺之粥
//shuangyashan.dbw.cn  2018-01-23 07:22:50

常伟

  过了小寒,腊八就一下跳到你的眼前了。

  按中国的传统习俗,腊八节一定要过,还得热气腾腾地过,大江南北、黄河上下都要以果粮熬之以粥,家家集全五谷,户户柴火熬煮,炊烟袅袅,香气飘飘,以敬谷神。

  无论年景收成如何,无论贫富易难,无论城乡农野,都要在腊八头天精挑细选五谷豆果,多达八至十种,少则三到五味,早早熬煮,粘稠成粥,出门前喝上一碗,温润肠肺,通体汗香。粥中常有红小豆、黄豆、芝麻、梗米、糯米、小米、莲子、大枣、薏仁、高粱米、大米等,讲究人家还有的加了少许肉丁、皮蛋、胡萝卜、坚果、姜丝儿等等。所以,现在的腊八粥越来越富有了时代气息与发展气息。邻里老友还时时捧出家门边唠边吃,呼噜噜的喝粥声和碗筷的扒拉声响遍小小村庄。对门挨户的不妨互换一碗,一边品尝一边交流腊八粥的做法和滋味,争得面红耳赤高下难辨是邻里间忒正常不过的事儿。

  每每腊八,我都会想起三十年前那个难过的冬天。父亲得了坐骨神经痛,没有钱买药,他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折腾个精光,包括从生产队分来的二百斤小麦三十斤豆子,还有五十多斤糙高粱。刚入腊月,家里只剩下一袋地瓜干和一小瓦罐玉米粒,这也是我们一家四口熬到夏天的活命粮。到了腊八,不谙世事的妹妹吵着要喝腊八粥,母亲愁容满面,看着躺在床上吭吭唧唧的父亲,无奈地叹气。父亲终于停下了吭吭,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母亲到奶奶家借些粮食来熬粥,母亲看着父亲那张生硬的脸,又看了看小妹,然后极其艰难地向奶奶家走。

  奶奶家早早就熬了满满一大锅腊八粥,那五印的大黑锅平端在门西旁的一棵硕大的家槐底下,像一头张着血盆大口哈着热气的巨形怪兽蹲在那里。锅里,无数只眼睛拼命地挤巴着,扑扑啦啦发出美妙的破裂声。

  母亲站在大灶旁,看着香味缭绕的粥锅,她往灶下低了低头,火苗儿像一颗鲜红的心脏在不停地上下跳跃,母亲的心也随着火苗儿跳起来。她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蹲下身去想给锅底添一把柴火,却被从屋里拿着碗走出来的奶奶制止了。

  给俺省点柴火吧,也不知道节约过日子。母亲红着脸站起来,顺势躲闪在一旁。奶奶瞪着大眼珠子看着母亲,问,大早上的就上这儿跑,有事吗?母亲嗫嚅了一会,终于说出了来这儿的理由。奶奶似乎很生气,她把铁勺子在锅沿上卡得啪啪响,气哼哼地说,分家了,就单过了,不要整天来老家找饭吃,想吃什么自己弄去,我们这里,还有一大家人呢!

  母亲的脾气也要强,她听不得奶奶的训斥,没等奶奶唠叨完,早已双眼包泪跑出了院子。回到家里,她把玉米和地瓜干用石臼捣成了糁粒,放进锅里加水煮粥,她要做一顿真正属于自己的腊八粥。

  过了没有半个时辰,爷爷进院子来,他用老家最大的黑瓷碗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他每走一步,碗里的两颗红枣儿就会像小船一样来回荡悠。

  母亲终于没管住眼泪,稀里哗啦抖落了一大袄襟,爷爷说,别跟你娘一般见识,她刀子嘴豆腐心,现在喜子爸有病,家里日子艰难,不要泄气,什么事儿都要往好处想,等明年开春,天气一暖和,腿痛好了,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爷爷走了,母亲把粥碗端给父亲,父亲不喝,说给我喝,我看着母亲通红的眼睛和妹妹那张要哭的脸,我强忍着馋虫劲儿努力地摇头,毫无底气地说,给——给——妹妹喝。

  妹妹高兴坏了,伸手就要去接那只大黑碗,却被母亲用手打到了一边,妹妹咧嘴哭了,母亲不管她,紧走两步把一碗粥倒进了冒着热气的粥锅里,接着又熬了半个多时辰。然后,母亲给每人盛上了满满一碗热气弥漫的腊八粥,一家人围坐在父亲床前的小桌上,吃了一顿暖心透香的腊八粥。

  过了年,父亲的腿病奇迹般好了,我们家里的日子就像爷爷所说的那样“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再没有因为吃不上饭而发愁。爷爷的话我至今还记得一清二楚,可那样香甜温心的腊八粥,我似乎再也没有喝过。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