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雪夜登山乐
//shuangyashan.dbw.cn  2018-01-16 07:20:07

沈学印

  连续几天的漫天大雪,把林区绿色的天地变成了洁白的世界。

  如果不是住在林区,如果不是在初冬雪夜去登山,怕是不会有此感觉的。

  这些年,我总是不到四点就出门,这已成为我风雪不误的户外课程。当然这是自我苛求的,因为我以此为乐,自得其乐。

  五更天冬夜,旷野一片漆黑。“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陶渊明)。飞雪白茫茫,覆盖山野路,耳边无声响,只见雪花“唦唦”舞在眼前,打在睫毛上,有种痒痒的感觉;展目望去,四周静谧,粼粼泛起的雪光,刺得两眼满目生花,一帘晶莹,皓洁寰宇,尽现天地,惟有空气的清新让人神清气爽,浸润肺腹,深吸一口都觉得甜甜的。

  都说雪是纯净晶莹的,此刻更多有了温润祥和、厚重安静,还有让人动情爱抚的蕴涵……

  这会儿,路上已有影影焯焯的晨练人,多半都是刚退休的闲人,他们是晨练登山大军中的“主角”,是健步健身健康中的“受益者”。遗憾的是年轻人寥寥无几。这遗憾好比夏日的海滩上,缺少了穿有比基尼的美女一样。这倒不是现如今年轻人不热爱生活,不喜欢运动,而他们对生命在于活动的理念还缺乏足够的理解。

  与我同行的老者多为女性,长我十到二十几岁。但她们登山比我快,爬山比我稳,行走更是领先与我。什么南山北山、梅花山庄飞机场,都不在话下,说去就去,说走就走,脚步稳健,来去从容,且都是“月朦胧鸟朦胧”的寅时,而日出东方百鸟争鸣的辰时,老人家已余兴未尽地把家还了……

  今年的雪似乎来的晚些,但铺天盖地的初雪还是给山林旷野披上厚厚的银装。尽管冬夜很黑,脚下的小路时而磕磕绊绊,但心情却与往常不同。伸手接过几片雪花,放在手心,嗅嗅味道,心底顿生心旷神怡之感。看看天,看看山林,无处不是“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的美景。站在峰顶,或山头的最高处,放声“早上好!”,便有回声响彻山谷。此时尚未日出,却别有一番心情。仿佛时间在停止,连风都在静谧地回避。置身于大自然,寄情于山水中,真得感到日子在慢慢消磨,没谁去理会那尘世间的喧嚣与烦躁,这触手可及的人间至乐,除此还能到哪儿去寻找?

  前年海南诗友来此,我带他看林中雪,把他乐的跟孩子似的,在雪地上又爬又滚,又喊又叫,根本不像是个花甲之人,完全回归到人之初的本真境地。他临别时说,这世上谁最幸福,也就你吧……

  行走在山间小路,夜色朦胧,但谁都不会担心迷路。一路上谈笑风生,常有幽默的笑料爆出,随之便是一阵“轰动效应”。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在看不清面孔的擦肩而过中,或山上山下、或林间丛中,将“早晨好”的问候从心底发出,把沉睡的山岭唤醒。在山径小路走着,不时会听到“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但那不是厚雪压弯翠竹的律动,而是飞雪弹奏松枝的圆舞曲。最具吸引力的该是那些可爱的小精灵,总能让你停下脚步与她对视,享受一回难得的与动物和谐共处的天赐良机。一天下山的路上,遇到一只小花鼠。或许她知道我们是常客,毫无陌生感,竟落落大方的停在路边,与我们久久依恋相望,直到我拿出手机才蹿上树丛,那乖巧的小模样,至今还留在我的“华为”里……

  那年夏天,我们在采山时发现过一窝鸟蛋,个个都跟乒乓球那么大,当时有人要“连窝端”,我却说“放它一马”。最终还是环保理念战胜了私己欲望,我们为它续续草,平平窝,欣慰地离去了。

  现在想来,我们不是作秀,只是从内心发出一点对万物生灵的怜悯和对大自然的热爱。

  其实,这也是人类最起码能做到的事,又何乐而不为?

  悠然山水间,俯仰天地万物,我们在感悟这些生灵的深蕴内涵时,岂不同时也在涤洗自己的灵魂,重归以人为本万事皆善的本真吗?

  人间至乐,在于体验。如何体验?到大自然中去也!

  住在林区雪乡真是一件幸事,雪夜登山更是乐在其中。我这么想着,便有了“斯文在天地,至乐寄山林”的感觉。

  因为,我闻到了寒冬将至的气息……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