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二 姑
//shuangyashan.dbw.cn  2018-01-09 08:47:06

王喜双

  二姑是一个性格刚毅、胸怀大局,有着医者仁心的女性。

  我童年的很多记忆,都和二姑有关。二姑家早年在集贤县,她的家人口众多,不是自己家人口多,而是外来人口多……那些年他们资助、收留过的亲戚、朋友和同事家的孩子约有20余人。

  二姑名叫王桂云,196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齐齐哈尔军医学院(第一军医大学前身),她是我们家族从农村走出去的第一个女大学生。据二姑讲述,她们读的是军医大学,毕业那年本该留在军区医院,但那个年代国家建设缺人才,地方医院到军校“抢人”,最后部队发扬风格,放手让她们那批毕业生去了地方。二姑最开始被分配到双鸭山市煤炭总医院,紧接着又响应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号召,去了集贤县永安公社(乡)卫生院。

  为了爱情,二姑夫也放弃了去大城市工作的机会,从沈阳农业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到集贤县农村工作(二人是高中时代的同学,一辈子感情笃深)。其实,以二人当年毕业的院校,留在国内某个大城市也不是难事。可二姑对此并无怨言,用她的话讲,都是受党培养、教育多年的革命战士,党指挥到哪,就打到哪,服从组织安排,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当时农村的医疗卫生条件极为艰苦,乡卫生院就是几间低矮的土坯房,全院上下仅有一张病床,冬天四处透风冷得不行;夏天更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可二姑不嫌脏、不怕累,和公社贫下中农打成一片,一起在公社的大灶台吃饭,一起推心置腹的唠家常;值班、出诊,不管风霜雨雪,随叫随到,因为工作突出、群众信赖,不到半年就被提拔为乡卫生院的院长。

  至今,二姑夫还时常和我们提起二姑当年在工作中发生的两件事,这两件事他终生难忘:

  一次,在风雪交加的寒冬深夜,一个老乡焦急万分地赶着马拉爬犁,从距离卫生院30多里外的“三不管”屯(现在的五七村)匆忙而来,他跌跌撞撞敲开了院值班室的房门:“大夫啊,你们快去我家救救我老婆吧,她不知得的什么急病,快不行了” !听着屋外呼啸嘶吼的风雪声,想着路途的遥远,几个年轻的值班大夫都面露惧色。见状,二姑毫不犹豫地站起来:“我是这里的院长,我跟你去”。说完背起十字药箱就和那个农民冲进了外面的冰天雪地……因为救人心切,爬犁车赶得飞快,到地方老乡回头叫二姑下爬犁时,却发现车上空无一人!原来,因为道路颠簸,疾驰中二姑不慎滚落下来。老乡又担心、又害怕,他急忙赶车原路返回去寻找,跑了几乎一半路程,才见雪人一样的二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他家的方向移动着!最终,病人得到了及时救治。而当时,二姑已经身怀六甲……好在那一跤没有伤着腹中的孩子!二姑夫每次谈及此事都心有余悸,而二姑则很平静地说:“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更顾不上害怕,只一心想着病人,就是爬也得爬到老乡家去!”

  还有一回是大年除夕,当时永安乡红胜村有个叫李金江的社员,半夜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来到卫生院,那孩子十分瘦小、脑袋耷拉着,呼吸微弱。经查,孩子患的是传染性肺炎,因为生活困难,孩子长期营养不良,情况十分危急,需要住院治疗。可院里条件也不好,床铺冰凉,面对这种情况,二姑毅然决定把大人孩子都领回自己家。当时,表哥和那个孩子差不多大,二姑也不怕孩子的病传染,不分昼夜地守在他身边,观测、检查、喂药,还自掏腰包买肉、买鸡蛋,给孩子补充营养,直到半个月后孩子痊愈。离开那天,李金江夫妇感激涕零地拽着二姑的手说:“感谢共产党,感谢王院长,救了孩子一条命!”

  在卫生院工作的那些年,二姑的足迹踏遍了全公社,为农村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应有贡献。

  1979年,因为工作需要,二姑被调到集贤县人民医院任科室主任,在县医院她一直工作到退休,每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90年代退休后,她又发挥余热,在双鸭山南市区开了一家诊所,期间经常接济附近一些缺医少药的弱势群体,同时还给他们做“思想政治工作”,鼓励他们要充满信心的生活。时间长了,邻里们有个大事小情,或是纠纷、争端,都愿意找二姑去解决,他们都说“王军医”面子大,说话大家都服气、都听。其实我能感受得到,二姑所做的一切除了对医生这份职业的无限热爱,更多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二姑不仅在工作和事业上尽职尽责,对家族也做到了尽心尽力、无怨无悔。

  上个世纪80年代,爷爷、奶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父亲在煤矿上班,在小学当教师的母亲常年体弱多病,很多时候都在生死线上挣扎,是二姑帮着联系入院,里里外外负责照料。二堂姐患病,不能独立生活,常年外地住院治疗,1993年春节,在二姑夫的主张下,夫妇二人把堂姐接回自己家中,每天督促服药、照顾衣食住行,20余年如一日!时至今日,堂姐仍在二老家生活。由于父母去世早,大学毕业后我和妻子就一直在外地打拼,还是二姑牵头,联合大姑和二伯父承担起照顾家中弟弟的责任,当年弟弟上学和成家的大多数费用,都是他们承担的。

  都说好人有好报,二姑今年78岁、二姑夫82岁,可他们身体依然硬朗,也许是受过军事教育的缘故,二姑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军人气质,腰板笔直,说话办事雷厉风行,看不出是个古稀之年的老人。1994年,二姑在集贤县人民医院退休,之前已是副教授级别,副主任医师。二姑夫在集贤县曾任公社武装部长、土地局局长等职,1997年在双鸭山市国土资源局退休,时任常务副局长。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一双儿女也非常优秀,学业和事业都有成;二老的孙子2015年从哈尔滨工程大学毕业后,被中国广州核电集团录用,目前从事重要的研究工作。

  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这一点,二位老人做到了。岁月流转、世事变迁,不变的,是他们忠于党的事业和对家族尽心尽力的那份赤子情怀!回首往事,他们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社会、更对得起自己无悔的青春!

  今天,在习近平总书记和十九大精神的光辉引领下,我们的国家、社会乃至每个家庭,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无论历史的车轮如何前行,时代都不会忘记他们那一代人,向他们风风雨雨的人生致敬!欣逢盛世,愿岁月静好,愿二位老人好人一生平安,健康快乐,长命百岁!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