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父亲的 自行车
//shuangyashan.dbw.cn  2018-01-09 08:50:37

史浩呈

  父亲的自行车早已不见了踪影,我只记得的那是一辆很普通的自行车,给我带来无尽的幸福感。

  我对父亲最早的印象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和母亲散心。等我上了小学,父亲常用自行车接送我。我坐在车杠上,父亲用宽阔的胸膛半围着我。一路上我看着沿途的风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拥有这样的任性与快乐?父亲还常常载着我和风赛跑,让我感受到他那一身使不完的劲,活力十足。时代在变迁,人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私家车也越来越多了。不过,这一点在我家体现得并不明显,父亲仍用自行车送我上学。看着同学坐着私家车经过,我再没有之前的惬意,愉悦,只害怕撞见同学。有一天,我对父亲说不要再坐自行车了。父亲怔住了,静静地看了我一会,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他那澄澈的眼睛里满是失落,望着那辆曾带给我们父子很多欢乐的自行车,他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微微动了嘴唇,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早上,我自己步行上学。和往常一样的路,我却突然感觉这条路是那样的陌生。我突然明白,我的虚荣心伤害了父亲。一瞬间,我感到十分后悔。那天晚上,因为家里还没有装空调,我们全家人打地铺消暑。记得睡到半夜,我听到“轰隆”一声,像是东西摔倒的声音。电灯被拉亮,原来是父亲的自行车倒了。父亲神色担忧,大步冲到我身边,连声问我有没有被砸到。我回答没有,却看到父亲那被砸中的额头正有一条“血蚯蚓”伏着。父亲摇头说没事,我却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抱着父亲呜呜地哭了起来。

  在那之后,我又坐上了父亲的自行车,直到小学毕业。如今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出行有了电动车和汽车,只是那辆自行车早已融进了我们父子的记忆里,永不消失。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