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不怕冷的 母亲
//shuangyashan.dbw.cn  2017-12-19 08:49:32

甘婷

  北国的冬天总是老早就来了。刚入十月,寒风就呼呼地与人们打着照面,然后就是大雪飘飞。站在风中,看着片片飞扬的雪花,我总会情不自禁想起母亲。

  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父亲突然病倒了。为了给父亲治病,我们投入所有,并欠下数万元的债款,可最终还是没能把父亲治好。那年雪花飞舞的冬天,父亲走了。

  父亲走后,家庭的重担落在了文弱的母亲肩上。母亲从小就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往日里的一切重活农活都是父亲扛,母亲只在家里洗洗刷刷。可如今,顶梁柱倒了,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需要抚育。看到此情此景,母亲只好咬咬牙,挑起了“顶梁柱”的重担:挑水、锄地、种菜……从早晨忙到夜晚,披星戴月的日子让文弱的母亲瞬间变成了一个女汉子!

  由于长时间的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我们兄妹三人已饿的面黄肌瘦。每每,在夜晚昏黄的油灯下,母亲紧紧地拥着我们,在我们脸上逐一亲吻,亲着亲着,眼角就亲出了泪花,额上也亲出了银发。“容妈妈想想办法,容妈妈想想办法!”她总是搂着我们焦急地自言自语。听得我好心酸。

  一天傍晚,冬天的风如饿狼般四处乱窜,屋外的雪花随着寒风漫天飞舞。我们兄妹三人挎着书包,踩着哧哧声响的积雪回到家中。刚进家门,母亲马上跑出来,心疼地说:“赶紧过来烤烤火!”我们烤着火,母亲却忙着为我们做晚餐。

  不一会儿,我闻到了一股腥味,一股久违的浓重的鱼的腥味!我像一只猫,嗅着鼻子。母亲裹着围裙,把饭菜端了上来。妹妹眼尖,一下就看见了母亲端上来的菜:“鱼!”母亲笑了:“赶紧趁热吃吧!”于是我们呼啦一声围着桌子狼吞虎咽起来。当我们已把一小碟鱼吃完了才下意识地问母亲鱼是从哪来的?母亲说是邻居送的,于是我们雀跃的心情如飞舞的雪花。

  只是,自此,邻居似乎天天都给我们“送鱼”,尽管我觉得奇怪,可我也不好问母亲。

  一天早晨,由于我出门匆忙竟忘了带语文课本,走到半路不得不跑回来。在经过乡间那条小河时,我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河岸边敲敲打打。走近一看,是母亲!她正拿着锤子和凿子撬开河里的冰块。“妈,你在干什么?”我问道。母亲被我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无比尴尬地说:“挖鱼,你怎么跑回来了?”我瞬间明白了所有的一切。我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而是埋怨地催促道:“妈,这么冷的天气,你赶紧回去吧!”母亲却说不冷,说话间拨了拨额上的发,我竟真的发现,她额上微微渗出些汗水。可是,她的手却被冻得通红而僵硬,还有些许血迹!

  看着母亲冒着严寒蹲在小河边一会儿敲,一会儿弯腰,一会儿伸手探摸凿开的冰窟,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泪水早已化成片片雪花,随风飞舞在这个寒冷的天空……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