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e网超市  >  娱乐广角
《奇门遁甲》这么“乱”,可惜了
//shuangyashan.dbw.cn  2017-12-18 08:20:48

  周冬雨饰演的雾隐新掌门“小圆”,从初出场时捧着书的文艺少女(左图),跟诸葛青云(大鹏饰)回到门派后却恍如低智儿童(右图),没有任何解释。

  倪妮饰演的铁蜻蜓,既英气又秀气,脸上的妆容哪怕大战后都一丝不乱,假睫毛扑闪扑闪。她和师兄诸葛青云的感情戏,哪怕在哭都能让观众笑出声来。

  柳岩又一次饰演“风尘女子”,可惜是丑陋的妖怪“大鼻毛”易容的美女。这个角色对整个故事的作用令人费解。希望柳岩不要把自己框死在这类美艳挂的肤浅角色里。

  【今日看片】

  东北网双鸭山12月18日讯 以往,总能在徐克的翻拍中找到一个坚实的理由。《新蜀山剑侠》到《蜀山传》用了28年,那是当代特效的集大成;《新龙门客栈》到《龙门飞甲》用了29年,以3D给武侠注入新冲击;然而,两部《奇门遁甲》(袁和平导演,徐克编剧)相隔35年,升级的只是有钱、有钱、有钱。

  观众期待新版的故事能够“升级”

  如果对老港片有情怀,大抵也会对《奇门遁甲》有憧憬。因为“第一武指”袁和平,更因为站在他身旁的徐克。《黄飞鸿》到《七剑》之后,你不知道八爷的功夫跟老爷的脑洞,这次又会碰撞出什么?但想象中,那一定是江湖的风云再起。可惜,想象远比现实旖旎,此前所有憧憬,只是加速《奇门遁甲》观影体验的崩塌。

  奇门遁甲,中国古代玄学秘术,据说是黄帝大战蚩尤时由九天玄女传授,历史上诸如姜子牙、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皆属代表人物。电影开头作了解释,奇门即时辰方位,趋吉避凶,遁甲则是隐藏于奇门异术中的无穷力量。

  早在1982年,袁和平就曾执导老版《奇门遁甲》,没大卡司也没大场面,胜在江湖术士各显神通。新版同为奇幻动作喜剧,但故事没有丝毫关联,重点在于把“奇幻”标签进一步落实。单从一条鱼的“演变”,就能看出差异。老版里,道士幻化出鲤鱼,让其下滚油锅捞钥匙,结果鱼被炸得外焦里嫩,临终遗言“我现在就死给你看”。新版的锦鲤,真身则是三眼鱼怪,暂且不论跟《西游降魔篇》里鱼怪是否有亲戚关系,吃人和画中藏身两处,可见脑洞和视效的升级。

  整部电影只让你觉得“乱”

  只不过,新版《奇门遁甲》的可看性只存在于这些零碎边角,挽回不了整体的断裂和散乱。

  首先,叙事的断裂。电影以章回体的回目分成六段,起初并无不妥。第一回刀宜长(李治廷饰)引出铁蜻蜓(倪妮饰)及其背后的雾隐门,第二回雾隐门老大(伍佰饰)在对话中引出在外寻找新掌门的诸葛青云(大鹏饰),第三回再由诸葛引出新掌门小圆(周冬雨饰)。可惜,再往后就成了叙事碎片化的遮羞布,第五回“灭门”跟第六回决战之间毫无过渡。就好像主创深知前面拍够100分钟,怕观众坐不住,于是啥都不说了,直接甩出一个回目,咱上结局,就当是无缝接轨。再比如,雾隐门赶往洛阳这一路,天妖赤目和白虎竟然耐心地干等着他们,没有一丁点祸乱人间的迹象,堪称年度好反派。

  其次,世界观的断裂。电影提出“天妖”的概念,天妖于人类上古之战中被封印,北宋年间卷土重来,肩负降妖使命隐藏民间多年的雾隐门找到新掌门,重获失传已久的上古秘术奇门遁甲,与天妖抗衡。但电影并未交待清楚,人类和妖物的关系是怎样的?从铁蜻蜓对大鼻毛很熟的语气、老大拿大鼻毛当传话筒,可知雾隐门甚至允许“妖”隐匿于闹市,并非诛之而后快。那么,人族和天妖的对立是全种族的,还是特殊个体的?小圆的身份也变得暧昧起来,雾隐门前任掌门黄裳(黄晓明饰)知不知道?又为何选中她?现在看来,她的身份除了最初遭受一点冷言冷语、后来变成逆天外挂,没有带来一丝“人性”的矛盾。

  此外,还有文化的断裂。奇门遁甲是东方文化,而《奇门遁甲》对标的却是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当年《四大名捕》偷师《X战警》,血淋淋的例子还在,没想到《奇门遁甲》反而走得更远。电影里,我们没看到真正体现奇门遁甲的机关、阵法和幻术,甚至就连袁家班最擅长的功夫都缺席。你记不住任何一场动作戏,打斗基本都是缺乏技巧的干吼硬拼。如果说蓝鸟的设计还有凤凰的影子,天妖赤目和白虎已经彻底的西化了,成了这个北宋故事里最不协调的存在,突兀感仅次于最后决战的草率收场。

  资本加持下的“土豪”式想象力缺乏匠心

  以往,总能在徐克的翻拍中找到一个坚实的理由。《新蜀山剑侠》到《蜀山传》用了28年,那是当代特效的集大成;《新龙门客栈》到《龙门飞甲》用了29年,以3D给武侠注入新冲击;然而,两部《奇门遁甲》相隔35年,升级的只是有钱、有钱、有钱。

  资本服务于想象力,有时也限制想象力,这是常态。而《奇门遁甲》反过来,想象力在资本加持下左冲右突,时不时暴露土豪思维。以幽冥山庄为例,该场景按照荒漠中的船来设计,确实大气。只是,从开封到洛阳当真会遇到这样的荒漠?此外,这场戏的作用只是让雾隐门途中停留,让上路前就产生的矛盾激化爆发。幽冥山庄的环境特殊性可有可无,未能体现任何实际意义,沿途随便一个荒村、山洞、小树林都足以承载这节故事。换句话说,这像整部电影一样,是为了宏大而宏大的假大空。

  我们偶尔缅怀手工时代,从来不是它的因陋就简,而是那份技巧和匠心。如今站在华语电影大工业时代,一不小心就落入技术和匠气的华丽堆砌。只能说,《奇门遁甲》,可惜了。 □江城(影评人)

  -小贴士

  非“合家欢”,不适合儿童观看

  从宣传片看,你会以为这是一部古装奇幻喜剧片。但实际上,前几回的几个镜头就可能把大人也吓一跳。比如一条锦鲤从浴缸里跳出来变成模样凶残的“三眼鱼怪”,一口咬掉人的上半截身体,留半截尸体横在地上;再比如,李治廷饰演的刀宜长为了救倪妮饰演的铁蜻蜓,被妖怪截了肢;还有满坑满谷的白骨,都是比较强烈黑暗系的视觉冲击。既然内容也没什么正向的教育意义,父母还是别带小朋友观看了。

原标题:《奇门遁甲》这么“乱”,可惜了

作者:    来源:新华网    编辑:贺佳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