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社会点击
益寿山上护鸟人
//shuangyashan.dbw.cn  2017-12-12 09:05:57

  东北网双鸭山12月12日讯(记者 赵明川 张涵)“下了一夜的雪,肯定有些老同志、脚力差的上不了山了。”69岁的刘少华看着窗外的雪自言自语道。12月10日一早,老刘把家里的小米、玉米米查子每样装了四五斤,包好了放到门口,又给几个老哥们打了电话,确定集合人数,落实鸟食数量。

  上午8点30分,10余名益寿山爱鸟志愿者在向阳小区4线车终点集合完毕,他们或提着小米、小米查子、大米,或拎着用5斤装豆油桶改造的鸟食盒子,冒着小雪向益寿山进军了。

  益寿山爱鸟志愿者协会一共有将近30名志愿者,平均年龄60多岁,刘少华是始发者。5年前,他们只有4个人。成立协会是一个月前的事,大家都有这个意愿,想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壮大益寿山的爱鸟队伍。但是大家也不清楚是什么部门来审批这个协会。总之,大家都是自愿的、公益的、正能量的,所以就大大方方地拉开了横幅,走向大山深处。

  “冬天,家雀不上山,山里的鸟也不出山。山鸟最远也就到山边的住宅小区觅觅食。”刘少华边走边跟记者讲起了爱鸟行为的初衷。“咱们益寿山加上云峰山总面积小,食物来源就少,大雪一下来可就苦了山鸟了。我们看到过有山鸟饿死、冻死的,还有饿死的鸟被地上的老鼠啃得只剩脑袋和翅膀。所以我们几个老同学、老朋友的想法一拍即合,入冬一下雪,我们就上山给小鸟投食。”

  “大家最快乐的事就是每次到投食点投鸟食时,林子里各种各样的鸟站在枝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像是在欢迎我们。大家投完食就站在远处看着,三四十个鸟食盒子各个都有鸟吃食。那种感觉就是付出有了回报,很幸福。”刘少华说。

  “这些年,大家都有一个共同感觉,冬天存活下来的山鸟越来越多了,开春时,很多害虫都被山鸟吃掉了,林子里的虫害也越来越少。如果没有这些安全越冬的山鸟,开春等燕子来了再吃害虫就晚了。”刘少华说。

  行进途中,一位晨练的中年男子跟刘少华说:早上山里上去两伙粘网捕鸟的,不知道在哪设的网。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心里都七上八下的。

  8点50分,队伍来到云峰山南坡的一块平坦处,这是第一处投食点。大家的不安应验了,投食点静悄悄的,没有一声鸟鸣。志愿者挨个检查鸟食盒,少了的添一点,进雪的往外扫一扫。没有鸟声,大家的话也少了很多。“本来满心欢喜地上山来,现在心里像堵了块石头。”刘少华说。

  继续往下一个投食点走,大家的情绪显然有些沉闷。记者提起了话题,对每个人进行了了解。

  提起协会的成员,刘少华如数家珍。“老陈今天没来,他可是个积极分子,益寿山上三处投食地点,近百个装鸟食的油桶大多是老陈收集的,割出一块方方正正的缺口,拴在树上很结实,大鸟也能进去吃食。”刘少华说。

  72岁的裴经礼家住春晖小区,是刘少华的同学,他每天都跟老伴沈桂兰到山上走一圈,三个投食点都要走一遍。一路上看看哪个桶里缺食了,哪样粮食变味了小鸟不吃,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刘少华。裴经礼说,每天过来走走看看,还能防着一些爱小的人偷鸟食。

  9点30分,队伍来到益峰山庄东侧的一片松树苗和玉米地相间的平坦处,这是第二处投食点,这里仍然静悄悄的。大家默默干完活又上路了。

  进入益寿山的林子里,69岁的张智慧开始学鸟叫,学得惟妙惟肖,不远处果然有鸟鸣声回应,大家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

  张智慧是地煤局退休的,是忠实的爱鸟志愿者。今年9月份,他在益寿山上看到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手里攥着一只很漂亮的小鸟,跟燕子差不多大小。就问他,为什么抓鸟?男子说,这只鸟太漂亮了,没见过,想拿回家养起来。张智慧说,这样的野生鸟已经会飞了,回家是养不活的。这时两只漂亮的鸟围着男子的脸飞快地飞过,大有拼命的架势,可男子还是固执地要把鸟带回家。张智慧拦住男子说,你看鸟的爸爸妈妈都来救他们的孩子了,你再不放,鸟爸爸鸟妈妈容易跟你玉石俱焚。男子最终听了劝,放了小鸟。小鸟刚开始学飞,每次飞行差不多三四米远。看着小鸟得救了,大鸟前后左右护送着小鸟渐渐飞远,张智慧大有胜利的感觉。

  协会志愿者都是忠实的爱鸟者。68岁的李女士家在香溪悦府,除了参加协会组织的爱鸟活动,她还常在自家窗外的窗台上撒些玉米碴子,总能看到小鸟来吃食。

  64岁的刘孝辉原在齐齐哈尔火车站上班,退休后和老伴来到双鸭山,跟儿子住一起。跟刘少华等18个人是骑行者车友会的一员,春夏秋骑车,冬天上山喂鸟。既锻炼了身体,又保护了大自然的和谐。

  10点,大家来到第三处投食点,星星点点有几只鸟儿在树上鸣叫。大家逐个找到鸟食盒子,添食、扫雪,有说有笑,干得不亦乐乎。

  要下山了,张智慧扯起衣角:“又刮个口,赵记者你看看,这羽绒服缝了又缝,都是树枝刮的。”裴经礼接过话题:“我这皮羽绒也刮了几个口了。”

  “哈哈哈哈,这都是咱愿意的呀!”张智慧说道:“夏天的益寿山,山也美水也美。现在白色路面修到山顶,路边还装了路灯,环境多好!这里每个人的青春都已经老去,但是我们都有一颗火热的心,去爱护环境,保护大自然的和谐。我们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爱鸟的队伍中来,让害鸟的人破坏生态的人无处藏身。”

  大家的背影渐渐远去,啾啾鸟鸣依旧在林深处若隐若现。大自然的和谐是这些志愿者执着的坚守,这啾啾鸟鸣正是他们心中的希望。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