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我读高中
//shuangyashan.dbw.cn  2017-12-12 09:05:56

张兴德

  “韶光正璀璨,家境不堪言。

  我读高中父流汗,点点滴滴血泪溢心间。

  破釜沉舟志,朗朗楚国天。

  养育情深岂能负,精卫衔石沧海变沧田。”

  这是我二十年前读高中时填的一首词。可惜的是,我的高中生活太短暂,仅此一年,却是我生命旅途上最难忘的一段。尽管它充满了苦涩辛酸,充满了迷茫落魄,然而,正是走过了那段艰辛的路,我才读出了七彩的人生。

  冬天,天亮的很晚,每每走到离家八里路的香兰中学时,才见到黎明的光环。有一天,北风夹着“大如席”的雪花,步行更加艰难,要走两个多小时,迟到已是必然。

  “快下课了,你今天还来干啥?”

  “上午还有三节课,为啥不来”

  “好,你顶我!上次考默写元素符号时,你仅写对了一个元素符号‘氧’,还有什么理由迟到?”

  我眼含着泪,实在无话可说,“我不念了,行不行?”转身便走出了教室,狠狠地将门带上。

  外面,带着刀的狂风夹着大片大片的雪花,飞旋着落到了地面,又被卷向空中。我的心和眼前的风雪融在一起,冷冷的,打着旋┈┈,封冻了我血脉里那滚动的江河,淹浸了我苦苦求学的一片赤诚的心。

  “铃铃……”一串铃声传来,告诉我下课了。不行,我不能就此辍学,于是,我又返回了教室。

  半年过去了,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次学校举行的化学竞赛中,我以91分的成绩名列榜首。给我发奖的还是那位化学老师,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知道她那深情的目光要说出什么。

  就在我读高中的那一年,我家的生活是最困难的,全家七口人,只有我父亲在生产队劳动。每到周六、周日我都要带着课本到生产队干活,挣点工分,来减轻父亲肩上的担子。每到周末,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天能下雨,而且越大越好。可惜,赶在周末下大雨的日子毕竟不多,我只好扛着锄头在荆棘丛生、一望无际的田垄上铲出明天的希望。多么艰辛的岁月,劳动整整一年,人均只能分得三十斤小麦。夏天,天很长,如果能在中午花一角一分钱买两个馒头,蘸点儿免费酱油,喝一碗凉水能足足高兴一下午。因为在我读高中的一年里,很少吃午饭。

  祖母年岁已高,母亲身患重病。无奈,我的高中生活只好作罢。那年,我才16岁。就在人生这黄金的季节里,我没有播种希望,没有播种未来。我的心被那困苦的岁月烧焦了,我的双脚被那长长的求学路磨破了。无情的现实掩埋了我灵魂中刚刚扬帆起航的船只。但是,我没有就此消沉,没有就此放弃。我深信,未来仍旧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能主宰自己命运的唯有自己!

  正是这段苦不堪言的岁月磨练了我,熔铸了我今日的刚强和坚忍,成为我人生长河中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

  (作者系双鸭山市双语中学校长)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