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社会点击
班长老陆二三事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7-12-05 08:50:33

  东北网双鸭山12月5日讯(记者 安丽)老陆中等个,微胖,一说话总是嘴角上扬,看上去根本不像带兵班长威严的模样。可人不可貌相,在带兵方面,老陆却有自己的方法,让战士们不得不佩服。

  老陆本名叫陆春雷,是位有着7年兵龄的带兵班长,由于他平时做事认真、老练,双鸭山边防支队饶河机动中队的战士们都称他老陆。

  亲如兄弟

  2013年,班里来了个新兵叫徐守祜,本科生,军事素质不错,年龄也比老陆大两岁。除兵龄长一点儿,老陆所有的优势一下子没了。为展现班长的风采,训练时老陆总比别人付出得多,他还手把手地教徐守祜军事动作,让其很快适应部队生活并成为训练骨干。

  省边防总队军事技能大比武,老陆有伤不能参加,他就推荐徐守祜,还送了双跑鞋,鼓励他:“好好干,凭你的素质将来肯定有出息。”在老陆的鼓励下,徐守祜的训练热情高涨,表现十分优秀。

  起初,徐守祜大学毕业入警是想提干,但由于超龄了,他的警官梦没能实现,一度情绪低落甚至产生了退伍的念头。老陆发现后,推心置腹地跟他交心,并把部队战士、士官成才建功的事讲给他听。渐渐地,徐守祜的训练热情重新燃起来,他与老陆并肩训练。后来转了士官,被调到省总队训练基地担任军事教员。说起老陆,徐守祜感激地说:“他真是个好班长!”

  无言“战友”

  老陆当过训犬员,当时,他训的是一只史宾格犬,刚接到手时,这只史宾格犬胆怯怕人,无论是哄还是牵都不肯出笼子。其他训犬员都牵着自己爱犬到处溜达,老陆只能抱着它,整整抱了一周它才慢慢接纳了老陆。

  夏季天气炎热,警犬厚厚的毛发压在身上,训练热情不足,老陆就买来理发工具为爱犬理去长长的毛发,还经常带着爱犬去江边洗澡。

  冬天外面冷,他准备了条被子放在笼子里,让爱犬有了温暖的家。爱犬得了皮肤病,他买来药膏为它擦拭,看着警犬一直用舌头舔着自己,老陆明白这是在向他表达谢意。

  “慈母”情怀

  去年11月,老陆因创伤性滑膜炎到哈尔滨做手术,在医院遇到了小高。小高是他班里的战士,因腿部摔伤在这里治疗。住院后,小高心理波动大,情绪不稳定。“老陆”主动跟院方沟通,最终与小高住进了同一间病房。这样,老陆跟小高天天吃住在一起,与他聊天、唠家常、疏导思想,小高的脸上渐渐由“阴转晴”。

  老陆很快出院回到单位。之前陪护小高的一直是由驾驶员小夏承担,由于勤务工作需要,中队准备更换陪护人员。老陆听闻后便主动请缨,队领导考虑到老陆处于康复期,在医院有什么不适可及时就诊,还能跟小高一起做康复训练。于是,老陆又回到了医院。

  由于长期住院,小高对医院的饭菜没有食欲,老陆就想办法给他改善伙食。早晨天刚亮,老陆就起床,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去买早餐,医院附近饭店少,每次都要走很远的路,回来时眉毛上结了一层白白的冰霜。但见小高“狼吞虎咽”地吃光饭菜,他的疲惫感瞬间消失。

  老陆家是哈尔滨市的,父母知道他在医院陪护想让他回家里住,但家距离医院较远,通勤也不方便。夜里,他就租个陪护床搭在走廊对付一宿,每天凌晨五点还必须撤走。虽说不冷,但每天这样打游击根本休息不好。老陆护理小高十分用心,生怕小高有心理波动,每次检查、治疗,他都陪在身边。

  小高病情稳定后回到驻地医院疗养,护理送饭的任务还是由老陆承担,他说让别人送他不放心。从单位到医院有两公里,一日三餐就是十二公里,一个月下来,三百六十公里。徒步中,老陆的腿伤也得到了锻炼和康复。

  这就是老陆,边防线上的一名普通一兵。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