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灵魂的舞者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7-11-14 10:01:27

林艳红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尼采

  初识锐姐是在两年前去八五二农场采风,也是稻浪飘香的时节。当一群文友置身在蓝天白云鲜花中,相互问候时,一台精致的轮椅和轮椅上的锐姐,让我心底不觉“啊”了一声,随后史铁生坐在轮椅上的画面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那年锐姐50岁,叫马才锐。而我却喜欢叫她锐姐。敏锐,聪慧,睿智的意思。她梳着齐到耳上的短发,看起来特干练。黝黑闪亮的头发,似乎还散发着清扬洗发水的馨香。瘦削的肩膀和那件紧裹着身体的浅绿色外套,外加那条柔柔软软的套在腿上的黑色裤子,让我心底流过难过。她和我一样也带着眼镜,微黄的脸颊上总映着一朵朵小菊花,在灿烂地跳跃着。一阵笑声飘过,大家便说锐姐曾在2014年5月获得“全国自强模范”称号,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我想那应该如一束光照亮了锐姐的世界。

  看着她微扬起的唇,珊瑚西柚色的口红在阳光下特别好看。她不太说话,但每一句话都那么真诚。她说她读过我的文章,也认识宝清的几个文友。我似乎特别想和她聊聊,但又生怕触碰锐姐的某处痛。便把太多的疑问闷在心底。

  当我们去八五二蛤蟆顶子采风时,一直不离不弃推着轮椅的锐姐的二姐,便在大家的帮助下,把锐姐和她的轮椅抬到了海拔500多米的山顶。二姐说,这是锐姐第一次到山顶俯视生她养她的家乡。我看见迎风而坐的锐姐,眼镜后面闪烁着亮晶晶的泪花。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规划,她静静地放眼山下五彩斑斓的锦绣与繁华。

  这个世界也许有太多东西,都是静悄悄的、无奈的与锐姐失之交臂。坐在轮椅上的人生,如果不经历生与死的淬炼,又怎么成就一指风华。史铁生在轮椅上用尽15年的苦苦挣扎与思考,写就了《我与地坛》。而锐姐呢?何时轮椅成了她的双腿,而她又是怎样度过那慢慢长夜。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再重逢时已是两年后的金秋,去饶河农场采风。锐姐的头发依然黑亮黑亮的,两年的时光,七百多天,她反倒更容光焕发,一定是文字濡染了锐姐的气自华。天如人愿,我和锐姐成了室友。当二姐把她从轮椅上抱到床上时,我傻傻地看着她完全失去知觉的双腿,有一股无限的敬仰之情充盈着我的心,我极力掩饰着那份惊讶与心疼,但怎么会逃过锐姐的法眼。

  她云淡风轻地说:“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老铁道兵之家,刚出生不久得了一场重感冒,结果在屁股上打针时,也不知那个赤脚医生用了什么魔法,居然一针就扎毁了我的坐骨神经,据说,很多医生想找到这根坐骨神经都很难,可他居然把我从天堂扎到地狱。也许是老天让我过另一种人生,半辈子的轮椅生涯想想都可怕,可我不也一天天过来了么!”

  锐姐的一脸从容与淡定反倒让我极度的局促不安起来。

  是啊,这一天天累加起来的人生,锐姐又是咋捱过来的?

  我看见锐姐一直趴在床上,仅靠那只右手,完成了我们健康人的许多事情。我又想起史铁生,其实他在20岁失去双腿时,他一度在生与死之间挣扎了好多好多年。而锐姐似乎已经认定命运的安排,用无尽的勇气和微笑还有坚持把枯燥、艰难、无味、悲苦的人生燃起火花,在文学的殿堂里驰骋遨游,在书的海洋里漫步独舞,在图书管理员的岗位上默默照亮别人,在北大荒日报的网络文学编辑中,经她编辑修改推荐发表到平台和刊物的作者有上百人,几百篇,几百万字。惊诧敬佩中我还得知,她在北大远程自学了二级心理咨询师,她组建的文学社有25年历史,引领着很多文学爱好者朝着梦想的天堂跋涉。而锐姐是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残疾人作家协会副主席、北大荒作家协会理事、红兴隆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她的散文《写满露珠的鲜花》载入《黑龙江文学大系》,作为大学的选读教材。长篇小说获得黑龙江省文化厅举办的“黑土地杯”征文三等奖。

  面对锐姐的这些斐然成绩,我不想再去挖掘锐姐如何化茧为蝶浴火重生的,我只想在心底默默为她点赞。

  当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缓缓升起时,我依然在锐姐那满当当的收获中酣睡。

  “艳红,你把木梳借我用用,我忘带了。”清脆的嗓音穿过厚重的墙体钻进我的耳鼓,迷糊中我起来把木梳送给她说:“哎呀,锐姐,这么溜光的头发还梳啥?”

  “一大早上的,也不能不梳头啊。”锐姐认真地一下一下梳着她顺畅又挺直的短发。

  我眯着双眼忽然清醒了,这是一个精致完美的女人。如果不是残疾的躯体,锐姐应该会把生活过得更加活色生香,甚至会比我们这些一起相约采风的文友们,更加温暖和精彩。

  谁又敢说锐姐的日子不精彩?

  当我们乘车登上海拔800多米的大顶子山时,锐姐的脸上泛起了红光,一抹斜阳的余晖映红了锐姐坐在轮椅里的娇小身材。灿灿中,她心底划过无限感慨万般激动和满满的自信。

  漫步在乌苏里江畔,湛蓝幽静的江水如一面大大的镜子,用广袤深邃的目光,包容世间的一切丑恶与伤痛,如一位知性慈祥的母亲,用她博大的爱迎接我们的到来。

  我静静地站在江边,清澈的江水中,欢快跳跃的小鱼像一个个撒欢的孩子,嬉戏笑闹中把日子熏染了无尽的幸福和喜悦。而锐姐手握轮椅扶手也在眺望着江水的对面。是的,给她一双腿,让她去飞奔,她会跨江海;给她一双手,让她去描绘,她会写满未来;给她一个杠杆,她会让世界转两圈。锐姐的脸上漾着浓浓幸福和坚毅。

  江的对面是俄罗斯村落,山的对面是另一个天地。郭颂一曲荡人心魂的《乌苏里江船歌》,把饶河农场的美装进我们心底。徜徉陶醉中,我和锐姐留下最美好的相片。离她那么近,我似乎可以听到锐姐心灵深处蓬勃激荡昂扬的律动。

  晚宴期间,我又一次坐在锐姐的身边。我不停地给她夹菜,我想让她品尽桌上的每一道美食,我还想多为她做些什么。我忽然觉得我健在的四肢仿佛已僵化,我缓慢跳动的心脏已衰老,我任性的思绪依然在自我的空间飘荡……远不如锐姐满心的激情和感动,满眼的深情和豁然。

  我看出她内心的激动和感动。她举起这杯浓烈的酒一饮而尽说:“今天她登上了大顶子山,这是她人生中的最顶峰;又在乌苏里江边留下她最美的瞬间;还亲临边防哨所,见证了军人们守家卫国的神圣和伟大。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如果不是文字,如果不是坚持,如果不是梦想,我们来自双鸭山红兴隆的10多名文友,又怎能圆了锐姐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梦,又怎能在“蓝水、绿城、丹史”的大美饶河农场相遇。

  昨天我特别想写写锐姐时,朋友就发来锐姐写的《当雪花爱上梅花》。锐姐在文章中这样写着:“虽然我浑身上下只有右手还有活动能力,但我不聋不哑不盲,比起我的导师海伦·凯勒,我是多么幸运。正是在我的凯勒导师精神的感召之下,我克服重重困难,把自己当作一块淬石,在土里熬,在油中炼,在火上烤。”

  简简单单的“在土里熬,在油中炼,在火上烤”这12个字,让我们回到现实生活中的“吃喝拉撒”时,这其中的况味更与何人说?但锐姐不念过往,不惧将来,心怀感恩地活在当下。

  我们能做到的,她也能做到;而我们做不到的,她一样也可以做到。在我眼里,她只是缺少了可以代步的腿脚,而她灵魂深处却跳跃着无数的梦想和火花,如舞者在黑暗里倔执,刚强地舞着,点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