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双鸭山文化  >  杂文
一个普通人的励志故事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7-04-25 08:27:14

缨子

  如今双鸭山人在北京的有许多,翁哥算是其中的一个。去年8月13日,恰逢周末,他回双的翌日,便急切地过来看我和爱人。说起来,他到北京定居已经16年了,还是2006年夏天回来我们见过一次,转瞬已是10年没再见面了。久别重逢,自然是一番欣喜、亲热和感慨。

  65岁的翁哥和我一样,已是满头华发,但是精神矍铄、精力充沛,看上去非常健康。我想这主要可能是他目前赋闲在家,衣食无忧,没啥愁事,身在首都,心情舒畅,心态又好。他仍一如当年那样,十分健谈,只要打开话匣子,别人基本插不上嘴。来我家大半天,几乎都是他“一言堂”,我们俩口子只有当忠实听众的份儿。

  因为都是在四方台长大的,他弟弟又和我同在四中一个年级念书,所以原来也知道翁哥,然而真正走近他,还是1981年10月我和爱人结婚后安家在四方台13委,我们两家是前后院邻居,他爱人孙老师和我们俩口子又都同在四方台矿三中教书。翁哥是个“热心肠”,我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他总是主动帮忙,如,我到市里买黑白电视,是他陪我一起去的;给我家新做的书柜镶玻璃门,也是他来给镶的(他是木工)。记得有一次,我叔叔从市里来我家,为了给叔叔做点好吃的,我跑到翁哥家借了10元钱。那时,我们俩口子在学校工作时间不长,工资非常低,特别有了孩子后,用钱的地方多,有时真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

  大约是80年代的中期吧,翁哥突然把工作办到新安矿去了,他家孙老师也同时调到新安学校教书去了。尽管我们百般不舍,也没有什么办法,我只能祝他越来越好。搬家那天,我也帮了他一回忙,一直把他们一家送到新安矿。打那以后,毕竟不在一个矿上,我们联系的便少了。他到了新安矿以后,先是在矿总务科当木匠,后来孩子念小学以后,为了督促孩子念书,他又把工作办到学校,在学校当木匠,总之,为了儿子他怎么做、怎么吃苦,都毫无怨言。再后来,煤矿进入十年危困时期,不少人纷纷跳槽南下打工,翁哥没有南下,但也在琢磨想什么法子能让自家早日过上“小康”生活。经过反复市场考察和预测,他选中了做豆腐。于是,他要办停薪留职利用自家一楼的仓房做豆腐。他爱人孙老师起初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这么干,好端端的工作说不干就不干了,非要去做什么豆腐,简直不可思议。不过,翁哥看准的事,就是天王老子也休想让他改变,孙老师犟不过他,只好由他去吧。就这样,从来没做过豆腐的他,开始做起了豆腐。这吃豆腐容易,做豆腐难,特别是卤水点豆腐,劲小了豆腐沾“包”,劲大了豆腐做出来又不好吃,口感不好。于是,他放下架子向有经验的老师傅虚心求教,在实践中又反复摸索,没事时就搜肠刮肚、冥思苦想。不知费尽多少心思,吃了多少苦,遭遇多少次失败,他终于熟练掌握了制做豆腐的全部工艺和技巧,把豆腐做得那真是一个叫绝,又白又嫩又软又好吃,在整个新安矿出了名。因为他家住在8号楼,所以他将自家的豆腐命名为“8号楼大豆腐”。为了区别于别家的豆腐,他给卖自家豆腐的小贩做了带有“8号楼大豆腐”的红袖标。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还雇了两个小工。做豆腐很辛苦,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的觉,常常是晚上算着算着账,便困得头一歪就睡着了。虽然苦是苦点,但是凭着辛苦也有可观的回报。他每天能做10板豆腐,除了付给小工的工钱,每板豆腐他能净赚6元钱,一天就能赚上60元,一个月就是1800元。而在当时,我们一个人每月的工资也就100多元,他一个月做豆腐的收入差不多赶上10个人的工资了。

  1995年,翁哥的弟弟搬到北京居住,他弟媳开多年商店挣了一笔不菲的钱,在北京郊区买了楼,当时有优惠政策,可以落一个人的户口,于是弟弟、弟媳就把孩子的户口落到了北京。翁哥为了给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便也随后在北京顺义县(后来改为顺义区)买了一户楼房,也得到可以在北京落一个户口的优惠待遇,自然也就把孩子的户口落到了北京。把孩子办到北京念书,这时的孩子已是初中生了。由于爱人的工作还在新安,他们的家还没有搬到北京。孩子到北京学校念书后,第一个学期下来,全班63名学生,他考了个62名,只抓住一个垫背的,学习非常吃力。已经开始懂事的孩子不用父母多说,自己便默默给自己施加压力了。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余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而在花钱上却非常节省,吃烧饼在家能吃5个,可在学校他却只吃2个。一个学期下来,孩子的成绩升到了前30名,可体重却从原来的160多斤减到了115斤。放寒假孩子从北京返回双鸭山,由北京坐到佳木斯倒车,翁哥不放心,也是想念孩子心切,赶到佳木斯接站,孩子刚一下火车,父亲几乎认不出儿子了,孩子已经瘦得形如枯槁了。于是,爷俩抱头痛哭。

  到了2000年,孙老师办了随破产矿提前退休手续,翁哥和爱人孙老师便举家搬到了北京。到北京后,不甘寂寞的翁哥又贷款在顺义阳正买了一块地办起了肉牛养殖场。孩子也很争气,通过自己努力,不仅考上了北京工商学校,而且毕业后还在顺义考上了城管执法局的公务员,现在38岁的他已是副科级干部了,儿媳妇是高中教师,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他们的儿子已经有4周岁了。

  说起这些,翁哥神采飞扬,很知足的样子。前些日子,在孙子过生日的时候,他给孙子的礼物是类似座右铭的几句话,他想好后,让别人用电脑打出来的。内容大致是:要能吃苦,要勤俭节约,要知道感恩,要孝顺老人,要立志,有志气,要谦虚,讲文明,懂礼貌,人生要乐观。一共是十句话。我听翁哥不止一次说他小学都没念完,就辍学了,为了给弟弟、妹妹念书创造好条件,他自己过早地步入社会,承担起家庭的责任。父亲在一次井下事故中不幸罹难,家中孩子排行老大的他也就过早地立世了。他下过井,在井下当铁道木匠,后来才辗转调到井上。然而,没读过多少书的翁哥却是一个说出话来非常有哲理又有趣的人,做事也十分知书达礼、胸怀豁达。

  现在的翁哥可以说是“功德圆满”了,应该好好享受自己的晚年了。就像一只蜡烛一样,以前光照亮别人了,现在剩下的不多的一点小蜡头,也该照照自己了。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愿翁哥的晚年像秋日天空的晚霞绚烂多彩,熠熠生辉;又似一瓶陈年老酒满口弥香,悠远绵长。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