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双鸭山新闻网  >  社会点击
你是我毕生的骄傲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6-12-12 08:19:52

  东北网双鸭山12月12日讯(记者 安丽)这些年,艾宏宇一直在忙工作,留给家人的总是忙碌的背影。

  今年2月4日晚上,他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父母明天下午分局开大会,没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给他打电话了。接着又告诉父母今年春节他不值班了,可以回家过年了。这是艾宏宇留给父母最后的声音。

  艾宏宇的父亲艾进中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对家庭教育格外重视。退休前,艾进中曾在双鸭山矿业集团做了10年党务工作。早在岭西区居住时,艾进中就在自家平房前立起一根高高的旗杆,每逢重大节日,全家人都会庄严升起国旗。

  “以德为人、以品为事、以俭为生”,在这12字家风的熏陶下,艾宏宇成长为了不可多得的公安政工干部。艾家也在2004年被评为“双鸭山文明家庭标兵”,在整个双鸭山矿业集团也是独一份儿。

  良好的家风给艾宏宇传递了满满的正能量,他对父母的关爱也是格外细心。母亲患有焦虑症,需要每天服药。艾宏宇工作太忙,不能陪在身边,每次买回药后他都要把每天吃几次、多大剂量给母亲用大字写在药盒上。

  艾宏宇生前连续八个春节没在家陪父母过,他总是说:“我是班子里最年轻的,我代这个班儿最合适。”

  对此,父母难免有些唠叨:“八年来,都是你妹妹、妹夫陪我们过年,且不说他们从沈阳大老远拖家带口折腾过来,细想想,你妹夫也是家里的独子啊,换位思考,人家的父母怎么想?”

  但埋怨归埋怨,看到儿子总是能够为同事着想,父母也就释怀了。

  艾宏宇走了,父亲艾进中一下子瘦了25斤,患有焦虑症的母亲病情加重,情绪时好时坏,整天抱着遗像喃喃自语:“儿啊,什么时候给妈送药来啊?”

  这一年的春节,没有丰盛的年夜饭,老泪纵横的父母肝肠寸断。就是直到现在,晚上听到走廊有脚步声,艾进中和老伴有时还恍惚感觉是儿子回来了。

  69岁的老父亲将对儿子的思念化作了一行行诗文。

  《念儿》

  宏宇长逝家清冷,

  满屋晃着你身影;

  擎天支柱突崩塌,

  老来无依心似冰。

  很想再听叫爸声,

  心知此念已难成;

  长夜漫漫难睡去,

  盼望见儿在梦中。

  《哭儿》

  宏宇英年却早丧,

  老年丧子痛断肠;

  千呼万唤儿不应,

  唯有双手抚警装。

  报效国家酬壮志,

  怎能早逝归天堂?

  舔犊之情尚未了,

  父母两鬓愁成霜。

  艾宏宇去世后,许多来到艾家慰问的人见到两位老人都不禁声泪俱下……此前,对父亲艾进中来说,很多人的名字都是陌生的,可如今,他们视艾宏宇为亲人,因而视艾进中为亲人。

  一个名叫刘云飞的孤儿,因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行动不便,艾宏宇在一次公益活动中结识了他,经常去看他、鼓励他:学一门手艺,让自己活得更有尊严。听了艾宏宇的话,刘云飞正在努力成为一名专业按摩师。这个不爱说话的孩子,只有见到艾宏宇时,眼神中才能透出喜悦。就在去世前两天,艾宏宇还给小云飞送去新买的线衣线裤。

  人们都说“子承父业”,可自从艾宏宇走后,他生前留下的遗憾让艾进中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父承子业,儿子没做完的事,我接着做。”他和老伴儿商量后决定:继续资助和照顾孤儿刘云飞。

  从警二十年,艾宏宇交出了一份份优异的答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省优秀共产党员”、“全省公安系统优秀政治工作者”、“全省优秀青年志愿者”……

  “儿子,你是好样的!你没给警察丢脸!我和你妈妈为有你这样优秀的儿子而感到自豪,你是我毕生的骄傲!”艾进中将“以德为人、以品为事、以俭为生”的家训永远地镌刻在了艾宏宇的墓碑上……

  记者手记:

  早就听说过艾宏宇的名字,可真正与他结识还是2012年11月16日,那一天,他陪同我采访了一位普通的基层民警。

  初冬的寒冷,让人一下子很难适应,特别是偏远山区的风似乎吹得更猛烈。当天一大早,沿着蜿蜒崎岖的山路穿行,我和艾宏宇一起赶往双桦派出所,采访民警王同山。一路上,真切地感受到了“九曲十八弯”的危险,特别是之前下起的小清雪还没有散去,再加之天气寒冷,路面已经结上了薄冰,虽然车子换上了雪地胎,但是行驶还是异常地艰难。

  “现在的天,就已经这样难走了,再过些天,下起大雪,这路就别提有多难走了,可想而知,我们的民警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怎样工作的,这其中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一路上,艾宏宇向我介绍着基层民警的辛苦与不易,至今他的话语仍清晰地在我耳边回响。

  几天前,在参加艾宏宇事迹采访报道座谈会时,我第一次见到了他的父亲艾进中,这位69岁的老人看着让人心疼,在发言时,他的眼圈几次湿润,但泪水却始终没有落下来,他是一位坚强的父亲,更是一位伟大的父亲。

  座谈发言时,老人几次深深鞠躬感谢领导、战友和社会各界对他们一家的关怀和照顾,看到这一幕,让人不止是心疼,还有心酸,鬓染白霜之时失去了心爱的儿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此时,一切的语言都显得是那样苍白,我们唯有立足本职岗位,踏实工作,才是对艾宏宇最好的告慰。

  向艾宏宇致敬!向艾爸爸、艾妈妈致敬!

作者:    来源:    编辑:杨宏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