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北疆文艺 > 艺术人生 正文
潘长江:亲手导出"农民精神领袖"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1-05-27 08:56:00

曾经喊出过“要为小品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潘长江,却屡次在小品舞台上受挫,这个像“春晚斗士”一样的老牌笑星,连续三年被春晚拒之门外。所幸,他的“战场”已经改变,他将他的重心放在了“能人冯天贵”上,一个他一手导演出来的“农民精神领袖”。

“不毙才怪!”

第一次得知小品最后关头被毙时,潘长江心情格外沮丧和崩溃,觉得“在春晚舞台上不出现,这一年就好像啥也没干。”到今年,潘长江反而变得不那么纠结和一腔热血了,而是轻叹一句:“没想到这片战场越来越残酷,我现在几乎无能为力做这些事了。”

这时的潘长江,远不像舞台上的活蹦乱跳、欢歌笑语。他眯着眼,皱着眉,两只胳膊杵在桌上支撑着头,连续几天的感冒发烧让他显得格外憔悴。

“遭罪,累,体力透支,力不从心。”身为导演的潘长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疲惫。

“以前觉得当导演挺牛、挺威武的,哪想到这么苦啊?转身当导演本来挺不容易,导了一部不容易,现在导了三部,本来导就够了,还要演,真的很难承受这种压力,有点想打退堂鼓了。”连导带演三年后,潘长江终于体会到:导演这把交椅不是谁想坐就能坐得上去的。

说回到小品,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老潘对春晚开始提不起精神来。

“第一年忙《清凌凌的水蓝莹莹的天1》,11月做后期,就一个半月时间,包括调光、配光、混音、补录台词和音乐等等,我压根儿没时间去春晚。第二年拍《清水2》,也是这种情况,我递上一个本子,本子没通过,被毙了。今年,我用6天时间打磨小品,参加四审时被毙了,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应该毙。以前在春晚打磨一个小品都需要三个月时间,这次只用6天,不毙才怪。”

让潘长江对春晚小品心灰意冷的原因还不只这些,小品大环境的低迷令人堪忧。他一方面留恋“过河”时的风光无限,一方面对小品未来感到茫然。

“小品现在越来越难演,无论啥小品,恐怕都得承受很多的骂声。那还不如不演,让观众保留一个好印象,一提潘长江就想到《过河》《桥》,让他们留恋我,想着我,多好啊。很多网友说,潘长江,我们期待你的小品再次在央视春晚出现。我说,我也期待,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小品突破很难了,以往都是以说为主的小品,有了我才有突破,歌舞小品我演过,魔术小品我演过,你说小品还能怎么演?怎么演才能演出花儿?”

“他们没有白吃这个城市。”

现在,让潘长江略感宽慰的是他自导自演的电视剧《能人冯天贵》终于在“央黄”播出了,他笑道:“虽然小品被毙了,但过了年有这样一部大戏播出,我还哪来的挫败感?”这个有着小身材大智慧的男人,正将自己的视野一点点打开。“毕竟,小品用十分钟讲述一个故事,逗大家哈哈一笑,仅此而已。导演却是一项伟大的工程。”在这个工程里,他要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我就是想借这部戏,告诉所有人,城市里还活跃着这样一个农民工群体,他们靠自己的双手在城市打拼,他们没有欠谁的,用冯天贵的一句台词:他们没有白吃这个城市,准确地说,他们是每一座豪华大都市的美容师。他们也是人,人跟人之间应该都是平等的。”

现实是,当潘长江拉着大队人马进驻工棚准备拍摄时,他发现,他们的生存环境比他想象的还要糟。不足160平方米的房间住了80多人,上下通铺,空气污浊。“有网友说农民工不是你戏里演的那样子,说我埋汰农民工,我本不想反驳,但我觉得,一,他没有看过这部戏,二,他肯定不是农民工,因为他不了解农民背后的生活。因为拍了这部戏,我才真正了解农民工生活的不容易,他们的情况其实很惨。当然,这不是潘长江的一部《能人冯天贵》就能解决的。但看到这样一部戏,如果政府能制定点相关政策就太好了,如果哪个老板觉得这些兄弟是为了替自己建高楼大厦才这么辛苦,能在福利待遇上考虑一下,那就更好了。”

很多人误以为,这个长着农民脸的小个子是土生土长的东北农民,事实上,潘长江出身在梨园世家,从小在都市长大,如果不是因为年轻时随评剧团下乡演出,他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真正的农民。但正是这段经历,让他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小时候一年四季活跃在农村,二人转就唱了五年,当年很不容易,得载歌载舞,得具备这样那样的绝活。评剧团没什么收入,演员都要下乡卖票,所以,那些聊得比较投缘的老乡就会帮我们一起卖,跟他们一起吃饭、聊天,很快乐。”

“你打不打针依然是潘阳,不可能因为打了针就变成了范冰冰。”

因为有潘长江这个明星爸爸,女儿潘阳时刻提醒自己要自我约束,绝不放纵。直到有一天,憋在家里的潘阳忍不住说:“爸,我得出去疯了,我得出去侃大山,跳舞,我得积累生活经验了。”潘长江这才意识到女儿长大了。

但在公众场合,潘阳坦言作为“星二代”的烦恼,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走出父亲的光环。一方面,老爸给女儿创造表演机会,另一方面,女儿在老爸的眼皮底下施展不开拳脚。

潘长江早就猜透了女儿的心理,他说:“她永远走不出,除非我死了,谁叫我是她爸。其实压力是好事,这对别人的孩子可能是忘尘莫及的事。但前提是,你必须具备这个实力,如果没有,我给她再多光环能有什么用?只能说,她比一般孩子少走了很多弯路,这是她的运气,怎么说她都是潘长江的女儿。”

潘长江的几部戏也都带着女儿,但这不表示他会管女儿一辈子。“我不是一个任人唯亲的人,这几部戏,一是她适合,二也有卖点,潘长江和潘阳父女联手,能打造什么样的电视剧?这可能是一个新闻点。还有一个最实际的问题,省钱啊。《清水2》里,我爸演一个80岁老人,他76岁了,我不相信哪个导演敢把一个76岁老人整到俄罗斯边境去拍戏,万一有闪失,算谁的?责任多大啊。最起码他是我父亲,他万一有闪失,我负罪感会少一些。这很现实。”

父女和平相处,几乎很少冲突。唯有闹得沸沸扬扬的“潘长江爆料女儿打瘦脸针”事件,让父女之间第一次出现了隔阂。“我哪知道媒体赶着问我?我这人实诚,就说了,我觉得没啥隐私,本来就打了嘛,你为了顾忌画面好看,给观众美的视觉,很正常啊,干嘛隐瞒啊。结果打她一个措手不及。她不情愿的原因是因为我事先没跟她沟通,如果跟她沟通,统一一下口径就好了。都是媒体挑的,呵呵。”

此后半个多月,父女之间出现了可怕的冷战,大家尽量躲着不见面。什么原因、什么时候和好的,潘长江记不太清楚,但他清楚,父女之间没有过不去的坎。

“这回知道了,以后谁再问我,打死我也不说。”虽然是玩笑话,但潘长江始终在为女儿着想。“那种事总归是有风险的,人啥最重要?平安最重要。而且我觉得真的没有必要,一个演员靠的是实力,不是靠那些就能取胜。你打不打针依然是潘阳,不可能因为打了针就变成了范冰冰。你得靠自身实力,我不相信谁是靠打针活着,靠打针演戏的。”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关云慧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