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北疆文艺 > 情感美文 正文
人间烟火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1-05-27 08:50:26

我决定带着父亲一起走出大山,父亲随手从灶台上掰下一疙瘩焦土揣进怀里。从此,我们就带着心中的烟火,背井离乡。

在我远离了童年时故乡的炊烟、村庄、树木、庄稼、花草、乡亲以及堆垛或者散落着的柴禾,唯有怀念,才能让我回味那儿时令我感觉幸福的味道。我终于体会到了,怀念,也是可以让一个人发狂的。曾记儿时,大牲口挣脱缰绳,冲出圈门,一路狂奔,一头扎进河滩里那泛着淡白色的碱地里,满口吞下碱土的情形。离盐碱地不远就是泉水,可是它们却全然不顾。当时我不理解,可是我现在理解了,它们为身体里缺少盐而发狂。如今,怀念于我,就是身体不可缺失的盐。

人的一生当中,总有一种令人感到亲切的气息陪伴着自己,比如:山野里一株蒿草的腥香,炕头上一块烧焦的土的味道,或者是生活中一点细微的令人感到幸福的味道。

我从来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热切地怀念我的童年,炊烟、村庄、树木、庄稼、花草、乡亲以及堆垛或者散落着的柴禾,这些在我的心中烙下清晰符号的物象,瞬间在我的脑海里绽开,童年的味道就溢满了我的胸怀。

父亲的身上始终有一股野草和汗腥味混合后在日子里发酵后的味道。这种味道,就是我以土地为全部事业的父亲留在我童年里的父亲的味道。

我的母亲从山上回来,双手能洗下一盆浓浓的草汁,在母亲洗手的时候,我会蹲在她的身旁,看着母亲一双沾满了泥土和草汁的手浸入水盆里,清水在一点一点变得污浊,母亲的双手在污浊的水中却变得干净起来。草汁和着泥土的味道从水盆里升起,清冷了一天的屋子就随着母亲身上带来的山野的气息而温馨起来。我喜欢蹲在母亲的身边,嗅着渐浓的泥土和着草汁的腥香,听父亲和母亲说庄稼,以及与庄稼有关的许多事情。此时,我觉得母亲的身上带着大山的味道,她带着一整座大山的味道。母亲再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清油炝葱花的清香,那是厨房里饭食的味道,所有人家的厨房里饭食的味道。厨房,仿佛是专门为母亲而诞生的,在母亲抬足挥手间,人间的烟火便洒满了我的整个人生。

我时常会梦见我童年时的家乡,炊烟、村庄、树木、庄稼、花草、乡亲以及堆垛或者散落着的柴禾,这些深深铭刻于我的记忆中的带着童年时代人间烟火味道的物象,却失去了昔日那浓烈的味道。村庄被遗弃之后在风雨中破败了,经年不见人来修葺的瓦舍和墙头,野草在恣意地生长着,塌陷、崩裂的庄院,是小动物和蠹虫们的乐园,田野里的植物重新恢复了植物以繁衍后代为己任的自然生长,再没有人去搅扰它们了,它们生长得惬意了。柴禾和花草相间,显现出原生态的植被面貌。先前横贯于田野与村庄之间的道路,掩映于草木之间,道路被草木遮蔽了,没有了路,田野和村庄就连接在了一起。村庄里的烟囱依然林立着,却不见炊烟,偶尔有几只田鼠从洞口里爬出来,像主人一样立在烟囱上四下张望。一群麻雀从林子里钻出来,躲进门窗洞开的屋子里悄无声息……失却了人间烟火味道的村庄,还算什么村庄呢?

失却了人间烟火味道的村庄,只适合于怀念。(刘汉斌)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关云慧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