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北疆文艺 > 名篇解读 正文
"女祸"源流考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1-04-15 09:59:37

“女祸”一词,始载于《新唐书·睿宗玄宗本纪》:“自高祖至于中宗,数十年间,再罹女祸。唐祚既绝而复续,中宗不免其身,韦氏遂以灭族。玄宗虽平其乱,可以鉴矣,而又败以女子。”可见,“女祸”主要是指女子因受宠信或干政致使政治动乱、国家衰亡。“女祸”一词虽始见于中古,但其观念的源流却可追溯到先秦时期。

《尚书·牧誓》记载周武王伐商,在牧野誓师时言及商纣王罪状,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唯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人言是用,……”学者多据此认为“女祸”思想产生于西周初期,但《牧誓》成书年代为战国时期,其对周初史实的记载难免存在时代的局限,因而在武王灭商时周人是否已有限制妇人干政的思想,还有待商榷。西周时期,由于“家国同构”的政治组织形式与夫妇二位一体性别观念的发展,周人非常重视嫡妻在政治中的作用,“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诗经·大雅·思齐》),可见嫡妻在邦家中的政治地位,甚至高于兄弟。由金文资料来看,诸位王后在政治领域均具有合法的权威,如康王之后王姜安抚诸侯、宴享史官、参与南征的准备工作,协助周王处理政事,在周王朝权力系统中拥有较高的地位,其政治影响涉及康、昭二世;穆王后王俎姜因军功赏赐作战诸侯;恭王后支配内史赏赐臣属财物等,涉政的诸后均以周王辅助者的姿态出现,作为周王的得力助手,承担着重要的政治功能。由此可见,西周早中期,似并未产生“女祸”观念。

那么“女祸论”究竟肇始于何时?窃以为,“女祸”观念应产生于西周末期。此时王室衰微,犬戎入侵,周人把西周灭亡归因于幽王黜申后而宠褒姒,对后世有深远影响的“女祸论”始现。《诗经·小雅·正月》曰:“赫赫宗周,褒姒灭之。”朱熹《诗集传》曰:“然赫赫然之宗周,而一褒姒足以灭之,盖伤之也。时宗周未灭,以褒姒淫妒谗谄而王惑之,知其必灭周也。”这首乐歌把西周灭亡归因于幽王黜申后而宠褒姒。从西周末期始至春秋时期,“女祸论”、“禁止妇人干政”的言论越来越多,《诗经·大雅·瞻卬》:“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朱熹《诗集传》曰:“言男子正乎位外,为国家之主,故有知则能立国。妇人以无非无仪为善,无所事哲,哲则适以覆国而已。”甚而有之,把夏、商、西周的亡国原因皆归于妇人,《国语·晋语》载晋人史苏曰:“昔夏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妹喜有宠,于是乎与伊尹比而亡夏。殷辛伐有苏,有苏氏以妲己女焉,妲己有宠,于是乎与膠鬲比而亡殷。周幽王伐有褒,有褒人以褒姒女焉,褒姒有宠,生伯服,逐太子宜臼,而立伯服,申人、鄫人召西戎以伐周,周于是乎亡。”这是说,夏、商、西周三代的灭亡都是因国王宠信妇人、妇人干政所致。

春秋时期,“女祸论”、“禁止妇人干政”的观念不断发展,甚至成为诸侯盟会的信条,《谷梁传》僖公九年云,“葵丘之盟,陈牲而不杀,读书,加于牲上,壹明天子之禁,曰‘毋雍泉,毋讫籴,毋以妾为妻,毋使妇人与国事’。”此时期,“女祸论”的不断发展有特殊的历史背景与原因。首先,春秋前期,夫妇二位一体的性别观念与“家国同构”的政治组织形式仍是贵族妇女参政的法理来源,但她们对政治的参与有时不可避免会打破权力的平衡,使一个家族或政治实体内部,形成两个权力中心。其次,由于嫡庶制与宗法制衰落,贵族家族中妇女与其子往往组成利益集团,争夺继承权,由此不可避免地祸起萧墙,如骊姬乱晋、穆姜祸鲁。再次,由于政治外交婚姻中,贵族妇女特殊的身份,对母国利益的维护往往会损害夫国的利益,造成父权与夫权的矛盾与冲突。因此“女祸”观念的影响逐渐加大,并越来越为时人所接受。

战国时期,贵族政治向官僚政治转变,君主集权制度建立,新兴的官僚体制结束了君主任命家族成员管理政治的情况,贵族妇女作为统治者之妻参与国家事务管理的合法身份不复存在,她们在新兴的官僚体系中亦并未取得一席之地。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女祸论”、“禁止妇人干政”的思想被进一步强化。《管子·君臣上》曰:“国无常法,则大臣敢侵其势。大臣假于女之能,以规主情,妇人嬖宠假于男之知,以援外权,于是乎外夫人而危太子,兵乱内作,以召外寇,此危君之徵也。”管子认为妇人干政,与权臣勾结不可避免地会危害君主的地位,因而应“妇言不及宫中之事”。《韩非子·亡徵》亦指出女子干预政事直接导致国家的灭亡,“女子用国,刑余用事者,可亡也”。由此,君主对待后妃的态度应该“明君之于内也,娱其色而不行其谒,不使私请”(《韩非子·八奸》),即把后妃作为性欲工具,而不接受她们对政事的干预。这些思想对抑制妇女的政治权力、削弱妇女的政治地位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秦汉以降,虽然贵族妇女参政的现象仍不断出现,有时女性贵族甚至拥有较大的政治权力,如汉初吕后临朝摄政、唐代则天独尊女皇,但在男性君主专制体制与“女祸论”的支配下,她们在政治领域中不再具有合法权威,吕后虽权倾一时,“置鸩齐悼、残彘戚姬”(《史记·吕太后本纪》),积极扶植吕氏势力,但在她死后诸吕很快被平定;武则天虽称制改元,敢于挑战男性皇权,但晚年亦经不住朝臣压力,不得不改变立其侄武承嗣为皇位继承人的初衷,而复立其子卢陵王李显为皇太子。可见她们的参政大多属于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殊现象,是君主专制制度下君权的无限性与君主实际能力有限性矛盾的产物,当历史条件发生改变,男性贵族具备从政能力后,女性贵族就不得不交出自己的权力,退出短暂的历史舞台。

综而述之,西周初期可能尚未有“女祸”的思想观念,“牝鸡之晨”应为战国时人的看法,“女祸论”概产生于西周末期,历春秋、战国时期得到强化,秦汉以降,涉政的女性贵族虽不断活跃于历史舞台,但她们在政治领域中已不再具有合法的权威。

耿 超(作者单位:南开大学历史学院)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关云慧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