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北疆文艺 > 网络原创 正文
《金婚风雨情》连载六十五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1-01-21 10:05:15

  第65节:七年之痒之马丽丽(8)

  耿直起身要走,楚建赶紧拽住:“你走就走!你个傻小子你想清楚回去咋跟老婆说了?你就走!”

  耿直直着嗓门吼:“我顶天立地男子汉大丈夫,我没干那缺德事儿,我该咋说咋说!”

  耿直说着愣冲冲往外走,走到门口,停下,回过头瞪楚建:“你说,我该咋说?”

  楚建乐:“要我去跟舒曼说呗?”耿直:“放屁!那不成此地无银三百两啦!”

  楚建揪着耿直坐下,看着他眼睛:“唉,伙计,跟你说正经的,女人嘛,甭管多有文化,在这个问题上都这德性,你就让她尽情发泄,千万别不说话,你让她骂你几句,打你几下,小针儿扎你几下,”作扎针状,耿直一惊,“发扬你五大战役硬骨头精神,你不是邱少云第二吗?火烧屁股你都能忍,她小娘们能多大劲?疼不到哪儿去的,熄了灯,床上还是两口子!”

  耿直斜眼:“哦,这方面你很有经验嘛!”楚建捶耿直:“老子比你有文化!”

  从楚建那里讨了主意,耿直匆匆走进医院大楼,沿着走廊走向儿科诊室。尚未到上班时间,整个医院显得很冷清,很安静。医院院长迎面走来:“哟,耿处长,出什么事了?这么早就来检查工作了?”

  耿直勉强笑笑:“没有没有,王院长,我来找我爱人,一点私事。”

  王院长笑道:“你们俩可是我们医院有名的模范夫妻呀!”

  耿直笑得更勉强了,他继续前行,来到儿科诊室外,房门紧闭。耿直凑到门前,脸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房门突然打开,耿直险些摔倒,出来的是季诚。

  耿直慌乱地笑笑:“我来找舒曼。”季诚脸色阴沉,命令地说:“你跟我过来。”

  耿直愣了一下:“有事等会儿再说,我要找我老婆。”

  季诚:“她不想见你!”冷笑,“你还有脸找到这儿来。”

  耿直沉下脸:“我怎么啦?老子要见我老婆,还要你批准?”

  季诚眼睛冒火:“你结婚的时候,我提醒过你,永远不要欺负她!你做到了吗?你让她在这儿哭了一夜!”

  耿直一听就急了,转身就要进屋,季诚扑上来挡住门。耿直一把揪住季诚的衣领:“你给我滚开!”

  季诚毫无惧色,瞪着他:“那天半夜,我怕她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想送送她,她硬是拒绝了!一个人走回家去!为什么?不就是怕你多心吗?可你呢?你干了什么?”

  耿直为之所动,直着嗓子吼道:“老子可以对天发誓,我什么都没干!”

  舒曼出现在门口,面无表情地:“这是医院,你喊什么?”

  耿直一把抓住舒曼的手:“走,咱们现在就去卫生局,找马丽丽,找楚建,大家当面把话说清楚!”

  舒曼冷冷地:“不必了,马丽丽昨天半夜已经找过我了。”

  耿直一惊:“她跟你说什么了?”

  舒曼:“你真想知道,自己去问她吧!”转向季诚,“季大夫,你忙去吧,我回家了!”

  季诚:“有事给我打电话……”恨恨地瞪了耿直一眼。

  舒曼走在前面,耿直推着自行车跟在后面。耿直快走几步,追上舒曼:“上车吧,我送你回家!”舒曼听若未闻,继续快步走着。耿直急了,冲到前面拦住舒曼:“马丽丽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舒曼:“你紧张什么?你要真的什么都没干,管她说什么呢?”

  耿直愣愣地看着舒曼,继而喃喃地:“我找她去。”

  耿直用力推车,继而骑上,快速离去。舒曼站在原地,默默看着离去的丈夫,突然若有所思地微微一笑。

  耿直没有找到马丽丽,冲进楚建办公室:“马丽丽呢?怎么到处找不到她?”

  楚建:“她请假回陕西了。”看看表,“现在应该上火车了!”

  耿直:“她回陕西干什么?”

  楚建:“说是想调回陕西,先回去联系单位。”

  耿直愣愣地盯着楚建:“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回去?”

  楚建拿起一个信封,递给耿直:“这恐怕要你来告诉我了!”

  耿直急切地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信纸。信中写着:“敬爱的耿处长,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给你添麻烦了,真对不起!不要恨我,我不是个坏女人……”

  耿直神情黯然回到家,舒曼从厨房走出,同样神情冷漠:“我还要值夜班,你自己吃饭吧!”

  耿直点点头,想说什么,嘴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耿直突然闻到什么味道,转身冲进厨房,继而端着一大碗面条冲出来。

  耿直欣喜地说:“老婆,这是你做的?”

  舒曼打开房门正要离开,停步,依旧冷冷地:“跟薜宝钗学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留住你的胃。”

  耿直端着碗吃了一大口,连连点头,满脸是笑:“能!能!能留一辈子!”

  舒曼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她走了?”

  耿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走了。”

  舒曼叹了口气:“为什么最后倒霉的总是女人?”

作者:    来源: 腾讯网     编辑: 关云慧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