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法治频道 > 法制动态 正文
北京大兴连续发生三起灭门案引反思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10-01-08 13:42:20
  编者按   北京市大兴区在两个月内,连续发生3起灭门案。一时之间,这一地区成了舆论的热点。虽然3起案件均已破获,但如此恶性的案件还是给周围居民带来了心理阴影。   客观分析,接连发生的3起恶性案件应属偶然事件,可以不必过度阐释。但是,这3起灭门案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及其背后的促因,不能不引起社会的关注。对此,有关部门除了要做好社会的普遍安抚与心理干预外,还应加强对此类带有城乡接合带特点地区的综合治理,从各个环节构筑整个社会对“失控”人群的缓压、降温渠道,加强社会管理水平,提高社会自治程度,从根源上减少偶发的暴力事件。

  1月6日,北京最低气温跌至零下16.7摄氏度,达到近40年来最低值。

  北京市大兴区旧宫镇清欣园小区门口,小商小贩们在忙着招揽生意,住在小区里的人们来来往往———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居民小区,但就在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起比眼下的天气更让人心生寒意的事件。

  2009年的最后一天,晚上9点左右,一名张姓男子及女友与另一名申姓男子在旧宫的一家餐馆喝了一些酒,之后申某送张某及其女友回住处,但后来二人发生口角,张某便拿起菜刀将申某杀死。张某女友见状呼救,也被张某杀死。随后,张某从申某的身上找到了其家中的钥匙,闯入申某位于清欣园小区的家中,将申某已怀孕的妻子和岳父母杀害。

  2010年1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透露,犯罪嫌疑人张某已被刑事拘留。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已经是近一个时期以来大兴区发生的第3起灭门惨案了。

  实地求证   3起案件会否带来恐慌

  3起灭门惨案连续发生之后,坊间纷传大兴不宜居住、风水不好、居民正在抛售房产等说法。为了了解这些传言是否属实,记者来到实地进行了探访。

  走进清欣园小区,记者看到迎面走来一位女士,便上前询问案件情况。这位女士带着警惕的表情看了记者几眼,回答说,“不知道,没有听说”。

  在小区里,记者看到为数不少的“租房”、“急售房”等小广告,但不能确定是否是最近贴上的。

  几经询问找到了发生案件的那栋楼。这是一栋2003年才建好的楼,看上去还很新。楼外冷冷清清,楼里也很安静。

  记者碰到一位刚从超市买东西回来的女士,问及案件情况,她说:“是在网上知道的,知道后心里还是挺别扭的,但还不至于有什么心理阴影。毕竟他们是属于熟人作案,不是入室抢劫什么的,还好一点。”

  记者随后又乘车来到了清城小区。这个小区是前两起命案的发生地。来来往往的居民被问及命案时都表示知道此事,但都不太愿意详细说明自己的看法。

  一位带小孩在小区玩耍的大妈告诉记者:“案件发生后,物业组织了心理咨询讲座,但没有什么人去听。这事对我们的生活没什么影响,但心理上还是很震惊的。不过我们认为这都属于家庭内部的事。社会上可能有些谣言,我们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但大妈表示,小区的房价肯定会受案件影响。

  “在最初不知道是谁干的时候,确实是挺担心的,心里也没谱。但当知道是他们自己家人干的后,居民就不太担心了。”清城居委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认为这两起案件就是凑巧,没有任何关联。我们没敢正面说此事,只是从侧面提醒居民防火、防盗、防诈骗;贴一些‘温馨提示’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相比之下,清城小区业主论坛上关于此事的讨论要火热得多。“又灭门了,大兴咋了”、“疯狂继续,但愿是09年的最后谢幕”、“痛心!清城这是怎么啦”等帖子后面,都有数百次的点击率。一名业主在论坛上呼吁:“建议公安机关联合卫生部门集体为小区居民进行心理抚慰和精神检查,(建设)健康与积极的社区环境!”

  偶然和必然   化解基层矛盾呼唤加强社会管理

  在同一区域连续发生3起灭门惨案,对当地居民的心理健康确实会产生影响。心理学家分析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居民们的不安全感会增加,人们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此时他们急需专业的心理辅导,帮他们尽快摆脱心理阴影。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心理研究所所长、教授马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在目前的情况下,最有效地消除居民恐慌的做法是,“有关部门要做到信息公开”。“对于案件的具体情况以及处理结果都要及时公布。谣言止于公开,当人们了解到了案件发生发展的情况后,就不会再莫名的恐慌了。”马皑说。

  其次,马皑认为,应该加强治安保护的力度。“一个警察抵得上十个心理咨询师。那些心里感到恐慌的人如果能经常在自己身边看到警察身影的话,那么恐慌感就会大幅度降低。”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目前,有些人心里还有这样一种担心:频发的灭门惨案会不会让凶手的行为产生一种示范效应,让那些潜在的不法者自觉不自觉地模仿“灭门”行为?

  马皑说,这个担心完全没有必要。“按照心理学的规律,人们选择模仿对象更多地是注重结果而非过程。现在的结果是,3个凶手无一例外都在最短时间内被抓获了,这样一个绝对符合社会正义理念的结果,让这些凶手们基本上不可能产生任何示范效应。”

  马皑认为,3起恶性案件接连发生在同一地区纯属偶然,人们完全没有必要对此过度恐慌或是过度阐释。恶性事件在经历一段时间后基本上都会被人们遗忘。现在,更令人忧虑的是,近年来此类事件为何呈现出有增无减的趋势?

  “为什么一些人在杀父杀母杀妻杀子时毫不手软?这是一种道德沦丧和亲情疏离的后果。值得反思的是,我们在面对这一现象时的处理方式。对于一些基层存在的矛盾,我们在不断地完善立法和加强执法,但法律和执法者毕竟是这个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一味地靠最后一道防线去封堵,势必令某些问题人群更为焦虑。”马皑说。

  在谈及这一点时,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陈劲松表示了相同的观点。他认为,治本之道是从各个环节构筑整个社会对“失控”人群的缓压、降温渠道,而不应该把矛盾都集中到最后一道防线上。

  加强社会管理水平,提高社会自治程度———这是马皑和陈劲松给出的更为有效化解基层社会矛盾的共同药方。

  陈劲松说,近年来民政部门所力推的社会工作师,对于消除社会潜在矛盾有着很大的积极意义。据介绍,目前,我国的社会工作师大多活跃在社会福利、社区矫治等领域,并开始逐步向卫生、教育、社会保障、心理辅导等广大领域扩展。

  马皑则兴致勃勃地向记者回忆起了过去的“片儿警”。“你们这一代人没有接触过。‘片儿警’不光是警察,基本上那‘片儿’的事都管,什么家长里短的,包括谁心里不痛快了也会去找‘片儿警’说。现在城市比原来大多了,‘片儿警’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法制日报记者杜晓法制日报实习生郑小琼韩丹东

作者:    来源: 法制日报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