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法治频道 > 反腐倡廉 正文
田甲信:“要退休了,渐渐有了能贪就贪点的想法”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9-12-15 15:05:01

  和文物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田甲信,面对价值连城的文物没有动心,却被十万多元的钱财击倒——

  “要退休了,渐渐有了能贪就贪点的想法”

  服刑没多久就主动要求现身说法

  新疆第四监狱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检察院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田甲信来到该监狱服刑没多久就主动要求“现身说法”。他因为积极改造,表现良好,被减刑一年。

  记者:为什么要参加现身说法?

  田甲信:我参加现身说法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想看着别人步我的后尘,再犯类似的错误。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用我的亲身经历来告诫大家,希望领导干部能以我为戒,珍惜他们现在的幸福生活,不要触犯法律,不要放弃美好的人生。我也是鼓足了勇气,克服了比较大的思想压力,才决定参加现身说法的。

  记者:现在你最后悔的是什么?

  田甲信:我现在是后悔莫及,悔不该把党组织赋予我的权力当成为己谋私的工具。更感到后悔的是,我的所作所为不仅毁了自己的后半生,也给亲人、家庭带来了深深的伤害。

  在交往中产生了能贪就贪点的想法

  田甲信曾经有过不同于一般人的职业经历。他在大学学的是考古专业,毕业后成为一名文物工作者。他搞了几十年文物工作,接触过的文物也不计其数,但始终没有在文物上动过什么心思,也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然而,在2001年被任命为新疆文物总店总经理后,随着交往人群的增多与变化,他产生了能够贪就贪一点、能够得就得一些的想法。

  记者:文物总店是什么性质的单位?

  田甲信:文物总店是自治区文化厅下属的一家事业单位,自负盈亏,自收自支,职工的工资等各种待遇都必须由自己筹集保证。我们给人的感觉就是端着金碗要饭。

  记者:搞古玩和文物销售,少不了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据了解,这些人都千方百计地想讨好你。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田甲信:他们花钱来请我,就是因为我掌管着这些流散文物。他们想通过我得到这些东西,然后再转手卖出获得更多的利润。

  记者:在跟这些人接触的过程中,你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田甲信:在跟这些人的接触中,我接受了他们的邀请和提供的服务。我看到,这些人尽情享受,吃喝玩乐,过着我认为是高质量的生活。在跟他们的接触中,我觉得自己很没面子,跟人家一比,自己显得有点自惭形秽。可要想过上那样的生活,我知道仅凭自己挣的那点工资根本没法达到。再者,我觉得自己年龄大了,做领导的时间也不短了,而且马上就要退休了,渐渐地有了能够贪就贪一点、能够得就得一些的想法。我认为自己以前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各方面做得都不错,别人不会对我有什么怀疑。究其原因,最主要的是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把7万元柜台补偿费装进自己腰包

  2002年,个体老板王某找到田甲信,想租赁文物总店的部分柜台,销售古玩珠宝和文物。田甲信搞了多年的文物,自然了解王某的心思,所以在交纳柜台租金的基础上,提出要增加7万元的柜台补偿款,王某欣然接受。面对这7万元钱的诱惑,田甲信作出了影响他一生的决定。

  记者:王某为什么要租用你们的柜台?

  田甲信:他是想扩大他的经营。他们这些做生意的人,都认为在文物总店搞经营,容易得到社会和老百姓的认可。因为大多数老百姓都认为文物总店里卖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都是正正经经的,所以销路比较好。

  记者:7万元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把这笔钱装入自己的腰包,当时你是怎么想的?

  田甲信:王某来交柜台补偿费时,是拿着现金来的,而且是直接把钱交到我的手里,并说不用开发票。当时我就觉得这有漏洞可钻,并产生了把这笔钱占为己有的想法。我认为他是有意这样做的,目的是促成租赁协议及早落实。我这样说是因为他的用意很明显,为什么给我现金,为什么不要发票,而且还说了很多很仗义的话。

  记者:拿到7万元钱后,你没害怕过吗?

  田甲信:害怕过。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但也不是单纯的害怕,如果是单纯的害怕,我就把钱退回去了,或是上交给单位。我也曾想把钱交回单位,但心里又有点舍不得。对于这笔钱,我是既舍不得又很害怕,所以,那段时间我思想斗争很激烈。平日里总是担心领导是不是已有察觉,同事是不是有所怀疑,神经非常紧张,晚上有时候也睡不着觉。知道自己做的是犯法的事情,但在金钱的诱惑面前,我又心存侥幸。就这样,我没有把钱拿出来,自己装下了。

  开大头小尾发票贪污保险差额款

  田甲信在战战兢兢地贪污了第一笔公款之后,发现竟然没事,欣喜之余,他的胆子更大了。当单位班子经研究决定给他买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时,田甲信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记者:当单位班子决定给你买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时,你是怎么想的?

  田甲信:当保险业务员和我商谈保险时,他就说能给我什么样的好处。当时在金钱的诱惑下,我同意了他的提法,即开大头小尾的发票。分两次吧,我把保险差额款据为己有了。

  记者:跟单位报了多少?你拿了多少?

  田甲信:跟单位报的就是按照保险公司开的发票上的那个数额,单位就全额报了,大概是5万多元吧。可实际上只交2万多元给保险公司,剩下的3.7万余元他们就给我了,我就装下了。

  记者:你这样做就不怕被单位发现?

  田甲信:我知道我这样做很容易出问题,只要单位一查账就会露馅儿。可当时我已经钻到钱眼里了,根本就没有顾及到这个。

  【记者旁白】田甲信最初整日与价值不菲的文物打交道,却从没有动过歪主意,那时他是积极上进的,是有抵抗力的;后来感觉到自己快退休了,就放松了要求,开始主动寻找机会“能贪就贪点”,从而走上了犯罪道路。从田甲信的犯罪经历可以看出,对领导干部来说,保持一颗“平常心”可能是抵御腐败的良方。

  田甲信,曾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普查办公室副主任,2001年任新疆文物总店总经理,2006年11月被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以贪污罪二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法院经审理查明:田甲信利用担任新疆文物总店总经理的职务便利,在2002年2月将一家珠宝公司老板王某交的7万元“柜台补偿费”据为己有;2003年5月至2004年6月,虚报购买保险的保费,贪污公款3.7万余元。

  前不久,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法治中国》传媒记者来到新疆第四监狱,采访了正在这里服刑的田甲信。

作者:    来源: 正义网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