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区县网页 > 友谊县 > 友谊新闻 正文
刘淑芳引吭“洋歌”传友谊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8-07-29 09:17:02

刘淑芳与巴西大使合影

刘淑芳独唱音乐会后与巴西大使合影

周总理与刘淑芳亲切握手

1962年,东方歌舞团成立演出大会上,周总理与刘淑芳亲切握手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女高音歌唱家刘淑芳的歌风靡歌坛,但凡稍稍喜欢音乐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刘淑芳的。她那深情、委婉、舒缓、甜美的歌声曾经让多少人倾倒、沉醉、遐想和依恋!《宝贝》、《鸽子》、《西波涅》、《小小礼品》……她不仅唱红了这些外国歌曲,用歌喉和心灵将音乐语言诠释得尽善尽美,给国人带来异国音乐的享受;而且,在当时中国尚没有融入世界大家庭,在美国的打压、封锁下处于“边缘”地位时,她用自己的歌声给各国人民送去了中国人民的友谊,她因此被赞誉为“音乐的使者”!

“文革”十年,刘淑芳自然被剥夺了歌唱的权利。她被打成“反动权威”、“黄色歌女”,在被批判的“十大软歌”中,她演唱的竟然占了半数以上。从这个反面,也足见她当年的影响。

“四人帮”倒台后,一个个久违的歌唱家陆续复出了。刘淑芳的爱好者、崇拜者追踪着她的足迹,期盼着她的身影,寻觅着她的歌声。1978年,刘淑芳亮相“青岛之夏”音乐会。在一阵阵掌声一次次谢幕中,她一连唱了19首歌,把音乐会推向了高潮。演出已结束多时,许多新老观众还久久不愿离去,他们要看一眼走到台下的刘淑芳。

1984年,刘淑芳开始了传播外国民歌名曲之旅。她的足迹遍布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当年举办了50场独唱音乐会。年末的最后一场音乐会是在广州举办的。改革开放后,领风气之先、受港台影响较大的广州人大多喜欢流行音乐,没有想到的是,演出所在的剧院1400多个座位爆满,不得不临时加了许多座位。当刘淑芳唱完22首歌曲准备谢幕,在热情而狂热的观众一再挽留下,直到唱完26首歌,才结束演出。

从那时开始,二十年来,刘淑芳几乎每年都要举办独唱音乐会,一直活跃在音乐舞台。近年来,已八旬年纪,又忙碌起“刘淑芳文化艺术中心”工作,培养歌唱人才。

当笔者和摄影家侯艺兵先生来到刘淑芳老师家,她像老朋友一样热情接待了初次谋面的我们。她一边唱起笔者曾经熟悉而喜爱的歌,一边忆起往昔岁月……

欧洲留下了对“小龙女”的美好记忆

1951年,刘淑芳与梅兰芳、侯宝林等大师一起参加了第一届赴朝慰问团。不久后的1953年、1955年她先后参加了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波兰华沙第三届、第五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并分别在这两次联欢节独唱比赛中获奖。继而随中国艺术团在西欧、东欧十二国进行了访问演出。

踏上西欧的土地,年轻的刘淑芳心情激动,在这资本主义的心脏区域,她要尽展解放了的中国人民的精神面貌和艺术家的风采,把人民的友谊传递出去。

在英国演出时,场场座无虚席。对中国艺术家的精彩演出当地报纸多有评论,他们把刘淑芳称为“小龙女”,惊叹这位“小龙女”不仅唱得甜美,而且难以想象的高亢,歌声深深打动了英国观众。

按原计划,中国艺术团在英国的演出已经完成。我国驻英国代办处接到英方的请求,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准备为残疾人募捐,想请中国艺术团为此再加演一场。

在英国的最后这场演出,把英国之行推向了高潮。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英国女王登台向中国艺术家祝贺,她对刘淑芳大加称赞。

事后,我国驻英代办处文化参赞在一篇文章中回忆此事,其中有两句诗赞颂“小龙女”:“漫道歌坛秦无人,一声莺啼动英伦。”

在意大利,刘淑芳有幸见到了曾被称为“二十世纪音色最美”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尼亚米诺·吉利(那时帕瓦罗蒂还没有出道)。出国前,有朋友知道她要去意大利,托她想办法见到名满天下的歌唱大师吉利

先生签名,以了却仰慕之情。刘淑芳将朋友的嘱托当成大事,一到罗马,即向团领导提出要拜见吉利先生。团里很重视,经意方联系,吉利先生爽快地同意。刘淑芳与团里的钢琴家、译员、摄影师和负责人一行几人在意方朋友的陪同下来到吉利府上。

吉利先生和夫人热情迎候他们。

刘淑芳在钢琴伴奏下,先为吉利唱了《我骑着马儿过草原》、《桂花开幸福来》等中国歌曲,又唱了歌剧《托斯卡》中《为艺术、为爱情》、《阿伊达》中《啊,祖国蔚蓝的天空》等咏叹调。吉利先生赞不绝口,反复说刘淑芳聪明、唱得好,完全是意大利声乐学派的唱法。不仅是在用声音唱,也是在用心唱。他爱惜刘淑芳这个难得的人才,诚恳希望她留在意大利,哪怕一年也好。他会对她有所帮助。

可惜,刘淑芳当时还年轻;当然,也限于当时的意识形态,她不可能留下来。她以“我们的演出任务尚未完成,不会留在意大利。”谢绝了吉利先生的一片诚心。

刘淑芳后来回忆道:“少年时代听过他不少唱片,受过他不少影响,喜欢模仿他唱的歌和咏叹调,印象很深。如今再细听他的许多歌,回忆当年与他会面的情景——这是我歌唱生涯中最难忘的一件大事,我由衷地感到,他是位真正用自己的心在歌唱的歌坛之圣。”

1959年,为祝贺罗马尼亚国庆节,我国政府将郭小川作词,巩志伟作曲的《春暖花开》,由刘淑芳演唱的唱片并附上她的特写照,作为国礼的一部分赠给罗马尼亚政府。这种安排自然是考虑了该国对刘淑芳的喜爱。

《小小礼品》改变了一个普通歌者的命运

1956年,以楚图南为团长,赵沨为副团长,率中国艺术团出访巴西、阿根廷、智利、乌拉圭南美四国。那是新中国建立之初,大多数国家还不了解中国,南美更是一片空白。周恩来总理十分重视这次出访,强调要用艺术为纽带,带去中国人民的友谊,同时,也要学习人家的东西,要学得会,学得真,学得像。刘淑芳作为艺术团成员,牢牢记住了周总理的教诲和嘱托。

来到阿根廷后,刘淑芳不顾长途旅行的劳顿,一见到接待他们的阿根廷朋友,就提出要学习当地的歌曲,用当地的语言来演唱。他们把一个叫奥·古阿拉尼的民间艺人推荐给刘淑芳。

这是一位青年,他曾自练自唱过很多歌曲。尽管很有才华,但他的作品从未在大剧院演唱过,只是个难登大雅之堂的“民间艺人”。奥·古阿拉尼向刘淑芳介绍说,自己最满意的一首歌叫《小小礼品》。讲述的是一个家境贫寒的孩子,妈妈过生日,他没有礼品送给妈妈,只好清晨到山上采来一束小花献给她,又唱了一首动听的歌,表达他对妈妈的爱。歌词真挚感人,旋律优美动听,水乳交融地表现了人性最崇高、美好的那份感情。

刘淑芳被这首歌深深感动了,她边流泪,边学唱,很快就学会了。

开幕演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柯龙剧院举行。这是当时被阿根廷人视为最神圣的艺术殿堂。又正值该国母亲节前夕。当刘淑芳用标准的西班牙语饱含深情地唱起《小小礼品》时,台下突然交头接耳地骚动起来,很多西服革履的绅士一扫往日的斯文、矜持,竟然情不自禁地站起。刘淑芳十分纳闷,不知道台下发生了什么。但她越唱越投入,眼含热泪将歌唱完。

掌声像暴风雨般呼啸,一遍遍刮过剧院。此时,刘淑芳才明白,刚才小小的骚动,是听众被她演唱的歌所倾倒。事后,阿根廷朋友告诉她,本国有这样好听的歌,他们居然不知道,却被一个中国歌唱家首先带给他们,听众都万分感慨。

奥·古阿拉尼坐在剧院后面最廉价的位置上,早已泪流满面。他握着刘淑芳的手激动地说:“我是一个可怜的民间艺人,做梦也想不到我的歌会在柯龙剧院演唱,我感谢您,是您把我的歌带进了艺术殿堂,我将永远记着您的名字,尊敬的中国歌唱家!毛泽东伟大,我将来一定要到中国去。”

回国后,刘淑芳很快把《小小礼品》译配成中文,并录制了唱片。这首歌迅速在中国传唱,拉丁美洲和世界许多国家也都知道了这首歌。

《小小礼品》由于刘淑芳的演唱,奥·古阿拉尼这个曾经生活在阿根廷底层的民间艺人,终于被本国的人民认识并喜爱,最终成为了著名音乐家。

《宝贝》歌声响彻千岛之国

1961年,陈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出访印度尼西亚。以萨空了为团长的中国艺术团随同前往,刘淑芳也在其中。

此前,她正在四川演出,接到出访的通知,匆匆由成都返京。当时,由于声带受损,她的嗓子不太好,有关领导原打算不让刘淑芳参加这次访问,并把这一情况汇报给周恩来总理。总理既十分关心刘淑芳的身体,又坚决表示刘淑芳一定要去,他对那位负责同志说:“嗓子暂时不好没关系,先去,什么时候嗓子好了,什么时候再上;不要让刘淑芳太累了,要给她配备一名男歌唱演员。”

刘淑芳就这样带着总理的信任和厚望与中国艺术团其他艺术家们乘坐海轮驶往千岛之国。

在印尼的四十天访问中,刘淑芳先后学习并演唱了七八首风格各异的印尼民歌。《宝贝》是该国苏门答腊巴达族的摇篮曲,短短几天,她就学会了,用标准的印尼语声情并茂地将《宝贝》展示在千千万万印尼观众和听众面前,一时间,《宝贝》风靡了这个千岛之国,到处是“刘淑芳—宝贝,宝贝—刘淑芳”的声浪。在四十场演出中,场场爆满,刘淑芳的《宝贝》总把演出推向高潮。

最令人难忘的是在雅加达体育场的演出。当刘淑芳唱道:“宝贝,你爸爸正在过着动荡的生活,他参加游击队打击敌人,我的宝贝……”流畅的印尼语、真挚的情感,深沉动听的歌声,一下子俘获了全场数万观众的心,在雷动的掌声中,“印尼中国友谊万岁”的呼声此起彼伏,飞舞的帽子散落一地。

当访问结束,中国艺术家们登上归国轮船的那一刻,码头上送行的印尼朋友和侨胞中,忽然有人高喊:“再唱一遍《宝贝》吧!”顿时响声一片,刘淑芳站在船舷上,一边挥手告别,一边唱起了《宝贝》……

当轮船徐徐起航,中国歌唱家《宝贝》的深情歌声永远定格在历史的那一刻。

后来,苏加诺总统访问中国,见到周总理时,他说:“刘淑芳真厉害!”“怎么厉害?”总理问道:“她唱的《宝贝》比我们本国人唱得还好。”总理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

苏加诺执政时期,中国印尼关系十分友好,但他们国内当时有一股反华排华势力,不时制造事端。在那样的年代,刘淑芳和中国艺术家们无疑用自己的方式为增进两国人民的友好做出了贡献。

上述文字只是刘淑芳老师丰富、漫长、多彩艺术生涯的一个片断,仅此,已足见她在歌坛的影响。祝愿她艺术之树常青!

刘淑芳简介

刘淑芳,1926年出生于重庆云阳。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协理事。国际声乐比赛两次获奖,中国金唱片奖首届获奖者。

1949年毕业于西南美专音乐系,留校任教,首次在重庆演出歌舞剧“四季”获得很大成功。

1950年,刘淑芳参加了音乐理论家李凌领导的中央音乐学院音工团直至中央乐团,担任歌唱演员及教员、艺委会副主任,随团到全国各地演出。她先后师从黄友葵、喻宜萱、郎毓秀、蔡绍序等声乐前辈,后又向苏联声乐大师苏石林等人学习,为她的歌唱艺术打下坚实基础。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她随国家艺术团先后出访欧洲、亚洲、南美洲几十个国家,她演唱的歌曲深得所在国人民的喜爱。她译配了一百多首外国歌曲,同时将大量中国歌曲介绍到国外。她出版有《刘淑芳演唱歌曲集》。

“文革”结束后,刘淑芳壮心不已,她到全国各地和香港演出,举办了一百多场独唱音乐会,深得几代观众的欢迎和喜爱。

现正主持“刘淑芳文化艺术中心”,为培养歌唱人才尽力。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