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专题 > 感动双鸭山人物评选 > 感动双鸭山人物简介 正文
奏响生命最强音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8-01-04 10:07:09

  人活着的价值到底是什么?有的人可能用一生都无法悟出其中的答案。也许,杨宏涛也并不懂得生命的内涵究竟是什么,但当职责与生命摆在他眼前时,他能义无返顾地为职责而抛开生命,其实,那一刹那,他就已经知道了生命的意义。因为,杨宏涛用自己最朴实的行动、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奏响生命最强音

  血腥的战争早已离我们远去,在今天,我们感受到的是和平下的阳光、碧水、蓝天……而这份惬意,他却很难感受得到。因为,他没有时间与心情去感受这些,在他的生命里,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减少犯罪,做得更多的是如何让辖区更加平安。因为,他知道,他是一名人民警察,是一名共产党员,他知道人民警察的职责是什么,知道共产党员肩负着什么。

  杨宏涛,尖山公安分局立新派出所一名普通的人民警察。在从警的18年中,他无数次地面对犯罪分子的刀枪从未退却过,用自己的鲜血大写了人民警察这个光辉而神圣的名字。

  今年5月13日,是一个爽爽朗朗的日子,当白云在蓝天上漫步,小草在大地上徜徉时,杨宏涛却面临了一场抉择,那是在正义与邪恶下的生死较量。

  那一天,36岁的杨宏涛差一点就再也看不到白云,差一点就闻不到小草的清香……因为,他在与犯罪嫌疑人搏斗时,头部、颈部被连砍数刀,血流奔涌而出,当血液模糊了他双眼的时候,他心里想的是“砍死我也要抓住疑犯”。

  见到杨宏涛时,他的伤还没有痊愈,泛着血色的长长的伤口像蜈蚣一样爬在他的头部和颈部,右耳上的刀疤明显地把一个耳朵分成了两半……

  副所长赵喜东说:“我一生也忘不掉那个场面,杨宏涛一只手紧紧地握着犯罪嫌疑人握刀的手,另一只手捂着自己血往外窜的脖子,而捂伤口的那只手的胳膊肘却是紧紧地压在犯罪嫌疑人的身上……”

  战友哽咽地说:“我们当时怎么也掰不开杨宏涛握着犯罪嫌疑人的那只手,最后我们是用脚踢开的……”

  1

  5月13日那天,杨宏涛等3名警员在副所长赵喜东的带领下来到尖山区一餐厅抓捕两名犯罪嫌疑人,在抓捕第二名躲藏起来的犯罪嫌疑人时,杨宏涛等三人分三面进行搜查。突然一人从角落往灶房跑去,杨宏涛厉声喊到:“站住!我是警察。”此人正是犯罪嫌疑人。他红了眼地对杨宏涛说:“你要是抓我,我就跟你玩命。”杨宏涛没有被犯罪嫌疑人的恫吓而震住,他也明知饭店灶房里刀具的繁多与锋利,但他依然毫不犹豫地追进了灶房。而面对狭小的灶房及灶房内另外的4名员工,杨宏涛已伸向怀中掏枪的手又缩了回来。快速出击不给犯罪嫌疑人思考和心理准备时间是办案取胜的关键。在没有任何防范措施也来不及喊战友支援的情况下,杨宏涛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抓住了嫌疑人的左臂,而此时的嫌疑人已疯狂到了极至,他右手抄起案子上的剔骨尖刀就向杨宏涛砍来。面对明晃晃的尖刀,杨宏涛没有撒开自己的手,他一闪,刀砍在了他的肩上,钻心的疼痛没有让杨宏涛退步,他又继续上前抓刀,而嫌疑人的刀也疯狂而凶狠地向杨宏涛砍去,一刀、两刀……血,从杨宏涛的身体里喷涌而出。杨宏涛的眼前立刻便成了一片红色,但杨宏涛仍没有停止抓捕,他仍在奋勇夺刀直到战友赶到……

  饭店的灶房里、送往医院的车里、医院的电梯里,到处是杨宏涛的血迹……

  经诊断,

  杨宏涛头部被砍伤13公分长,颅骨骨折,碎骨掉入颅内,右耳耳廓动脉被砍断,颈部砍伤达15公分长,离颈动脉只有几毫米。也就这几毫米的距离救了杨宏涛一命。抢救的医生说:“好在出事的地点离医院近,好在送得及时,要不杨宏涛这次真的就牺牲了。”

  在抢救的过程中,杨宏涛已抽不到动脉血,是1500cc的血浆和2700cc的液体控制住了血压,将杨宏涛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2

  杨宏涛的战友说:“杨宏涛这次的壮举绝不是简单的偶然,每一次抓捕疑犯时他都是冲在最前面,出这样的事是早早晚晚的。”

  战友们记得最扎实的杨宏涛的一句话是:“我是警长,你们的大哥,就必须把危险留给我。”

  “把安全留给战友,把危险留给自己”是杨宏涛在办案中做出的没有许诺的诺言。

  战友们依稀还记得那是2004年的9月,案犯邹某持自制的手枪在人民医院打伤人后逃跑,并扬言要杀了某某。得知情况后,杨宏涛带领4位警员迅速实施了抓捕。

  杨宏涛知道这次任务的与众不同,他们要抓的是持枪的歹徒,危险程度可想而知。他严明了纪律:“抓捕时你们必须在我后面。”

  在实施抓捕过程中,杨宏涛冲在第一位,用身体挡住了案犯的退路。案犯抓获后,民警在他身上搜出了那把已上了膛的自制手枪。

  战友们说,杨宏涛总是这样,办案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总是他的身影。

  2005年的夏天,尖山区益寿山附近经常发生抢劫案件,做案的是一个10多人的团伙,有刀有枪。这个案子并不是立新派出所的,但因案子的重大以及杨宏涛出色的刑侦经验,他被借去配合侦破。因为是配合侦破,杨宏涛完全可以只提提建议或是抓捕时靠在后面,但在实施抓捕的时候,杨宏涛站在了最前面,并对本应先冲进屋的其他所的一个战友说:“来,把枪给我,我有经验,临时突变我能应对。”当门被踹开时,杨宏涛第一个冲了进去。

  战友们说:“杨宏涛一工作起来就兴奋,而且有勇有谋,别人办不下来的案子他去了准拿下,我们服他。”

  杨宏涛说:我喜欢警察这个职业,因为喜欢它所以我爱它。

  是的,杨宏涛对自己的职业充满了深情。

  记得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一个春节前夕,那时他的儿子才只有3个月大,因为紧急任务他没来得及和妻子说一声就出发了,在饶河一个山沟里一蹲守就是15天,因为大雪的覆盖使当时仅有的通讯设施BB机无法发挥作用。战友们都劝杨宏涛:你家孩子才出生,你就先回去吧。而杨宏涛却给自己下了命令:不办下案子不收兵。15天里,妻子不知道杨宏涛去了哪里,15天里,妻子的心是悬着的。那时,他们住的还是平房,妻子一个人实在是无法既照顾3个月的孩子又要取暖做饭,于是就借住到了亲戚家。春节前的最后一天,杨宏涛终于回来了,但他们家的暖气也早已冻爆了,那年的春节他们是在冰冷的屋子里过的,吃的是亲戚送来的年夜饭……

  这样的日子,杨宏涛夫妻俩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妻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酸苦与牵挂,杨宏涛也不觉得这样的日子有多苦,他说:“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我就得忠于这个职业,就得为这个职业负责,无论牺牲什么,我都别无选择。”

  杨宏涛的儿子对杨宏涛一点都不亲,甚至觉得爸爸不是个好人,常常的回来晚,常常的不回来,常常的不管他们娘俩。儿子待的最多的地方是托儿所,是学校,是老师身边。

  儿子5岁的时候有次发高烧到39度多,杨宏涛才把孩子抱到家门前的医院,医生一量体温立刻对杨宏涛说:“你快送孩子去大医院。”还特意嘱咐道,“你最好是打车去。”

  其实,那家小医院离大医院也只不过是几百米远的路程,医生的话里有话,杨宏涛听明白了,可这时所里偏偏来了任务,杨宏涛毅然地将孩子扔给妻子头也没回的就跑回了所里。

  杨宏涛不是无情,而是杨宏涛在关键时刻能分得清什么是最重要的。

  杨宏涛的战友说,杨宏涛是感情丰富的人,只不过他把他的感情全部给了百姓,给了辖区的居民。

  3

  当记者走进杨宏涛曾管辖过的辖区问及杨宏涛时,辖区的居民一下子围拢了过来,人们用一种深情诉说着杨宏涛:杨宏涛是一名难得的好警察啊,对工作认真负责,为人又实在热情,辖区2000多人他差不多都认识,无论谁家的大事小情,只要找到他,他都热情地办理,从来不说一个不字,从来都是笑容满面,每次见到大家都是他主动和我们打招呼,问大家有什么困难不。

  百姓的话是朴实的,百姓的评价也是沉甸甸的。

  杨宏涛在立新派出所曾做过8年的管片民警,他所管辖的辖区是动迁后新建的楼群,居民也来自四面八方,而且还多是在矿里工作,为了能了解居民情况,杨宏涛只能利用早晚的时间下片,有时一户人家就要去上十几次、二十几次。因此,谁家住几楼几单元,杨宏涛心里一清二楚。

  居民们说:每天早上5、6点钟就能看见杨宏涛来,而晚上8、9点钟了还不见杨宏涛回去。

  战友们说:每天我们刚上班,杨宏涛就已夹着户籍管理本从辖区回来了。

  在他的辖区,谁家要是办个户口或改个名字,根本不用去所里,杨宏涛就给代办了,有什么事只要打个电话,杨宏涛就来了。所以,辖区的居民记杨宏涛的电话比记自己家的还扎实。记得那是2004年,

  906楼楼梯间的电闸着火了,居民慌乱中竟然忘了打119,而是把电话打到了杨宏涛那,杨宏涛打车便来了,下车时手里还拎了一根棒子,把着火的电闸打掉后,又用沙子将火扬灭。

  杨宏涛的心热着呢,辖区的大爷大妈和他亲着呢。哪家的大爷大妈的儿女不常在身边,这买粮买面、劈材买煤的力气活就全是杨宏涛的,不用叫,到时候杨宏涛一准就到。

  即使不是辖区的居民遇着难事了,他也是热情相助。记得有一年,宝清县的一位老大爷在市里找不着亲戚了,回宝清又没了钱,就来到了立新派出所,正好碰上杨宏涛值班,杨宏涛了解了情况后二话没说就掏出100元钱递给了老人,又给老人打车送到了车站。给素不相识的人垫药费,给贫困家的孩子交学费,给孤寡的老人买米买面……每年像这样的钱拿出去了多少,杨宏涛根本就不往心里记,他说:“别人有困难了,我不能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我是一名警察,我更是一名党员。”到目前,杨宏涛还在偷偷地资助着两个贫困的孩子上学。

  杨宏涛不管片了,大爷大妈见他一面不再那么容易了,就跑到所里去看他,杨宏涛陪老人家们聊够了再打车把他们送回去。

  老人们亲切地喊杨宏涛为“孩子”,而杨宏涛也真切地喊他们为“老爸老妈”……

  就在杨宏涛被砍伤送往医院的时候,在医院的电梯间里,一个居民认出了杨宏涛,忙把兜里仅有的400多元钱掏了出来塞给了杨宏涛,“看病需要钱!”

  听说杨宏涛出事后,他曾管辖的辖区居民纷纷自发地到医院看望杨宏涛。百姓们的心为他的安危揪着。

  一名普通的警察能得到百姓如此的热爱,值了!!

  杨宏涛,你是百姓心目中的优秀的人民警察。

作者: 郭凌霄    来源: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