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社会点击 正文
印象 “建筑工人”侯国安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7-12-29 13:48:07

  东北网双鸭山12月29日电 再次见到侯国安,是隆冬时节。寒冷的天让梨花盖子沟变得暗淡,所有的花草树木都静止得没了生机。而唯有侯国安和他的队伍们还在热火朝天地建设着他们的家园。

  因为是冬天,又要去沟里采访,所以临出门时多加了衣服,可到了梨花盖子沟还是觉得那里比山外面冷上许多。

  绕着侯国安他们自己修铺的9公里环路我们来到了山里,见到了侯国安。侯国安正和员工们在刺骨的寒风中修着旅游区饭店门前的路,他没有穿大衣,只穿着他那件总穿的旧了的迷彩服。看着他在寒风中修路的背影,让我想起了《士兵出击》里的许三多。

  侯国安,双洁垃圾处理中心党支部书记、主任,市环卫处副处级调研员、党委委员,市人大代表。现在虽说他是副处级干部了,可看上去怎么都像一个建筑工人。

  故事 垃圾场是他全部的牵挂

  用鸟语花香来形容垃圾场,恐怕有的人会予以嗤鼻;垃圾,永远与苍蝇、臭气不可分的,怎会鸟语花香?

  而双洁垃圾处理中心就真的是鸟语花香。夏天是满山的翠柏、娇艳的鲜花、碧绿的湖水和那自由飞翔的各种野鸟,即便是冬天,花草凋零了也不失原有的秀美。侯国安和他的员工们建设的亭子、山庄、别墅,在雪中更有着别样的味道。

  用鸟语花香来形容双洁垃圾处理中心一点也不过分。正因如此,初去双洁垃圾处理中心的人都诧异:这就是垃圾处理场?可那就是垃圾处理场,缔造这个“神话”的人就是侯国安。

  加拿大慈善总会技术专家杰瑞曾这样评价说:“双洁垃圾处理中心的管理在中国是前沿的,侯国安是不简单的。”

  是啊,侯国安他是不简单,他带领他的一班人凭借着“南泥湾”精神,创造了双洁垃圾处理中心的“神话”。

  才三四个月不见,双洁垃圾处理中心的别墅、饭庄便建了起来,还有了酒窖,而侯国安也比那时又瘦了些。

  山脚下的小木头桥一直蜿蜒到别墅的门前,木头桥踩上去依旧有些颤,人们欢笑着小心地一路走去。而这小木头桥也依旧是侯国安他们自己修建的。

  水库的水已结了冰,没了夏日的旖旎,但侯国安他们修建的亭子和木头桥还静静地立在结冰的水里,修饰着冬日的风采。饭店门前长长的路还差一点就修好了,侯国安和员工们用小推车一车车推着沙土,平整着山地坑洼之处,再用步道砖一块块铺上去,拼出图案。

  瑟瑟的寒风打在脸上有点疼,而侯国安依旧只穿着他那件迷彩服,冻得通红的脸上溢着点点的汗珠,手上也清晰可见那冻裂的一道道的小口。

  在大山中,在寒风里,侯国安和他的队伍们显得那样的渺小,但又那样的伟大。

  还记得在建设水库时,侯国安和他的队伍们是那样的“狼狈不堪”。推土机陷在了淤泥里,怎么也弄不出来。侯国安急了,挽了挽裤脚就跳到了淤泥里,用手抠起了淤泥,淤泥很快就溅满了他的全身,但他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他的士气鼓舞了大家,男同志们纷纷跳下去跟着抠。15天里,侯国安就和所有男职工们一道用手抠着推土机,三伏的天,脸被晒出了泡,光着的脚磕出了血,手都抠的没了指甲,可没有一个退缩的,因为侯国安没有退缩……

  推土机弄出来了,可推土机却再也发挥不了建水库的作用,侯国安便带领着他的队伍用铁锹挖起了水库。当时一个外雇的工人干了几天就走了,说啥也不干了,“给多少钱都不干了,这不是人干的活,遭不起这罪。”可侯国安带领他的队伍就凭着手中的一把铁锹,硬是挖出了一个7米深2.5万平方米的水库。

  用锹挖水库,没听说的事,在侯国安这听说了。别人遭不起的罪,侯国安遭了,遭的罪还不止是这些。

  水中的凉亭、小桥,看着是那样的秀美、别致,可谁也没有想到,那建设用的木料是侯国安领着大家一点点从山上抠回来的废树桩子。

  那时,梨花盖子沟里到处都回荡着侯国安他们的抠树桩子、拽树桩子的号子声。

  “没有石头的路,就不算是真正的路。”这是侯国安给修路定的最低标准。可侯国安没有买石头的经费,有的只是二十几名员工和一把子力气。

  他又领着员工上山了。一块块的石头被抠了出来,又被背到了山下。女孩子们累的坐在地上偷偷的哭。而侯国安也和员工们一样手磨出了血泡,贴上创可贴接着干;脚砸得没了趾甲,裹上纱布还是干。3个月的时间,一条环绕双洁垃圾处理中心85公顷面积长9公里的环路变成了沙石路。

  记得那是去年的4月份,天还有点冷,污水处理池大坝的马葫芦堵了,冻了一冬的污水刚刚化开却无法下泻过滤,只有下去人透开马葫芦。侯国安二话没说扶着栏杆就下,员工们抢着说:“主任,水太凉了,还是我们下去吧。”可侯国安说啥也不干,“水又凉又脏,还有危险,还是我来吧。”侯国安用手拽着堵了马葫芦的废物,当废物全部拽出时,又凉又脏的污水喷涌而出,溅得侯国安满身满脸都是……

  侯国安最愿意、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垃圾处理场。家的概念,对侯国安来说已有点模糊。

  垃圾处理场副主任刘久恒说:“侯国安他不论走到哪,走多远,心总是留在垃圾场,出门回来下了车,不管是几点,第一件事总是先跑到梨花盖子沟来看一看,看看他的垃圾,看看他的景区,看看他修的那路、那桥、那亭子。这里有他的牵挂,而那牵挂就是他的全部。”

  365天,侯国安有300天是在单位度过的,四五十天是在外开会学习,完全在家的时间屈指可数。出门在外时,他最多的电话不是打给妻子的,而是打给垃圾处理场副主任刘久恒的,他的心已全部给了他的垃圾处理场。

  场里的一名员工“诉苦”地说:“3年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单位应该是几点上班、几点下班,尤其是前两年,晚上6点钟下班是最早的了,可我们都走了,主任还在山上转悠着。”

  在双洁垃圾处理中心没有双休日的说法,早晨上班时间是7点30分,晚上是随着太阳的下山而下班。

  双洁垃圾处理中心的会计王洪霞说:“那时候我们什么活都干,修路、种地,把我们累的直哭,都不想在这干了,可看着侯主任和我们一样地干,甚至比我们干的还多,我们也就不能说什么了。”

  是啊,自从侯国安来到垃圾场后,他的心里就再也装不下别的东西了,每天早上5点多钟出门,晚上9点多钟才回来,垃圾场就成了他的家,那些垃圾和山上的路、水、花、草就是他的最爱。

  3年来,侯国安和他的员工们修铺环路9公里;围网6公里;铺过火矸、山沙1万余立方米;平整垃圾场2万余平方米;扩建水库2.5万平方米;建别墅3座、饭店1个;盖4座凉亭、1座水中桥;投放鱼苗10万余尾;开垦荒地4垧,种植玉米、黄豆等农作物;养狗、猪、鸡、鸭、兔、鹅等400余头(只);种植垂柳、垂榆等树木3万余棵;修建花池21个,种花草3000余棵;种植130米草坪2条;建30个钓鱼台;平整办公室前后场地4000余平方米;铺设道板砖200多延长米;建起了篮球场、网球场、葡萄园,把垃圾场变成了旅游的田园山庄。

  侯国安及他的一班人用自己的双手、用艰苦奋斗的精神、用执着不懈的追求,建设了垃圾处理场今天的“神话”。

  尾声 汗水仿佛是甜的

  侯国安的心中有着一种幸福,因为他在完成着市委、市政府交给他的“还百姓一片蓝天、一汪碧水、一方净土,建生态平安和谐双鸭山”的任务,在完成着市领导对垃圾处理中心要“专业化管理、产业化经营”的要求,这些任务与要求正一步步实现着。流多少汗,他都觉得那汗水是甜的。

作者: 郭凌霄    来源: 双鸭山日报     编辑: 丁爱国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