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专题 > 感动双鸭山人物评选 > 感动双鸭山人物简介 正文
你的生命灿烂如花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7-12-26 15:30:55

  26年的时光,日月在交替,万物在变换,你老了。可你的情怀却没变,你以执著、公平、无私、坚强的精神,在平凡的岗位上大写了“检察官”这三个庄严而神圣的字;你用忠诚与无畏,捍卫了法律的尊严,也使——

  你的生命灿烂如花

  26年,在时间的长河里,它不算长,但在一个人的生命里,它就不算短。26年能如一日地在权力的岗位上坦坦荡荡,这是对人生的考验。李春庆他做到了。

  见到李春庆是在他的家中。家,虽是现代的楼房,可已异常的破旧。家具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大组合柜,上面的石英钟已不走了。他的妻子说:“这是1991年上楼时花500元钱买来的别人淘汰的旧家具,就连这家具以前都没有。”床上铺的是洗得泛白了的也是现在很难看到的上个世纪的那种花的双人床单,家里还有着缝纫机、炕席这种现在年轻人不常见的东西。这个家有点像古稀老人的家,像没有职业收入人的家,可这偏偏是一个检察官的家。

  26年前,李春庆从部队转业踏入了宝清县检察院,曾当过书记员、经济科副科长、起诉科副科长、监所科科长兼检察室主任。

  按理说,他工作过的科室都是实权部门,还曾当过“头”,家境应该完全不应是这个样子的,可李春庆的家就是这样的清贫。

  和李春庆交谈有着一种不忍,因为他病着——心脏病、糖尿病、直肠癌,今年才57岁,可已是满头的白发。

  在李春庆家采访他时,他说话有点喘,步履也蹒跚,可当来到他单位时,他却来了精神,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许多,走起路来也有了劲头,察看监所、做着日志,完全和家中的李春庆是两个人,虽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他的手不时地捂着心脏,但依然能看得出他工作起来的快乐。

  和李春庆交谈有点难,因为他总是一句话:“我是党员,把工作做好是我的责任,尤其是有病后,是组织拿钱救了我的命,我就必须把工作做得更好,这样才能对得起组织,对得起我胸前佩戴的国徽。”

  一身病痛的你,乐观而坚强;领导给你开绿灯,可你却偏偏拼着命地干。你说:“在岗一天,就要恪尽职守一天”

  1988年,当时才38岁的李春庆在佳木斯办案时,因劳累过度而突发心肌梗塞,10多天的抢救,李春庆从死神的手中逃了回来。出院后,院领导将李春庆安排到了可以不用下乡办案的监所检察科,并给了他特殊的规定:上下班时间自己掌握。

  有了这个“绿灯”,李春庆可以几天去一次看守所,可李春庆就是休息不下来,他依旧像以前一样玩命地工作着。两个月后,他又因劳累过度,心脏病再次发作。这一次医生都让准备后事了,可李春庆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他又上班了。

  可不幸总是降临在李春庆的身上。2001年,李春庆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2003年,又查出了直肠癌。而李春庆没有被病痛击倒,手术出院后,他又上班了。

  他的家在城东,而看守所在城西,相距有10里地,他每天就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刮风下雨下雪不能骑车了,他便走着去单位,每天中午回到家时,他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在暖气上烘烘,下午上班时就又穿上了。

  监所科是检察院在看守所设的一个科室,没有食堂,于是,李春庆就每天4趟地往返。妻子埋怨着,“你就在看守所吃一顿午饭不行啊?”可他说:“我是监督人家工作的,可吃了人家的饭我还怎么监督?”

  有人给李春庆计算过:16年,李春庆拖着有病的身体每天往返4趟10里地,就等于绕地球走了两圈。

  同事们说:“老李啊,你太辛苦了。”可他说:“没事,就当锻炼身体了。”同事们劝他能不去就别去了,可他说:“还是去看看吧,这样心里塌实。”

  ……

  在监所科出满勤的是李春庆,没迟到早退过的是李春庆,星期天、节假日来上班的还是李春庆。就连大年三十,他也要到所里看一看,即使是家里来了拜年的亲戚朋友,他也要丢下客人到所里转一转。看守所已成了他的牵挂,一天不去都觉得缺点啥。

  妻子心疼着,“你就不能少干点啊?不要命啦!”而他总是哄着妻子说:“院领导对咱这么关心,又给了咱第二次生命,咱能不好好干吗?再说,这个病说不定哪天就不行啦,能多干点就多干点吧!”

  别人干工作交人,而你干工作得罪人;别人说你“老顽固”、“死心眼”。你说:“法律是公正的,是不能倾斜的”

  在宝清县,凡是认识李春庆的,都知道他工作较真,还是个“死心眼”。

  是啊,李春庆的“心眼”是不“活”,可老百姓都愿意让他来办案,因为他心中的那碗水是平的。

  1997年4月的一天,他到看守所检查时,发现看守所的干警正在为一名在押罪犯办理取保候审手续,当他看到表上填的是韩某时,脑袋里马上打了一个问号,韩某的案子不在公安环节而在检察院啊,怎么能由公安办理取保候审呢?这时表已填好,保证金也收了,保证人也来了,就准备放人了,可遇到了李春庆,硬是把这个违法行为当场制止了。

  1998年,李春庆在审核判决书时,发现一杀人案的同案犯孟某被判刑三年而未收监,他立即向公安局提出意见,硬是依法将孟某收监执行了。

  2003年,李春庆检查在押犯时,发现少了一名罪犯,经查对是被两名公安干警私放,而且这名犯人还逃跑了。发现这一情况后,他立即向上级部门反映,并会同有关科室和公安局进行查实,这是宝清县检察院建院以来查处的第一起私放在押人犯案。

  事后有人问他:“你监督的这些事可都不是小事,你就不怕得罪人而结仇啊?”而他说:“我坚持的是原则,得罪了也没办法。”

  ……

  有人这样笑侃李春庆:“他是一分钱不占,一个人不放。”

  李春庆是大的原则不放过,小的原则紧盯着。

  哪个在押犯的刑期多填了,哪个超期羁押了,就连在押人员吃的馒头大小、饭量足不足,他都要问上一问,管上一管,用他的话说:“这是我的工作、职责,我必须做好。”

  在监所工作的16年来,李春庆拖着带病的身体和科里的同志们一道起早贪晚,跑遍了全县17个乡镇,对以往管理失控的“五种”罪犯进行了全面考察,重新分类,并帮助基层建立健全了档案;16年来,李春庆监督检查处理的超期羁押、违规保外等案件就达24件;16年来,李春庆把看守所安全防范作为心中大事,进行安全防范检查几千次,预防重大事故15次,清理不安全隐患30处,执法检查上千次。由于检查到位,看守所不仅没有出现过重大事故,而且在全市率先实现了“零”超期羁押,其经验在全省推广。宝清县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也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命名为二级规范化检察室。

  身在要职,你完全可以让自己和家人过得好一点,可你却“捧着金饭碗要饭吃”。你说:“要饭吃没关系,心里坦然才是根本”

  李春庆的熟人对他是又爱又恨。爱他,是因为他正直、善良、坚强;恨他,是因为他“捧着金饭碗要饭吃”,看他过的清贫而不解。

  李春庆的铁面无私在宝清县是出了名的,而他的清贫也是出了名的。

  他的同事说:“和李春庆共事二十多年来,就没看他穿过制服以外的便服,上下班永远是走着,要么就是骑着他那辆破旧自行车。妻子也没见穿过好衣服。两个儿子以前都是临时工,大儿子是考了7次公务员才刚刚考上,小儿子现在还做着临时工……”

  李春庆曾所在的科室不论是经济科还是监所检察室,都是个“肥差事”,可李春庆就是个“犯病”的不“吃”,违法的不做。他说:“该办的不用找我也给办,不该办的找谁也不能办。”

  李春庆哥哥的女婿与人打架,用刀伤了人将要判刑,哥哥和嫂子一起上门来求他给疏通疏通减点刑,可他说:“法律自有公正,谁说了也不算。”一口把哥嫂给回绝了,至此哥嫂再没登过他家的门。

  他战友的妹夫因经济犯罪被关在监狱里,战友托他给妹夫捎个“口信”,可他说:“你还像不像个当兵的人?”

  妻侄要去看在所里关押的儿子,可李春庆说:“案子没有结案,不能见。”妻侄就硬是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

  在押犯左某家里有钱有势,托人求李春庆给办个保外就医,钱和礼物都送来了,李春庆一调查,认定其不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硬是没给办。

  有人劝他:“办了你又交人又得实惠,也没人知道,以后还说不上能求着人家,你何苦呢?”可他说了:“该办的办,不该办的就是坚决不能办。”在原则面前,李春庆总有使不完的倔脾气。他还给家里人立下了规矩:有关办案的不准参言;无论何人送礼不准接收;无论谁求“办事”不能答应……

  社会上的人说他“不开面”,亲戚朋友骂他“六亲不认”,可他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在押犯李某,因打仗斗殴被判刑。在押时其母亲突然患重病,身边无人照顾,只有一个姐姐在外地工作而又回不来,其姐姐便托人给李春庆送来了钱,让李春庆给弟弟办理保外,以便回家照顾母亲。了解情况后,李春庆协商公安局给李某请了假,并偷偷地将那笔钱给他母亲交了住院费。在押犯李某被“六亲不认”的李春庆深深地感动了。其母亲康复后,他立刻主动地回到了看守所。

  在监所检察科工作的16年中,给李春庆送钱送物的说不清有多少,可他一份礼没接,一分钱没收。16年来,他审查了上百件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减刑等案件,但没有一起案件是与他沾亲带故或是求他办理的。

  李春庆说:“我日子过的虽然清贫,但我心里塌实。”

  ……

  李春庆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气吞山河的豪言,有的只是平凡与普通。但在平凡与普通中,却彰显着一种光辉。那光辉是任劳任怨、兢兢业业,那光辉是淡泊名利、顽强拼搏。

  那光辉是灿烂的、光芒的,犹如他的生命。

作者: 郭凌霄    来源: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