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专题 > 感动双鸭山人物评选 > 感动双鸭山人物简介 正文
铁打的杨学传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7-10-30 10:07:00
        东北网双鸭山10月30日电 (记者 王不也)“杨学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去往东荣二矿的路上,我一直想着这个问题。

  他“派头”还真大,前天和他联系就是不接电话。

  进办公楼,向清扫员打听杨学传的办公室。

  “你们来晚了,这个时间他应该在井下。”

  当清扫员知道我们是来采访杨学传时,她突然变得热情起来。

  “我领你们去吧,老杨可是个大好人,他胆切除那次,腰上缠着绷带来上班。还有一次他腰疼,这个形状下的井。”说着她以夸张的姿态弄出了个大大的“S”型。

  进到杨学传的办公室和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破桌、破椅、破沙发,还有一个大铁柜。杨学传人高马大,坐在那却有些萎靡。

  在和他交谈的过程中发现他是个很淡泊的又不善言辞的人,很多在别人看来很感人、惊心动魄的事,在他的嘴里说出来都很平常,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从不多说一句话。

  尴尬时,东荣二矿的纪检书记陶国林推们进了屋。知道记者来意后,笑着说:“他就那样,在井上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在井下却像个活驴。”

  在陶书记的介绍下,渐渐地对老杨有了些许了解。

  老杨不一般,有不少的头衔和光环,除了东荣二矿服务队队长之外,还有“救火队员”、“杨铁人”……

  老杨所在的服务队说白了就是抢险队,苦活、累活、危险活全是他们队的。领导的安排下来的活,老杨没说过一个不字。

  那是2005年的4月,东荣二矿要安装综采新面,工作面切眼冒顶,无法正常安装,直接影响到整个矿井的生产接续。矿领导把老杨找来:老杨,别人干不了,你上。

  “行!”老杨转身走出领导办公室,直接带着队员到了井下。

  面对直掉渣的顶板,老杨一把把队员推到一边:“我来!”粗壮的身躯灵巧地爬上工作台。看到这个情景队员们也急了,吆喝一声“干!”

  就这样他和他的队员们狂干22天,当老杨刹完最后一个顶,和队员们走出井口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傻了。要知道那是没有几个月完成不了的工程,而他们仅用了22天,仅仅22天!

  “救火队员”的名声在东荣二矿传播开来,而“杨铁人”的称号也非浪得虚名。

  这事还要从2005年7月的那次冒顶说起。在中一上负380综采新面发生冒顶,皮带被压,不能生产。老杨接到命令,迅速赶到现场,顶板冒顶高达7米,石头不断地从顶板上掉落。每一块掉落的石头就是一分危险,而每耽误一分钟就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和矿井的损失。

  每到这个时候,老杨的脑袋里就好像少了根弦,冲!冲!冲!还是冲!就没有见到他退却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自己是队长,支支嘴就可以了。就在老杨带着队员们清理石头时,一块石头掉下,正砸在老杨的手上,血顿时就流了出来。老杨没吱声,在工作服上蹭了蹭,接着干。伤口太深,又没止血,血就可劲的流,手上、衣服上、石头上、地上满那都时血泥,幸亏伤口不是很大,不然再铁的人也得殉职。

  他们刚刚处理完从井下上来,调度又来电话,井下南翼主机皮带道发生冒顶。看看疲惫不堪的队员们,老杨没告诉他们。老规矩,铁打的老杨,流水的兵。他悄悄地通知另一班的队员匆匆赶到事发地点……

  等老杨再上来的时候一个趔趄爬在地上,半天没起来。就是这个月份,他组织了全段工人对负380综掘透巷进行了尾工处理,皮带道顶板状况不好,连续冒顶8次,老杨和他的队员们就抠了8次,直到正常生产。

  铁人也不是百毒不侵,今年才44岁的他,浑身上下10多种病。陶书记介绍到这的时候特意把那个特别显眼的大铁柜打开,里面除了一瓶药酒便是一个挨一个的药盒。

  “你别看他现在蔫巴,你跟他说要下井,你看看他是什么样。”陶书记小声地对记者说。

  “我们能跟你下井看看吗?”

  “好!”老杨呼地站起来,眼神中放出不一样的光芒。

  到了井下,老杨果然变了一个人。

  在井下碰见了几个老杨的队员,在交谈中不难看出,队员们对老杨有爱、有敬、有怕。

  老杨带队是出了奇的严,有年矿上给他分来30个新“兵”,不到一个月跑走了22个。虽然老杨每次抢险都冲在前面,但对队员的要求也丝毫不含糊,有动作慢的、操作不规范的,老杨便大声的喊叫,有时急了还骂二句脏话。

  开始都有些受不了,后来队员们才慢慢地了解,在抢险时,减少一分钟的时间就少一份危险,一个不规范的操作就有可能让整个队伍全军覆没。而老杨只想平平安安地把每个队员带到井上。

  时间长了,老杨手下的人个个都变成了“精英”。很多段长看着“眼红”,有的时候当着老杨的面都对他的队员们说:你们谁不想在老杨那干了就到我的段来,有多少要多少。

  而没有一个人想离开老杨,因为老杨已经成为他们的精神领袖,只要有老杨在,他们就感到塌实,什么样的难题面对这个队伍来说都已经变得不难了。

  而每当有队员不得不离开矿井的时候,老杨都要送送,每到这个时候,任凭是铁打汉子都止不住抱着老杨痛哭,几乎每个对员离开的时候都要对老杨反反复复说这样一句话:

  “我真不想走,离不开你呀。”

  当记者从井下上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老杨不见了。别人告诉记者,老杨有任务,下井去了。这时已经快到下午1点,而老杨似乎连饭都没吃一口。

作者: 王不也    来源: 双鸭山新闻网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