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城市简介 正文
故事里的二姑娘通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6-07-04 14:22:38

  乌苏里江上有着数不清的岛屿,它们像星星洒满夜空一样,布洒在蓝蓝的江水之中。乌苏里江美,那些绿茵如云的岛屿更美。因为每个岛屿都有一段美丽动听的传说。

  很早很早以前,乌苏里江边住着一个老头,名字叫扎伦。他有一个老伴和一个女儿,女儿叫库温。本来老头扎伦有两个女儿,不幸的是大女儿在十多岁时掉到江里淹死了。人们叫库温“二姑娘”。时间长了,“二姑娘”也就成库温的代名了。

  扎伦老头虽然是个穷苦人,但性情古怪,不和别人来往,有时为一点小事打老婆骂姑娘,所以谁也不到他家里来。日子一天天过去,二姑娘一天天长大,出落得像一朵荷花。粉嘟噜的脸蛋,两只俊眼就像那乌苏里江水一样清亮,周围的小伙子都想娶她做媳妇,可是谁也不敢和二姑娘说句话,弄不好叫扎伦老头臭骂一顿。一晃二姑娘已经二十出头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着爹爹在江上打鱼。二姑娘心中好苦啊,眼看着周围的小伙子都娶了媳妇,姑娘们也都嫁了出去,可爹爹根本没有让自己出嫁的意思。娘也替女儿着急,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有一天,老伴试探着问老头扎伦:“女儿二十多岁了,该出嫁了,是不是……”还没等老伴说完,扎伦老头大叫道:“我养的女儿,怎么能成别人家的人?以后谁再提这事我就打断他的腿。”吓得老伴再也不敢吱声了。

  话说乌苏里江中有一个万年的鱼精,管辖着上下二百多里的水面。鱼精神通广大,能呼风唤雨,不过鱼精心眼不坏,不但从未祸害过两岸的百姓,而且有时变成人为穷苦人排忧解难,两岸的老百姓都很尊敬他。二姑娘成年累月在江上打鱼,她的美貌吸引了鱼精,鱼精决定娶二姑娘为妻。

  一天晚上,二姑娘在睡梦中觉得有人搂抱着自己,醒来身边果然有一个男人,但又看不见人。二姑娘又羞又怕又不敢喊,这要是让爹爹知道了还不得打死自己。那男人是个小伙子,向她倾诉了爱慕之情,表示要娶她为妻。二姑娘告诉他,父亲不允许她找婆家,更不允许她与人私自来往,劝他快走不要再来了。但是二姑娘经不住小伙子的苦苦哀求,两个人终于成了夫妻。从此以后,小伙子隔三差五就到二姑娘房里来,但从不露真相,天长日久,二姑娘就有了身孕。一天,小伙子又来会二姑娘,二姑娘哭哭啼啼将怀孕之事告诉了他。二姑娘说:“我不能活了,这件事再也骗不了父亲,与其让父母打死,不如自己死了干净了事。不过我已是你的人了,还没见过你是什么样。”小伙子抱住二姑娘,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二姑娘睁开了泪眼一看,自己正靠在一个小伙子的怀里。小伙子长得不算英俊,但很健壮。二姑娘说:“我们的婚事,我爹肯定不会同意,但是我豁出去了,你赶快来我家求亲。”鱼精满口答应立即前来求婚,但心里也打怵扎伦老头,磨磨蹭蹭又拖了一些日子。

  二姑娘的肚子越来越大,终于叫父母知道了,扎伦老头暴跳如雷,打得二姑娘皮开肉绽,老伴和二姑娘都给他跪下求饶,他还是不放手。就在这危机时刻,鱼精变成小伙子来到家里,跪在他面前向他求情。扎伦老头一见这小伙子,拿起鱼叉向小伙子扎去,可是平时使惯的鱼叉一下子变得有千斤重似的,举不起来了,他又去拿刀子,刀子也拿不动。他知道自己斗不过鱼精,坐在木头墩子上喘粗气。小伙子抱起遍体鳞伤的二姑娘,用手轻轻抚摸伤口,伤口立即好了,浑身也不疼了。小伙子对扎伦老头说:“你把二姑娘嫁给我做妻子吧,我会好好照顾她。如果你需要什么,只要不超过三样,我都会满足您的。”扎伦老头心想:反正姑娘已经是他的人,不如顺水推舟送给他,还是个人情。于是老头缓和了口气说:“好吧,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我不答应也得答应。你问我要什么,我是个打鱼的,我要的就是鱼,你能给我吗?”小伙子一听,眉开眼笑地说:“那好办,明天您老人家划船在江上等着就行了。”二姑娘听到父亲答应了亲事,心里一块石头落到了地。其实,扎伦老头根本就不想把姑娘嫁给鱼精,不过是应付罢了。第二天,扎伦老头早早划船在江上一直等到晌午了也不见有人送鱼来。他正要发火骂人,突然江中的鱼开始往船上蹦,一会儿就装满了鱼船。老头把鱼卸到岸上,又到江上装鱼,就这样装了卸、卸了装,半天时间岸上的鱼就堆成了鱼山。老头卖鱼卖了很多钱,不知该怎样用这些钱,晚上怕人偷钱,就躺在钱垛上睡,鱼精和二姑娘以为爹爹能很快让他们结婚,哪知老头从来不提结婚的事,等了些日子,鱼精又来到扎伦老头家,他对老头说:“老人家,您还需要什么?”扎伦老头知道鱼精还要来的,他早已想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说:“我这房子太破了,你能给我造个比衙门还好的房子吗?”鱼精说:“容易做到,明天您就可以住上像宫殿一样的房子了。”第二天早晨,一座用珍珠、彩贝装饰起来的房子出现在扎伦老头面前。扎伦老头惊呆了,他住进了水晶宫一样的房子里,更加洋洋得意,每天再也不用打鱼卖鱼了,他闲得无事就跟老伴和二姑娘发脾气,大吵大闹,一会儿要撵二姑娘滚出去,一会儿又说不许二姑娘嫁人。鱼精第三次来见扎伦老头,问老头还想要什么。扎伦老头说:“我老了,你能用银子给我造一座坟墓吗?”没过几天,一座用银子造成的坟墓出现在扎伦老头面前。扎伦老头还是不让二姑娘出嫁,可是二姑娘快临产了。不得已,扎伦老头答应鱼精来迎娶二姑娘。

  迎娶的日子到了,鱼精送来了丰厚的彩礼。扎伦老头一改过去的态度,不但陪送了很多嫁妆,而且特地给姑爷带去了从德克登吉买回来的好酒。二姑娘到了水下宫殿,鱼精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各种水族的首领们都前来祝贺。宴会上,鱼精拿出了岳父捎来的好酒给各位首领斟上,大家共同举杯祝福鱼精和二姑娘美满幸福,杯中酒一饮而尽,谁知不一会儿,所有喝酒的人都脸色苍白,腹疼难忍。他们在水中翻滚着,有的向上游滚去。有的向下游滚去。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扎伦老头在酒中放上了七寸子毒蛇的毒,善良的鱼精和二姑娘哪里能想得到。鱼精死了,二姑娘痛不欲生,拿过酒瓶子喝了个够,然后躺在了丈夫的怀里静静的死去。各路水族首领也都死了,他们死后变成了江中的岛屿。鱼精变成了一个岛屿,二姑娘变成了岛上的柳树,她永远把根扎在丈夫宽厚的胸怀里,后来人们给这个岛起名叫“二姑娘通”。鲤族首领变成了大鲤岛,七里浮子变成了七里浮子岛,后来叫成了七星沁子岛。那龟族首领中毒后翻滚着被水冲到了一个地方,伸长了脖子死在那里,后来人们把那个地方叫成王八脖子……

  正当扎伦老头得意忘形地躺在他的宫殿里的时候,受难的水族首领们翻滚着掀起了冲天大浪,大浪卷走了两岸的一切,扎根老头连同他的宫殿和坟墓都一起无影无踪了。

作者: 张玉银    来源: 双鸭山新闻网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