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要时针 县区传真 社会点击 传媒论坛  e网超市 城市简介 人物 教育 精神文明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城市之声 图片新闻 镜头说事 有事点我 北疆文艺 招商引资 法治 头题 北疆博客 加入收藏 广告招商  
   县区新闻   
 宝清县      集贤县      友谊县      饶河县      尖山区   宝山区     岭东区      四方台区       
您当前的位置 :双鸭山新闻网 > 城市简介 正文
风雪锅盔山
http://shuangyashan.dbw.cn   2006-07-04 13:30:57

  双鸭山因山而得名。双鸭山因群山环抱而别具生态特色。然而双鸭山辖区内大大小小数十座山峦中,真正称得起山中之首的,应该说是锅盔山了。

  锅盔山由完达山绵延而来,巍峨高拔,蓊森粗犷,宛如一口专为北国人民烹炒山珍野味的大铁锅安卧在市区东南的天地间。锅盔山不仅是旅游登山、旅行探幽的理想之所,还是缅怀抗日先烈,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大好基地。

  无论是山青水绿的夏日,还是冰封雪飘的寒冬,你都可以趁闲暇,由市区乘车东行至山河镇,再越野驱车便可至锅盔山下了。

  夏日听一路蜂鸣鸟啼,冬日听一路风嘶雪吼,走过那些号称“大酱缸”的沼泽地,走过那些号称“迷魂阵”的原始森林,你慢慢品味着“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的抗日诗句,你便会渐渐走进上世纪抗日斗争时的残酷岁月。

  锅盔山中无数峡谷沟壑,像一卷卷收录历史声音的时空磁带,飘响出一曲曲悲壮的抗日歌曲。

  大雪山啊,千里冰封,将士们啊,露宿在野营,

  雪泊风餐,篝火取暖,篝火团结,送旧迎新啊,

  哎咳哎咳哟,篝火团结,送旧迎新啊!

  征人转战啊,转战呀,英勇冲锋在疆场啊,

  野草充饥,树皮御寒,为救祖国虽苦我心甘啊,

  哎咳哎咳哟,为救祖国虽苦我心甘啊!

  这是1939年除夕夜,东北抗联战士在锅盔山顶峰学唱的歌曲《何日熄烽,何日还乡》。当时,六军一师的留守部队几经转战,从雁窝岛返抵锅盔山。

  登上峰顶时,正值大年三十晚上。战士们高兴得又蹦又跳,大家七手八脚地忙碌起来。他们挖出房子里的积雪,重新苫好房盖,拾柴拢火,搭灶做饭。一会儿,一大锅热汤树叶粥做好了,香喷喷地冒着热气,战士们香甜地吃着这难得的年夜饭,全屋里充满快乐的气氛。几天来,战士们艰难地行进在白茫茫、山峦起伏的群山之中。冷飕飕的北风卷着漫无边际的飞雪,像一群发了疯的野兽一样呜呜地嗥叫着,朝战士们劈头盖脸地扑来,仿佛日伪军的帮凶在肆虐。山里积雪没了膝盖,每走一步都要使出全身的力量。他们在这大雪山上整整爬了三天,没有吃到一粒粮,又饿又冷,身上的棉衣刮破了,露出了一块块絮,在风雪中摇曳着。脚上的棉鞋冻得硬梆梆的,冻得脚也不听使唤。

  几天来的疲劳,饥饿被这大年三十的喜庆气氛冲得跑掉了。当时团省委书记黄成植同志乘兴挥笔作词,写出了这首著名的抗联歌曲《何日熄峰,何日还乡》。在静静的除夕之夜,这思念亲人决心收复国土的歌声在锅盔山中回荡。

  第二天,当新年的启明星升起的时候,枪声撕破了黎明前的寂静。山顶上烟雾弥漫,土石横飞,成群的敌人围攻上来。战士们抢占了有利地形,顽强地抵御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疯狂的进攻。子弹打光了,就用石头和敌人决一死战。“我们要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流尽最后一滴血!”战士们举起了攥紧拳头的右手,坚决要和敌人决一死战。战斗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满山的石头劈天盖地般滚动下来,敌人的气焰被砸了下去,胜利的凯歌在锅盔山顶峰盘旋。

  这就是锅盔山上的大年初一大捷。

  六十多年过去了,走进锅盔山,仿佛还能听见这歌声,还能看见那段光荣的历史。

  锅盔山,海拔800多米,方圆200里。因山形从四面看均像倒扣的锅盔而得名。山势挺拔,峰峦叠嶂,绵延起伏。小百石河清澈地在山谷中流淌,静静地吟唱着远古的老歌,涓涓的细流,汇聚了山的魂魄,柔韧平稳地流过岁月。水是山的眼睛,山中无水,便失了灵秀。锅盔山的美是完整的,伟岸、剔透、富饶。这里不仅风光秀美,资源更是极其丰富。山区盛产优质木材,山野菜,且有黑熊、野猪等珍贵动物,是人参,貂皮和鹿茸角的故乡。

  这里曾是抗联六军一师的密营区,始建于1937年夏季,具体地点在锅盔山的东南腿子。这个密营南、西、北三面均为高山峻岭所阻隔,只有东南一面一条路能进出,山高谷深,森林茂密,易守难攻,有太平路通向宝清五、六、七区。密营区里有师修械所、医院、被服厂、粮库等单位。

  密营建房是用木“嗑楞”中间填土踩实的方法,修造简易的长筒屋,既牢实又保温,方便又省工,天上敌机看不见,地上放出卡子,敌人又进不来,是安全理想的部队整训的好地方。

  密营的防务严格,联系要经过三道卡子,卡子均选择在咽喉要道处,是易守难攻之地。

  1937年秋和1938年初冬,树叶落尽的季节,日伪军开始大量增兵,并派出多架飞机到锅盔山,兰棒山、老秃顶子等密营区上空侦察,锅盔山曾遭多次轰炸,受到严重损失。1938年11月,被困在锅盔山中的六军一师的一支小部队,撤退途中因为叛徒告密,在张家窑遭遇300多名伪军“讨伐”。徐光海、裴成春等20余人壮烈牺牲。

  现在,锅盔山已发展成为一个天然的生态旅游风景区。每逢节假日,总有向往大自然的人驱车来到这儿,用森林浴来洗涤身上和心上的灰尘,领略山情,回首历史,总会让人有所体会,有所感悟。

  山叠翠,水含情。走近了,便会被锅盔山的绿,还有那翩然雨雾醉倒。天有蒙蒙细雨的时候,空气湿润而清新,深吸一口,沁人心脾的甘甜中有着泥土的芳香,溢得满怀,抖也落不下去。雾气笼罩着整座山,飘飘摇摇,恍如仙境。人在山中,山在画中,画在诗中。青山挽着飘带,临风舞动,在天地间搭就的壮阔舞台上,遒劲地挥洒着它的柔情与豪迈。云随风行,飘逸徜徉在青峰间。有的散落成一片片,浮在苍翠的山岭上,如梦如幻,迷离成一道悦目的风景;有的聚成一大团,淹没了山峰,连着浓厚的低云汹涌滚动,像战场上弥漫的硝烟。此时,甘甜芳香的空气中仿佛有了战火的味道。眼前展现的不再是锅盔山巍峨的山脊,还有那些像这山脊一样雄壮的让人难忘的人和事。

  此时看天,便有了万般景象,有战士持枪冲杀在疆场,有战士围坐在篝火旁歌唱,有战士露宿风餐在荒野……各种场面真真切切地展现在眼前。晴天的云,阴天的雾,都会产生这样变幻莫测的景象。风云谱就的历史画卷成了锅盔山一大景观。人们都说,锅盔山有灵气。我相信是真的,旧日的烽火映射出无数的光辉,在那儿永久不息的闪耀着……

作者: 李 季    来源: 双鸭山新闻网     编辑: 书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 双鸭山日报社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主办
本网站为双鸭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